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人世“倨与恭”

  文/段奇清
  
  在待人时,有人先倨后恭,有人倨含恭,但无论如何,待人处世与人为善才是根本。
  
  大凡能青史留名的政治家,当初欲登上政治舞台,并不全是为了拥有权力,更主要是为了让自己的政治主张有一个施展的平台,英国的撒切尔夫人就是如此。
  
  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撒切尔夫人不赞成同属保守党的前首相希思的政策主张,她支持基思·约翰与希思竞选党首。之后经过认真思考,她发现依然自己走上前台,打出自己的竞选纲要,胜算的把握会更大。
  
  这一下,却激怒了希思,认为她是一心与他作对。竞选期间,希思的人马故意打出“我支持杂货商,但不支持他的闺女(daughter)”的口号,以亮出撒切尔夫人的家庭身世,作为攻击手段。但最终并没能阻止撒切尔夫人登上党首的位置。
  
  在瑛国,一个政党的领袖能否当上首相,还要看其领导的政党在议会竞选中能否胜出。已成为保守党领袖的撒切尔夫人想的是,参与党首竞选是宪法赋予的权利,并不是“有意与希思作对”。不过,一个政党,倘若内部不团结,纵然议会竞选中得胜,自己当上了首相,也算不得一个能被人称道的优秀政治家。
  
  为此,撒切尔夫人要弥合与希思的干系。当选为保守党领袖的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访希思,热情地邀请他参加自己领导的影子内阁。在被希思拒绝的状况下,撒切尔夫人再次拿出自己的真诚,请希思手下的总督导员怀特洛出任保守党的副领袖,除此,撒切尔夫人在政策主张上,对并非原则问题作了调整和修补,使得在对外政策上,两派基本一致。此时,希思宣布声明,对撒切尔夫人“完全相信”。撒切尔夫人凭着这种“前‘倨’后恭”,不仅让保守党空前团结,更是树立了自己友善坦荡的政治家个人形象,在一片赞扬声中成为英国新一任首相。
  
  如果说撒切尔夫人倨与恭比较分明,以之后的“恭”化解了先前的“倨”所带来的矛盾隔阂,那么三国时期的政治家王祥则是虽“倨”犹恭。
  
  司马昭在五十五岁中风猝死后,长子司马炎承当其相国、晋王的地位。此时,王祥与苟顗前往拜贺,苟顗对王祥说: “相国尊贵权重,何曾已经向他行了最重的礼,昔日去见他应当下拜。”王祥回答说: “相国确实很尊贵,然而依然魏的宰相。我们是魏的三公,公与王相只是相差一个等级而已,上朝时的班列也是相同的,哪有天子的三公动不动就去膜拜人的道理!这样会折损魏朝的威望,也有损于晋王的德望。正人爱护一个人应按礼行事,我是不会膜拜的。”见到晋王时,苟顗立即下拜,而王祥只是长长作了个揖。当场司马炎就说:“昔日才知道你王祥为何这么受正视啊!”
  
  王祥虽然知道司马炎迟早要做天子,不过,那还要大臣们的“劝进”,魏帝曹奂“禅让”。王祥的“揖而不拜”,表面看来是倨傲,其实质是对晋王的尊敬和爱护:我若现在像拜皇上一样拜晋王,那不就宣告晋王已存心要取代帝位了?王祥这样做,即维护了君臣之礼,避免了让司马炎难堪,也保持了自己正义凛然、高贵独立的人格。因此王祥也受到了司马炎的正视。在司马炎登上皇位后,王祥被“拜太保,进爵为公,加置七官之职”。
  
  无论是倨与恭,出于一片与人为善之心,并保持做事的底线,你就能立于天地之间,并闪烁于历史星空之中。
  
  (摘自《做人与处世》)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4 回复0
上一篇:
五个优点和一个缺点发布时间:2020-10-17
下一篇:
有所敢有所不敢发布时间:2020-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