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石牛峰

    已往,有十头牛。

    他们当然不是普通的牛,该算是牛妖。这些牛妖修炼多年,颇有些法力。不过呢,对敦朴的牛妖们来说,有法力除了让他们身体更好,胃口更大,寿命更长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其他用处。他们从不曾用,也想不到要用法术害人,更不像有些爱吃肉的妖怪那样老想着抓几个人来尝尝。

    牛们成为牛妖后依然持续吃草。嫩草多汁,干草耐嚼;春草味清,夏草香浓;秋天的草带籽,吃起来口感更是丰厚,回味无穷;冬天外边的草多半枯了,他们就吃自己存起来的干草,吃五天干草出门去寻一回新鲜草吃,找到了就高兴地美餐一顿,偶尔找不着也没有什么大不了。草这么好吃,谁耐烦吃人啊。

    这十头牛走到哪里吃到哪里,反正草哪儿都有嘛。他们饿了就吃,吃饱了就睡,睡足了觉得身上痒痒了,就跑去河里洗澡,日子过得那是十分的逍遥。他们不时会和当地的居民打照面,开始的时候那些人很畏惧,之后见他们从不作恶,偶尔还会给人帮点小忙什么的——有时候他们看见年迈的老牛大概幼弱的小牛(calf)有气无力的在地里干活,就会已往把它们喝开,低下牛头唰唰唰几下就用牛角把地给翻好——便都不叫这些牛为牛妖,反而称他们为牛大仙。

    牛是农家宝,身强体壮,皮光水滑的牛大仙们,农家人瞧着就喜气,供奉牛大仙也轻易,割点草整齐摆在河边就是。大家伙都希望受了供奉的牛大仙们保佑自己家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牛大仙们在河边看到码得整整齐齐的草,顺口就当零食吃了,对提供草料的人的祈愿一无所知。

    这天,牛大仙们吃过了草,照常去河里洗澡,洗着洗着,其中一头牛一时兴起,提议大家都沿着河往上游,看谁游得最久最远,以后就称谁为老大。十头牛以前一贯不分大小,相互之间胡乱称呼“老黄”“弯角”什么的,也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好,但这会儿有牛提起要排大小,个个突然之间都挺想当这牛老大了。

    当下十头牛辨别暗暗使劲,奋力拨水,向河的上游游去。他们从晌午时分一向游到月上中天,又从月落西山游到日落西山,天色再次放白时,其中一头牛大嚷:“不游了不游了!”一边嚷就一边泼啦啦踩着水上了岸。其它九头牛闻声也都不再往前游,跟着上岸了。牛大仙们一到了河岸上,二话不说,辨别专心吭哧吭哧大口吃起草来。对于身强体壮的牛大仙们来说,游个几天几夜的水没有什么,一天多不吃东西却实在难捱。

    终于把肚子填饱后,十头牛想到游水前说要排大小的事,却已经分不清到底谁最终上岸了,于是这牛老大的位置谁也没捞着。倒是大家都记得最先上岸的是平日唤作“大眼”的那头,他便被众牛同声认可改名叫了“牛老十”。

    众牛嘻嘻哈哈为牛老十定好名字,又歇息了片刻后方才发现,他们游了这么久,已经游到了个陌生的地方。牛大仙们对此并不在意,他们本来就随走随吃,四处为家,除了夏季会留在存积干草的地方外,一贯是居无定所。

    牛大仙们四下里打量了几眼,断定这附近草挺多,够吃些日子,便不感兴趣地合上眼睛开始打瞌睡。唯有那新得了名字的牛老十没有歇息,兴致勃勃的独个儿起身闲逛去了。
过不多久,牛老十便咚咚咚地跑了返来,又推又拉地把众牛给叫醒。

    “哥哥们,”牛老十瞪大了牛眼,兴高采烈地说,“这地方好啊!”

    见众牛睡得朦朦胧胧,对他的话不感兴趣的样子,牛老十反而说得越发动劲了。一边说还一边硬拉着众牛跟着他走。牛老十通知其他牛,前边有座好山,不高不矮,山脉绵长,山中有溪有泉,草木繁茂,更妙的是,这山正好有十个山头。牛老十得了“老十”的名分后,对十字特别敏感,一见那十个山峰,便心中欢乐莫名,觉得就应该从此在这里安家。众牛被牛老十一番说道,很快也就觉得和这山非常有些缘分。待得走近一看,喝过几口山里的清泉,嚼过几根泉边的野草,众牛更是觉得这地方真好。

    牛老十又特别招呼大家爬上一个山头,指点大家看那远近的十个山峰。“老黄住这个,弯角住那个,我住弯角边上那个,铁鼻住……”待指完最终一个山峰后,牛老十突然之间发现山峰少了一个,花皮还没地儿住呢!牛老十瞪大眼,把几个山峰数了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怎么会?!怎么只有九个山头了?他前边在山下明明数得好好的,不多不少,正好十个山头,一牛占一个。其他几头牛也纷纷伸出牛蹄,指指点点地数起来,数来数去也都只数得出九个山头来。

    “九个就九个吧,”花皮说,“牛老十,我和你住一个山头就是。”牛老十果断反对,虽然一个山峰大得很,别说住他和花皮两个,就是十头牛都一块住也没问题,但他就是个犟牛性子,怎么也不肯答应。黑脚表示那就他和花皮住,牛老十依然不答应。众牛纷纷劝说,牛老十却充耳不闻,只愣愣地对着九座山峰数了又数,到底也没数出第十个来。

    突然之间,他挤开众牛,咚咚咚跑下了山,站到之前他独个儿来山里数山峰的地方,仰着头伸出牛蹄,把那山峰又数了数。没头没脑地跟着他跑下山的众牛也傻傻地跟着他数。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我就说有十个!”牛老十叫道。

    “果然有十个!”众牛也叫道。

    “老黄住这个,弯角住那个,我住弯角边上那个……花皮你住最终这个!”牛老十一口气把十座山峰都分配完毕,十座对十头,正正好。众牛纷纷摇头,同时暗暗松了口气。

    “那为什么前边只数得出九座呢?”黑脚问。

    众牛也都觉得很新鲜,纷纷仰着脖子看着那十座山峰,摇着牛头思量。

    “我知道了!”花皮突然之间嚷起来,“你们瞧归我的那个山峰!”

    花皮这一嚷,九颗牛头马上唰唰朝那最边上的一座山峰望去。片刻后,他们也都晓畅了。“原来你前边忘记数事先我们站着的那座山头了!”众牛都看着牛老十哈哈大笑起来,牛老十自己也不美意思地笑了。

    笑完过后,牛老十还又请花皮和他把山头换一换,他来住刚才被自己漏数了的那座山峰。

    好啦,这个故事就到这里。十位牛大仙们高高兴兴地在这山里住下了,噢,差点忘记说了,这座有十个山峰的山叫做七里山。而牛老十漏数过,之后又专程换了来住的那座山峰呢,大伙儿都叫它十牛峰。十牛峰之后被叫着叫着,就错叫成“石”牛峰了。看到这山峰的人都很新鲜,山上并没有石牛啊,怎么叫石牛峰呢?这山峰上的确没石牛,只有过牛老十。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3 回复0
上一篇:
宫爆鸡丁的传说发布时间:2020-10-12
下一篇:
神奇的小银蛇发布时间:2020-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