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女侠娄七姐

  黑松岗上有两个强盗,一个叫邝海,一个叫窦起。离黑松岗不远有个山庄,庄主姓谢,家道殷实。这就好比一只肥羊面对着两只饿狼(wolf),危险可想而知。但是谢员外却不在乎,为啥?因为他自己就是个武林高手,一套追风剑法已使得出神入化,家里的护院也个个身手不凡,所以根本就没把那两个绿林草寇放在眼里。
  
  饿狼自然是不会放过肥羊的,邝海和窦起终于向谢员外的山庄下手了。而这时谢员外和他的护院才知道,原来绿林草寇也有武林高手,而且比他们的武功更高。结果是可想而知的,谢员外和山庄中的男丁一切被杀,女眷都被聚集到一个大房间里关了起来。因为在强盗看来,女人和财物一样都是他们的战利品。在清点完虏获的财物后,强盗们喝起了庆功酒。饮酒又怎么能没人陪?于是他们就想到了女人。但如何用这些女人也是有讲求的,最好的女人当然要属于邝海和窦起,等他们玩够了,才能轮到手下的喽罗。
  
  邝海和窦起亲自到大房间来选人。此时被关在大房间的女人都已是惊弓之鸟,虽然大家都知道谁也免不了被蹂躏的命运,但依然都怕被第一个选中。邝海和窦起的眼光就在这些缩成一团的女人身上巡视,每看到一个人,这个人马上便会脸如死灰。就在这时,众人眼前一花,只见一个曼妙的身影挺身而出,迎向邝海窦起道:“你们不是要女人吗?我跟你们去如何?”大家这才看清了,这人是娄七姐。娄七姐其实不是这个山庄里的人,她只是在山庄接点女红,赚点钱,明天正好来交一批完工的活,却不幸赶上了这场灾难。
  
  邝海和窦起见娄七姐明眸皓齿,美艳万分,全都兴奋得两眼发光,于是就把她带回客厅去侍酒。邝海和窦起一人占据着一张桌子,娄七姐就提着酒壶来往返回地替他们斟酒,时而还和他们辨别说几句静静话,但当他们想要占她的便宜时,她却总是轻巧地避了开去。不过邝海和窦起也不着急,这女人已经是他们嘴边的肉,他们难道还怕她逃走?但他们却感到这酒越喝越冷,冷到两个人都忍不住去了一趟茅房。于是二人便把伙房的喽罗叫来,拍着桌子道:“这酒为什么不烫热了再端上来?”
  
  喽罗委屈地分辩道:“大王,这酒小的都是烫热了端上来的啊。”邝海和窦起不相信,要喽罗再端上一壶酒来,一看,果然是热的,只是经娄七姐的手一拿,这酒马上又变冷了。邝海和窦起都是行家,当即便知这是娄七姐用内力催冷的,不禁推杯而起,惊道:“真没看出来,原来你竟是一名高手。”
  
  娄七姐呵呵一笑道:“高手即是低手,低手也即是高手。”这话颇具禅理,事实也确是如此。谢员外也自夸是一名武林高手,但是碰到邝海窦起,他就成为低手,所以他死了。邝海窦起自然更是高手,他们碰到娄七姐又会怎么样?这当然要用事实来说话。邝海使的是剑,长三尺三寸,轻灵迅捷。窦起使的是刀,重四十一斤,势大力沉。而娄七姐的兵器只是她头上那根半尺长的铁簪,三岁小儿都可以轻易拈起。但是兵器不在于长短轻重,而在于拿在什么人的手里。事实证明邝海窦起碰到娄七姐也成为低手,所以他们也死了。
  
  强盗本都是乌合之众,大王一死,喽罗便顿作鸟兽散。娄七姐保住了山庄的财物和女眷后也悄然离去。不久后,她的事迹就传遍了整个江湖。武艺超群且又美若天仙的女侠娄七姐也成为无数少年心中的偶像。
  
  在所有将娄七姐当成心中偶像的少年郎中,季平原是最狂热的一个。季平原出身于武林世家,本身已是一名高手——真正的高手。纵观整个江湖年轻一辈的武林人士中,能够打败他的不会超过十个。季平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找到一个武艺超群且又美若天仙的女侠,和她结成仙人眷侣,双剑合璧,双宿双栖。江湖中每个时期都会有女侠出现,但大多都是传闻,真正能亲眼见到的又有几个?娄七姐却是货真价实,不但有人亲眼所见,连邝海和窦起去茅房和叫伙房的喽罗出来热酒这样的细节也如此详尽,而且谢氏山庄确实保住了,黑松岗的强盗也确实已经被消灭,所以当季平原听到娄七姐的事迹后,就发誓一定要找到她,从此永不分离。
  
  其实要找娄七姐并不困难。娄七姐是给谢氏山庄做女红的,所以她必定也住在黑松岗一带。季平原经过走访,果然在那里找到了她。但他没想到的是,这一代女侠的生活竟然如此清贫,一个小院,两间茅屋,此外便一无所有。娄七姐容颜姣好,虽不如相传中的美如天仙,但季平原并不失望。因为他知道,相传必定会有所夸张,只要不相去太远就可以接受,况且娄七姐的容貌也完全能与他匹配。可是当季平原道明来意后,娄七姐却莞尔道:“公子你一定是搞错了,我根本就不是什么女侠。”
  
  季平原迷惑地道:“难道不是你杀了黑松岗的强人,救了谢氏山庄的女眷?”
  
  娄七姐道:“是我。”
  
  季平原道:“那邝海窦起虽然恶贯满盈,但武功却非泛泛之辈。你以一敌二能杀得了他们,称为女侠实至名归,你又何必太谦。”
  
  娄七姐摇摇头道:“其实真相和你所听到的并不一样。”于是在娄七姐的口中,季平原又听到了谢氏山庄事件的另一个版本……
  
  那天娄七姐到谢氏山庄去交一批做好的女红,交完后正在后院和女眷们说着闲话,强盗就打出去了。谢员外和护院们只抵抗了半炷香的工夫便已一切被杀。女眷们甚至还没搞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被强盗们赶到了一个大房间里关了起来。娄七姐自然也没来得及逃走。女人们惶惊骇恐地也不知被关了多少时候,邝海和窦起就来选人了。其实谢家的女眷中也有几个姿色姣好的,但是家属遭此惨变,一个又一个早已是花容失色,灰头土脸,相比之下,受打击相对较小的娄七姐自然是更显得光彩照人。娄七姐自己也感觉到,邝海和窦起两双色迷迷的眼睛已经盯住了她,心想既然躲不过这场灾难,还不如直接去面对它,于是便挺身而出道:“你们不是要女人吗?我跟你们去如何?”其实娄七姐之所以这么做,是有她的念头的,她想显示得自动一些,骗得强盗们高兴,然后趁机将他们灌醉,这样大概就可以免遭蹂躏。
  
  可是不久娄七姐就发现,两个强盗头子其实并不一条心,他们相互猜忌,互不服气,尤其是美色当前,更是巴不得将对方杀了,从而独占娄七姐,带回去做压寨夫人。于是娄七姐就改变了念头,决定利用这一点,让他们自相残杀。她对邝海静静道:“大王对妾身一片真情,妾身也愿意终生侍候大王,但是另一个大王想必也不会放过妾身,还望大王替妾身作主。”接着她又对窦起说了同样的话。至此,邝海和窦起已经决定向对方下手了。邝海去了一趟茅房,其实是去向忠于他的手下布置,一旦里面动了手,就趁机把忠于窦起的手下杀了。窦起也去了一趟茅房,当然也是怀着同样的目的。邝海叫伙房的喽罗再送来一壶热酒,说他要亲自给窦起敬酒,目的当然是趁敬酒之机出其不意地把窦起杀了。窦起正好也想在邝海来敬酒时出手,结果二人都有防范,都没有成功,但是脸面却已撕破,于是就大打了起来。两个人的武功不相上下,自然也斗了个旗鼓相当,最终,当窦起的刀砍断邝海的脖子的同时,邝海的剑也刺穿了窦起的心脏。

  听到里面开始动手,外面两人的手下也开始了自相残杀,所以当娄七姐从客厅里出来时,强盗们已经所剩无几,而且大多都挂了彩。剩余的强盗不知客厅里发生的状况,还以为是娄七姐杀了二位大王,哪里还敢再逗留?没命地抱头鼠窜而去。
  
  ……听完娄七姐的述说,季平原呆了半晌,犹有些不甘心地道:“既然如此,那江湖上又为何会有另一个版本的相传?”
  
  娄七姐想了想道:“其实这也并不新鲜。能将这件事传出去的只有两拨人,一拨是谢氏山庄的女眷,另一拨是逃走的那几个强盗喽罗。谢氏山庄的女眷因我挺身而出救了她们,对我心存感激,自然会不吝溢美之辞。那几个逃走的强盗喽罗,出于颜面,当然更不会承认自己被一个不会武功的女人吓得落荒而逃。”
  
  季平原又道:“那用铁簪作武器又是怎么回事?”
  
  娄七姐道:“大概是因为我被邝海窦起的剑气刀风吹散了头发,出来时重新绾了一下,插上了铁簪,使他们产生了联想而已。”
  
  季平原失望之极,原以为终于找到了一个武功高强而又貌美如花的女侠,却没想到又是一场镜花水月。他找了家客栈住下,却夜不能寐,总觉得心有不舍,直到天亮时才猛然醒悟,娄七姐能铲除那股阴险的强盗,女侠二字已是当之无愧,又何必在乎她用的是什么方式?更况且江湖的相传和娄七姐的自叙全都有理有据,究竟哪个版本是真还不一定呢。于是他又匆匆地赶回到黑松岗下,却发现娄七姐已经走了,只留下了一句话:不要迷恋姐,姐只是个相传。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上一篇:
最后的阴谋发布时间:2020-10-16
下一篇:
八仙“论道”美食城发布时间:2020-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