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30岁前要出一本自己的书,是我20岁的梦想

  30岁前要出一本自己的书,这是我20岁的梦想,我要让40岁人生没有困惑。

  现在我正在零下一度的夜里赶稿,搓一会儿手敲一会儿键盘,电脑是我18岁那年用奖学金买的。计划外的出书正搅乱我24岁的日程,我已经快有心无力了,22岁那年,我成了一名高数学老师。

  我无数次设想过我穿着风衣,围着围巾坐在咖啡厅写稿子的样子,我应该会选择一个靠窗的位置,任凭温暖的阳光晒在我的脸上,我45°仰望天空,看着窗外的人行色匆匆疲于奔命,我造句感叹他们的生活,然后慵懒地伸个腰。

  回到现实,疲于奔命的是我,每天早上7点起床,在教室、寝室和食堂之间三点一线。晚上11点学生才下晚自习,在这近16个小时的时间里,我总要像幽灵一样不时的出现在教室外面。学校搬至郊区,教师宿舍楼尚未建成,学校腾出一些教室给老师住,12人一间,常常有人玩牌到深夜,我每晚3点睡觉,在此起彼伏的鼾声中苦苦挣扎。每周只回市区2次,搭顺风车得瞅准时机,看别人的脸色,回到出租房,除了睡觉,都在赶稿。

  我的生活已过得一团糟,我就只剩下写写东西这个小爱好。

  房东太太总是叨叨,“你的灯一宿一宿地开着,太浪费电了。”“虽然你不常住,但如果续租,得再加点价。”

  父母大人联合夺命催,“再忙也得赶紧找个对象,毕竟你工作都三年了。”“听说有个在师范上班的老师40多岁了都娶不到媳妇,电脑被偷了只是坐着哭。”

  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一起参加工作的同事,原本已经完全陌生掉的故人,不停地晒娃晒婚纱照,怕你看不到又亲自发短信打电话告诉你他(她)结婚生子了,多少让人有点慌乱。

  “芳姐”也要结婚了,我和他高中同校,大学同班,工作后同单位。曾经他是乐队的主唱,我给他改编的歌曲填词,彼此互为映衬。曾经的良朋知己一一散落在天涯,只有他留下。他说到了这届学生高三的时候他要创作一首歌曲送给他们,还是我填词。他竟然“羌中道而改路”,王八蛋。

  但是,就算我一无所有,我还有梦想啊。只是,我已经羞于启齿了。就怕别人说,你不是一无所有,你有病。

  我想,无论怎么随机抽取,每十个人中,十个都是自卑者,其中八九偏自恋,只得一二倾向自爱。欲壑难填,当人们无法满足现状,或心愿达成不了,自卑情结就容易发作。我也时常怀疑自我,害怕一直絮絮叨叨下去,就算“说尽心中无限事”,也仅仅是“似诉平生不得志”。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33 回复0
上一篇:
那么,梦想也会过期吗?发布时间:2020-08-01
下一篇:
“不务正业”的旺旺发布时间:2020-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