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谁借了谁的刀来杀人

  案件陷入迷境

  那日,在一家公司做销售的肖娅过24岁生日,她邀来很多朋友,包括她的姐姐肖雨,肖雨是个富婆。看见姐姐衣着华贵、浓妆艳抹地从宝马车上款款下来,肖娅忙迎上。

  忽然,肖雨双手捂住胸口,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说胸口非常难受,片刻之间,便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肖娅忙把姐姐送往医院,但为时已晚,肖雨气绝身亡。医生初步判断肖雨是毒而亡。

  接到报案,市刑警队队长张巡带人赶到现场。生日party已经散了,只留下两个好友陪着肖娅。张巡仔细询问当时的情况,几个人说的都差不多,说肖雨刚下车还面带微笑,谁知走了几十步就倒地而亡。

  听说姐姐可能是中毒而死,肖娅既紧张又害怕,一边哭,一边要求张巡尽快查清凶手,为姐姐报仇。

  张巡仔细检查了现场,见肖雨倒下的地方离她的宝马车不到30米,再加上她下车的时间,按正常速度,最多只要半分钟,而且在她下车后没有接触现场的任何人,这说明现场不可能有人害她;而她的家离肖娅的住处至少有半个小时的路程,她是自己开车来的,车里没有第二个人,这说明在车上也不可能有人给她下毒。唯一的可能就是,在来肖娅住处之前就已经中了毒,而这个人能让肖雨正好在来到肖娅的住处后死亡,说明是个作案高手。

  张巡让助手仔细检查了现场,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他让助手暂时封存了肖雨的车,然后带着助手来到医院的太平间。

  躺在停尸床上的肖雨依然显得端庄秀美,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张巡发现肖雨胳膊上挎着一只精致的女坤包,打开看看,里面有一只钱夹、一部手机,再就是一些女人用的化妆品。钱夹里钱不多,只有几百元,里面还有两张信用卡。张巡又拿过肖雨的手机,翻看她的通话记录和短信留言,嘱咐助手记下号码和内容。这时,一位法医过来告诉张巡:“她中的毒已经化验出来了,是氰化钾。”

  听了法医的话,张巡吃了一惊,因为他知道,氰化钾是一种剧毒品,几微克就能致人于死地,而且这种毒物药效非常快,一般人中毒半分钟之内就会死亡。那么,根据时间推算,肖雨不可能是在家里或路上中的毒,也不是在下车后中的毒,而是在她来到肖娅家门口并停车后,还没有下车前中的毒。可是,现场的几个人同时证明,当时车上只有肖雨一人呀。难道她是自杀?可一点自杀的迹象都没有,再说为什么要到自己妹妹家里来自杀呢?如果是他杀,那么究竟是什么人,是怎样下的毒呢?

  调查中张巡了解到:肖雨今年35年,人长得非常漂亮,看起来只有二十八九岁,性格内向,不喜欢跟人交往。她的前夫是做木材生意的,三年前,因车祸身亡,她继承了全部财产,现在是一个有几百万元资产的小富婆。两年前,肖雨再婚,现在的丈夫名叫白勇。白勇主要协助肖雨打理木材生意。他们家有个叫王嫂的保姆,还有一个肖雨跟前夫生的女儿,被姑妈接到法国读书,不在肖雨身边。

  从调查的情况来看,王嫂是个连话都说不利索的乡下女人,平时跟女主人的关系也挺好,她没有毒杀女主人的动机。这样看来,最大的嫌疑人应该是她的丈夫白勇。

  张巡把调查的重点放在白勇身上。白勇原来是一家公司的职员,只有26岁,比肖雨整整小9岁,按常理说,女比男大这么多,是不会走到一起来的,也许是因为肖雨有钱吧,而这正是疑点。但是,通过仔细了解,肖雨中毒死亡的3小时前,白勇就和朋友一起开车到南京去处理一笔生意上的事情去了,他当时根本就不在场。

  案子一时陷入迷境。

  难道另有隐情

  当天晚上,张巡一直沉浸在案情之中,饭也吃不香,觉也睡不好。妻子问他怎么了,他说:“遇到个棘手的案子,跟你说你也不懂。”

  妻子说:“你们男人对案件的判断,逻辑性要强一些,但却不一定比女性细腻,说出来,指不定我能给你启发呢!”张巡就把案情告诉了妻子。

  没想到妻子说:“这有什么想不通的?我觉得凶手可能提前下了毒,但直到案发地才中毒。你想呀,死者比丈夫大那么多,她一定害怕丈夫嫌她老,所以会随时化妆打扮,你怎么不试着从死者的化妆品上找找突破口。”

  张巡听了,一下子跳了起来,抱住妻子说:“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层?谢谢老婆!”

  第二天一上班,他马上安排助手把肖雨包里的化妆品拿去化验。结果很快出来了,没错,肖雨坤包里共有两支口红,都被抹上了氰化钾!

  张巡心想,妻子说得对,肖雨比丈夫大,所以特别注重化妆,凶手知道她的这个习惯,就在她的口红上下了毒,这种毒足以致命。肖雨可能是开车来到妹妹家门口前,临下车,又给自己补了妆,结果中毒而死。看来凶手就是身边的人,白勇或保姆。但现在他一点证据也没有。不便对他们采取强制措施。

  这天一大早,肖雨家的保姆王嫂悄悄找到张巡,提供了一个重要情况,说她曾无意中看见白勇和肖娅在一起鬼混,而且还听见他们说什么毒的毒性来得快……

  张巡眼前一亮:难道是白勇和肖娅勾搭成奸,然后毒死肖雨?张巡正在苦思冥想,肖娅找他问案子的进展情况来了。张巡心里一动,故意说:“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她家的保姆可能是凶手。”肖娅显得一点也不吃惊,说:“既然是这样,那就赶快把她抓起来结案吧!”张巡点点头,说:“别急,她跑不了。”

  肖娅走后,张巡马上找来助手说:“赶快调查一下这个肖娅的情况。”助手有些不解:“调查她干嘛?死者是她的亲姐姐呀!再说,如果是她干的,她为什么要让肖雨死在自己的家中?这不是嫌疑更大吗?”张巡说:“我也没说她就是凶手,让你调查你就调查。记住,我要的是她的全面资料。”

  调查结果很快出来了。肖雨和肖娅就是亲姐妹,姐妹俩的感情一直很好。而且有条重要消息:最近也有人发现,肖娅跟白勇的关系非常亲密。

  张巡什么也没说,他亲自安排人对肖娅的电话进行监听,当天晚上,肖娅接到一个男子的电话,男人问:“小娅,事情到底怎么样了?”

  肖娅有些紧张地说:“不是跟你说过了嘛,最近几天我们不要通电话!事情还没有结果呢,他们可能怀疑王嫂了,你急什么!”

  那人说:“我怎么不急?警察可能也盯着我呢!”

  肖娅说:“放心吧,你就等着我们一起过快活日子吧。”然后挂了电话。

  第二天一大早,肖娅正要出门,不想门口站着张巡。肖娅故作镇静地说:“是张队长呀,是不是案子破了?”张巡微微一笑说,“你先不要忙着问我,咱们先欣赏一段‘广播剧’怎么样?”说着,他按下录音机的按键。正是肖娅跟神秘男子的电话录音。

  肖娅听着听着,脸就没了人色。她颓然坐下说:“你不是说那个保姆王嫂才是凶手吗?”张巡一笑,说:“那是我虚晃一枪,你才是真正的凶手。当然,你还有个帮凶,要不要见见那个人?”说着,他做了个手势,助手把白勇带了过来。

  两个人见事情败露了,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一言不发。

  张巡说:“那就让我来告诉你吧。肖娅虽然和肖雨是亲姐妹,但你们俩的贫富差距太大,这让你肖娅的心理不平衡。在跟姐姐的交往中,肖娅认识了白勇,并看出他不喜欢肖雨比自己大,于是,肖娅就用美色勾引姐夫白勇。勾搭成奸后,就联手除掉肖雨,以便合法继承她的财产,过快活日子。

  他们知道肖雨喜欢随时化妆打扮,就让白勇在肖雨准备参加肖娅的生日party前,在她的两只口红上涂上剧毒氰化钾。为了让警方不怀疑白勇,白勇在口红上涂毒后就和别人一起出了远门。

  果然,几个小时后,肖雨在来到肖娅的门口时,下车前,又拿着口红补了妆,于是中毒……”

  说这到里,肖娅忽然捂着脸哭着叫道:“别说了!我不是人,我对不起姐姐,我有罪……”

  白勇也承认是他与肖娅合谋毒杀了肖雨,但奇怪的是,两个人都异口同声地说涂的是眼镜蛇毒,坚决否认涂得是氰化钾。

  这是为什么呢?按说,既然他们承认杀了人,怎么杀都是杀,没必要否认什么,难道这里面还另有隐情?

  借刀杀人,谁借了谁的刀

  在与肖雨邻居的闲聊中,邻居提供了一个重要细节,说肖雨家王嫂的儿子王克不久前来肖雨家捉老鼠,被肖雨赶走了,因为肖雨说家里根本就没有老鼠。

  肖雨家没有老鼠,王嫂为什么要儿子来帮助捉老鼠?这里面有什么隐情?难道是王嫂毒杀了肖雨?可王嫂为什么要毒死女主人呢?

  张巡找到王嫂的儿子王克。王克在一家大学的实验室里当保管员,这让张巡眼前又是一亮,因为实验室里有氰化钾。他问王克为什么要到肖雨家捉老鼠,王克说:“我是听妈妈说肖雨家有老鼠,那天我上街,就想顺便去看看,谁知肖雨却说没有。”

  王克还说,他母亲后来说肖雨这个人性格很怪,如果不把老鼠捉了,肖雨会怪她的,而政府最近禁止制销毒鼠强,她得知毒鼠强的主要成分是氰化钾,就要他从实验室弄点氰化钾来把老鼠毒死……

  张巡立即传唤王嫂。他问王嫂:“你平时是否接触过肖雨的化妆品?”王嫂不知是计,连忙摆手说:“那是她随身携带的东西,宝贝一样,我哪能接触得到。”

  张巡诈她说:“那你的指痕为什么会跑到肖雨的口红上去?你让儿子弄氰化钾做什么?氰化钾现在在哪里?说!”

  王嫂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她毕竟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乡下妇女,见抵赖不掉,只得鼻涕一把泪一把地招了。

  因为肖雨与白勇是半路夫妻,年龄又悬殊较大,肖雨总担心他会变心,于是,与他结婚后就悄悄藏起私房钱。王嫂与她关系好,她每次到银行存、取钱,也不背王嫂,因此,她的密码王嫂也知道。有一次,王嫂无意中看到她的存折,竟有30万元,不由产生邪念:这笔钱要是归自己多好……

  恰巧此后不久,看到白勇和肖娅在一起鬼混,于是,就想借刀杀人嫁祸于他们。她得知肖娅下个月要举办一个生日party,肖雨肯定会去参加。而肖雨有随时补妆的习惯,她就想在肖雨用的口红上下毒。这与白勇和肖娅的想法不谋而合。她告诉儿子肖雨家有老鼠,本来是想让儿子给弄点毒药准备着,没想到儿子却认了真,要来帮捉老鼠,后来,在她的提示下,儿子才给弄了点氰化钾。她就买来两支与肖雨平日用的一模一样的口红,偷偷把毒药抹在口红上;然后,趁肖雨出门前不注意,悄悄地把肖雨包里白勇做过手脚的两支口红调了包。

  白勇和肖娅做梦也没有想到,肖雨是王嫂毒死的。王嫂也没有想到,因为捉老鼠的事,她却被自己的儿子“供”了出来,真是应了古人说的那句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5 回复0
上一篇:
运河里的浮尸发布时间:2020-07-01
下一篇:
藏在面包里的手表发布时间:2020-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