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那么,梦想也会过期吗?

  前些天上课,我穿了件棕红色的衣服,学生起哄,我说:“我明明是靠实力吃饭的人,居然沦落到靠一件衣服才能招揽你们的喝彩。”他们大笑。

  我接着说:“亏得我还没秃顶,也还没长出啤酒肚,否则还驾驭不住这件衣服。我曾以为我喝杯咖啡都得翘着兰花指,说话略带点娇嗔,现在活脱脱被你们逼成了大嗓门,你们一有小动作我就朝你狂奔,你们这群磨人的小怪兽。”

  我满嘴胡言乱语,他们笑得前仰后合,又怎么解得了其的滋味。

  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没有谁可以将日子过得行云流水。但我始终相信,走过平湖烟雨,岁月山河,那些历尽劫数、尝遍百味的人,会更加生动而干净。时间永远是旁观者,所有的过程和结果,都需要我们自己承担。

  林夕说,“仿佛什么都是有期限,爱情或者友情,以及更多更多。过程,挫折,时间,现实,无论是什么让它过期了。你听过压抑的哭声,了解情感的过渡,知道心境的变化,你那么遗憾而又无可奈何。”

  那么,梦想也会过期吗?

  我以前反复折腾终究写不好文,出不了书,于是骗自己说不专业,也就根不正苗不红。也许等到真的有了机会,却没精力去创作,没法再像读大学那几年肆无忌惮地熬夜。老和尚说终归要见山是山,但是真的经历见山不是山了吗?为什么不趁着年轻拔腿就走,不趁着了无牵挂去好好看看这个世界?依旧还是憋得住尿却憋不住话,不入世就自以为出世,别人的平平淡淡是苦出来的,自己的平平淡淡是懒惰,是害怕,是贪图安逸,是不思进取。

  从第一次登上讲台的羞涩到现在每一堂课的从容应对,从一定要争第一的偏执到现在不再那么纠结于结果。短短3年,我走得比任何人都快,似乎已把30年要经历的人生都预览了一遍:上过没人愿意接手的差班,带出不算糟糕的普通班;学校觉得这小伙还不错,冒险让他带一个快班试试,于是最末的快班番号始终保持着快班的第一。

  后来“火箭班”的老师外出,让我去顶一个月,这种班级的老师,教龄比我的年龄长。旁人都说,“有些人就算奋斗20年也始终无缘踏进这种班级的教室。”我不以为然,因为我真的不想去钻研数学题,不想那么快秃顶,不想接受这么残忍的事实,就算奋斗20年,我的人生高度最多也就这样。

  四川大学讲师周鼎“酒后吐真言”——“相信讲好一门课比写好一篇论文重要的人,今夜死去了。”周鼎一直认为教师最重要的工作是上好课,但如今教学似乎成了副业,这让他非常失望。他的言辞所击中的,几乎是时下所有行业之弊,教师如此,医生如此,各行各业匠人,莫不如此。以医生为例,一个以外语和科研为评价主干的行业,怎么有人心甘情愿在门诊给人们看一辈子感冒?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8 回复0
上一篇:
老鹰喂食的故事发布时间:2020-07-31
下一篇:
30岁前要出一本自己的书,是我20岁的梦想发布时间:2020-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