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多面枭雄马克·里奇

他是一名成功的商人,一生赚取的资产难以计数,他的门徒遍布世界各地,每一位都是当地的风云人物;他是美国司法机构的眼中钉,创下了全美最高逃税记录,是政府“黑名单”上的重点调查对象;他是伟大的慈善家,捐赠几十亿美元帮助以色列修建学校、医院、孤儿院和博物馆,成千上万的犹太人将他当成救世主他,就是最具争议的商界传奇——多面枭雄马克·里奇。

从初级交易员到寡头教父

里奇生于比利时的安特卫普,早在他还是纽约菲利浦兄弟公司的一个初级交易员的时候,他的商业才华就开始展露了。

朝鲜战争之后,里奇发现用来制作电池的水银在战争中有极大的需求,将会成为国家重要的储备物资,于是他设法从世界上最大的两家水银供货商那里取得了产品经销权,低买高卖,大赚一笔;1958年,古巴的巴提斯塔政府垮台,里奇被上司派入当地进行善后工作,并与新的卡斯特罗政府建立联系,里奇超额完成了任务,并从“没有规则”的古巴吸取了大量经验

1960年代后期,里奇根据当时的局势,前瞻性地预测,阿拉伯将要颁布石油出口禁令,他开始创建一个石油现货市场。在此之前,全部的原油交易都要通过与大型公司签订非弹性长期合同才能进行,而里奇却让原油交易也像其他商品一样,实现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即时消费。1973年后,石油禁令颁布,当其他石油大鳄正为此感到焦头烂额的时候,里奇却受着石油带来的暴利。要知道,石油危机爆发之后,油价从每桶6美元的进价一度骤增到了25到40美元,这其中的利润可想而之。

那么,里奇到底是如何操作的呢?众所周知,如果按照正常流程来走,里奇赚的钱可有一大半要落入美国政府的口袋,这可有违里奇的初衷。事实上,里奇名下的AG公司与一家名为WTM的石油转售公司一起,完成了将财富“变”到美国以外的“魔术”。

首先,里奇把高品质的石油贴上低品质石油的价签,以低价石油的市场价卖给WTM公司,WTM公司转手将石油亏本卖给里奇在巴拿马建立的秘密公司,然后再由巴拿马的这家公司以高价石油的市场价进行销售,而这样获得的收益,就属于巴拿马的公司而非美国的公司了。

有人不明白,为什么里奇要把高质量石油以低质量石油的价格卖掉?这不是亏了吗?而且干什么要转来转去这么麻烦呢?其实避税的关键就在这里。

在第一个步骤中,里奇的公司以低价将石油卖给WTM公司,大大降低了这部分收益所需缴纳的税费,而WTM公司的“亏本”生意,更是不需要缴税。当石油到了巴拿马的公司,一切就好办了,按照巴拿马法律的规定,产品全部外销的企业免征所得税,因此这家公司只要将石油“出口”,那么它获得的所有收益也就不用缴税了。这一番“折腾”,让里奇规避了大量的税务,获得了极高的利润。

1980年,WTM公司一年内就在石油倒手生意中获利超过20亿美元,平均每天经手的石油超过30万桶,而马克·里奇公司就占了WTM业务总量的10%甚至更多。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方式虽然有点不地道,但其实只是在钻法律的空子,算不上违法。

就这样,马克·里奇的生意越做越大,并且他不仅自己做,还在世界各地资助子公司和新公司的创建,并对已建立公司的贸易商进行培训,从而构建了世界上势力最强大的非正式独立矿产品贸易商网络。在矿产品行业中,他是实实在在的无冕之王,而这个行业中的中坚力量,那些寡头巨擘,都是里奇忠实的拥趸,甚至有人称他为寡头教父。

最安逸的逃亡者

不过,他的做法无疑会减少美国大量的税收收入,损害了美国的国家利益。因此,美国政府很快就注意到了这颗正在冉冉升起,却不太守规矩的商业新星,并对他提出了多项起诉,想要将他绳之以法。在美国司法部的档案局中,收藏着成干上百份有关里奇的档案,他的“犯罪记录”,也可以写满几页纸。

1983年,马克·里奇被政府指控犯下了包括电信和邮政欺诈、诈骗、逃税4800万美元,与“国家敌人”伊朗进行石油贸易等51项罪名。在没有死刑的美国,这些罪名足以让里奇蹲上325年的大牢,实打实地会“把牢底坐穿”。

不等警察上门,里奇就像徐志摩的诗句一样,“挥一挥衣袖”,和美国说再见,开始了自己的逃亡生活

虽然名义上里奇是在“畏罪潜逃”,但他的日子过得却仍然堪比神仙,让人不得不怀疑,他是否从中体验到了“与人斗,其乐无穷”的真谛。一方面,里奇在世界各地的生意仍在继续,为他捞取大量的金钱,另一方面,他开始寻求解决之道。

首先,里奇辩称,自己的AG公司属于瑞士,因此美国的禁令本应对它无效,那也就不涉及违反禁令的问题,但美国政府并不认可这一说法。接下来,里奇在联邦法庭的压力下,将里奇国际公司“卖”给了同在自己名下的克雷伦敦有限公司,以证明里奇公司已经“不存在”了。可惜的是,美国政府仍然不愿意放手。很快,瑞士政府坐不住了,因为里奇在瑞士的楚格州开设有数十家外国公司,是瑞士最大的六位税收贡献人之一,瑞士驻美国大使向美国国务院递交了抗议书,声称美国政府的诉讼是对瑞士经济的威胁,并谴责美国是在对里奇实施“勒索”。而在瑞士之后,当时里奇最大的客户——前苏联也公开发表文章,对这种“公开的勒索”进行了批判。一时间,美国政府反被推到了道德的对立面,而这起诉则演变成了一个尽人皆知的国际事件。

除了这些在美国外部进行的努力,里奇同时也在美国内部进行协调,希望“温和”地解决这个事件。他与美国的许多高官政要都保持着良好的朋友关系,并出资支持他们的选举工作,基辛格、布什、克林顿都是他的好友。终于,还是怀柔政策起到了效果。2001年,克林顿在其当政的最后一天赦免了里奇,让他结束了自己长达17年的“逃亡”生涯。

其实,即使是声称要逮捕里奇的美国,也一直没有断绝过与他的生意往来。里奇的商业帝国能量那么庞大,对于能够带来巨额利润的财富“天使”,谁又能够真的拒绝呢?

羞涩、温和又天真的孩子

在外界看来,里奇或许是一个能够点石成金的商业奇才,或许是一个游走在道德与法律边缘的黑暗教父,但在里奇自己的心中,他不过是个羞涩、温和又天真的孩子。

他从不觉得自己曾触犯过美国的法律,比如美国的禁运令,他是持维护态度的,但是他的公司是在瑞士注册的,美国的禁令明明管不到他的公司呀!还有他的贿赂行为,里奇认为,自己的贿赂只是为了和其他公司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如果别人都做自己不做,这难道不是不公平?他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在做同样的事,而只有自己会受到美国政府的起诉。

在人们看来,这或许有“装傻充愣”的嫌疑,但这却是里奇心中真实的想法。作为一名犹太人,里奇无论何时总会感到自己是个“局外人”:他小时候作为一个难民,从比利时逃亡到美国。在那里,他是个“另类”的存在,没有朋友,永远只是独自一人。这种被孤立的成长环境,导致里奇爱以色列超过爱美国,所以他捐赠了大量的财物,来帮助以色列的公益事业,帮助犹太人从埃塞俄比亚转移到也门,因为犹太人的群体让他更有归属感。他并不是冷漠无情,而是将自己的情感都分给了那些自己在意的人。从这一点上看,里奇甚至比绝大多数人更加善良、更加有责任心。

里奇认为,自己之所以能够赚到如此多的钱,仅仅是因为他看到了别人不去想或不敢想的事情,并亲力为之。这得益于他父亲的亲身教导,在他年幼时,父亲会从工厂废弃的金属或其他垃圾中寻找可以再利用的资源,并将之卖出,再次变成钱。而这一切,都并不违反任何国家的法律。

2013年6月,里奇的传奇随着他生命之火的熄灭而画下了句号,但是他的商业帝国以及他的门徒,却将延续他的思想和他的信条,继续影响着整个世界的格局。或许里奇不能算是商界的英雄,但他却绝对称得上乱世中的枭雄,胆大、心细、果断,再加上绝佳的洞察力,成就了里奇的神话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上一篇:
中庸比独特更赚钱发布时间:2020-10-13
下一篇:
制造就是持续改进发布时间:2020-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