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严父慈母

     其实在我的记忆,爸爸对我们兄弟姐妹四个并不凶,甚至爸爸有时候对我们还是挺温情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爸爸给我的感觉是特别的威严的。长大后跟姐姐和哥哥说到这个问题,他们也是这样认为。他们小的时候也和我一样,特别怕爸爸,要是自己做了错事,爸爸的一个眼神都能让我们心颤。也许正因为有着这样一位严父,才让我们姐妹兄弟几个都长成了常算正直人。我还有一个会讲故事的妈妈,常常借故事给我们讲述如何做人,同时也教会我们做一个善良的人。

     在我的记忆中,爸爸对哥哥是偏爱一点的,可能是因为家里只有哥哥一个男孩的原因。就是家里有啥好吃的,也会给哥哥多分一点。男孩子大都调皮,我的哥哥也不例外,但调皮得不伤大雅,爸爸就会只眼开只眼闭,不会惩罚。就因为这样,哥哥可能认为无论他做什么爸爸都不会对他怎么样,于是有一次伸出了第三只手。爸爸对哥哥虽然偏爱一些,但却不溺爱,在发现哥哥的行为是错误的,毫不留情的给予严厉的惩罚。

     进入我的家乡,会看到连绵不绝的大山,这些大山里,会隐藏很多小村子,九十年代前村民购买东西都需要出山才能购买到,一些小东西,会有货郎挑着两个箩筐来出售。货郎挑着担子翻山越岭的,一条村一条村的走着去卖货,都是一些小玩意,拖鞋、肥皂、牙膏、针线、糖、鱼钩鱼线,或者其他一些乡亲们会用得上的小东西。货郎走到有村子的附近就会一边走,一边摇着拨鼓叫:“牙膏壳、烂胶鞋、鸡毛鸭毛、鸡肾皮换糖瓜。”那个时候的牙膏壳是锡管的,不像现在的是塑料管。糖瓜是麦芽糖或者谷芽糖,我们的方言里叫糖瓜。听到货的叫卖,村里的小孩子就会赶忙回家拿出积赚下来的牙膏壳,烂胶鞋,出来换糖吃。

     哥哥十多岁的时候,正是人嫌狗厌的年龄。家门前有一条小河,他喜欢到小河里钓鱼,但钓鱼需要鱼钩和鱼线。有一次货郎来的时候,他手上没钱,趁着人多围着货担子,伸手偷了一把鱼钩和一捆鱼线,后来被发现了。爸爸把鱼钩和鱼线的钱补给了货郎,把哥哥领回家,然后把哥哥胖揍了一顿。哪一次,被揍的哥哥哭得很惨,看着他被揍的妈妈和我也哭得很惨。哥哥被揍得有点惨,但也把哥哥余生的所有恶念都给扼制住,同时也给目睹了全过程的我内心所有的恶念给扼制住。

     过后妈妈一边帮哥哥擦药,一边给我们讲一个小时偷针大时偷金的故事。故事大概是说:“一个小孩小的时候偷了邻居的针,他的妈妈还夸他,然后小孩就养成了偷东西的习惯。小的时候在村里偷鸡摸狗,乡亲只是骂骂他,没有受得任何的惩罚。大了就去偷别人的金银,结果被抓住了,要坐牢。”妈妈讲完故事给我们终结一句:“我们再穷也不能偷,抢。想要什么东西,我们要想办法挣钱去买。”

     母亲总会教育我们:“做人要有骨气,穷也要硬气,不能去做违法的事情。我们好手好脚,只要肯做,总不会饿死。”世上可能除了年龄可以不劳而获,再没有其他东西可以不劳而获。在父母的教育下,我们兄弟姐妹几个学会了用劳动来获得自己需要的东西。

     感恩父亲的严厉,感恩母亲寓故事于教,让我们在了正确的成长之路上飞奔。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05 回复0
上一篇:
赤脚走过磨子桥发布时间:2020-01-16
下一篇:
晨恋发布时间:2020-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