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最后的阴谋

      1.祸起萧墙

  县城郊区有户人家,只有兄妹俩相依为命。妹妹朱美虹生性软弱,在一家私营电镀厂上班;哥哥朱有钱,因为单位不景气,成了一名下岗工人。朱美虹是朱有钱的父亲捡来的弃婴,因此,兄妹俩相差近二十岁。
  朱有钱其实没有钱,可他又特崇拜金钱,恨不能一夜之间变成富翁!可惜文化不高,干什么事都不顺,比起别人总是慢半拍。可他心有不甘,人生在世,怎能没有钱!为了钱,他什么歪心思都动过,甚至想到与人合伙当人贩子。只是那个人贩子后来被逮捕正了法,他才有些后怕。
  最近,他的心情糟糕透了。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那天,他经过证券公司时,见到人山人海盯着那荧屏上的曲线目不转睛,一打听,才知炒股能使人一夜之间变成富翁。他乐得如同摔了一跤却捡到金元宝,一连在证券公司的大屏幕下驻足了三天。
  朱有钱对股票行情并没有多少了解,但看到不少股民赚了大钱,他的心也被撩拨得痒痒的。很快他就与几位“炒股高手”混熟了,跟着他们买股票。没想到朱有钱还真有运气,一下海就来了个开门红,几天后轻轻松松地赚了2000元钱。
  第一次尝到甜头后,朱有钱有点忘乎所以。他拿出家所有的积蓄都买成股票,以为自己很快就能暴发致富。
  然而股市风云变幻莫测。就在朱有钱做起富翁梦时,他买的股票连续几天股价下跌,朱有钱躁动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几位股友劝他割肉,朱有钱一算要损失三四千元。他不甘心,希望股价下跌只是暂时的,很快就能涨回来。
  没想到,股价一跌再跌。朱有钱不但没有赚上一笔,反而越赔越多。朱有钱再也忍受不了煎熬,他回到家,一口气喝了一瓶烧酒,将家中的瓶瓶罐罐摔了个稀巴烂。
  朱美虹下班回家,闻到一股酒味,又看到满地狼藉,心里已明白了八九分。她含着泪水劝道:“别想不开了,有钱没钱还不是一样过日子?我们就当那笔钱做生意赔了本……”
  没想到朱有钱一把将朱美虹推倒,瞪着眼说:“滚!一进门就说丧气话,晦气全让你招进门来了!”
  朱美虹含泪爬起来,说:“哥,你喝醉了,我去给你做碗面条。”说着,她去厨房做了一碗香喷喷的杂烩面,端到哥哥面前。
  朱有钱被烧酒烧昏了头,突然抓起碗,将一碗面条全泼到朱美虹身上。“你……”朱美虹怔怔地看着他,捂着脸哭了,收拾了几件衣服就搬到厂宿舍去了。
  朱美虹伤心至极。哥哥从小就对她百依百顺,特别是嫂子出了车祸离世后,哥哥一直没有续娶,照料着她这个妹妹,对此她心里十分感激。可是她最讨厌哥哥视钱如命,要不是哥哥做得太过分了,她也不会意气用事。她刚把宿舍布置好,只见哥哥随后赶来了,他赔着笑脸说:“美虹,刚才哥不该发脾气,是我错了,你千万别生气!”朱美虹软了三分:“哥,你能想得开我很高兴。”“只是……”朱有钱眉头打了个皱。“只是什么?”“只是哥想向你借点钱用用……”
  见哥哥还不死心,朱美虹再也不想理他,连连摇头说:“我没钱我没钱!”
  打发走哥哥,朱美虹的心情乱糟糟的。就这样在厂宿舍过了五六天,朱美虹又想家了。她想起哥哥孤零零一个人在家过日子,这洗衣服做饭能行吗?自己也该搬回去了。
  当她走进家门时,朱有钱正托着头,歪在饭桌边喝闷酒。朱美虹心里酸酸的,轻轻地叫了一声:“哥!”朱有钱抬起头,睁开失神的眼睛,好一会儿才说:“美虹,哥对不起你!可你要理解哥,哥也是为了这个家呀!”朱美虹流下了热泪:“哥,我这就搬回来住!”“不!”朱有钱说,“哥这几天心情不好,你还是在厂里多住几天吧!”朱美虹点点头,说了声“那你多保重”,又回到厂里去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上一篇:
裸照阴谋发布时间:2020-10-16
下一篇:
女侠娄七姐发布时间:2020-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