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运河里的浮尸

       2014年1月30日下午,农历便是大年三十。正当全世界的国人民在欢度新年时,a市城北一带警笛大作,许多人围在一条经过城北的运河旁。
  长长的警戒线把人们都挡在远离河岸的地方,这里一片嘈杂,议论声不绝于耳。“让开,让一下,对不起让一下。”又一队警察赶到,共有六人,中间一个身着西服有些焦急的走在最前面。

  这个人身材高大挺拔,英俊的脸庞略显苍白,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此时一脸凝重。刚走过警戒线,一个看起来十分年轻干练的女警察立马迎了上来,俏脸上挂着悲伤又有些许愤恨,对那个走最前面的英俊男子喊道:“董昊你可来了,这个孩子……死的,死的太惨了……!”

  事情得从两个月前说起。2013年11月12日,周二,a市第一中学下午放学后,一切都很正常。晚上,初三十班学生李天尚的家长给班主任打电话,询问李天尚的行踪。

  天尚一夜未归,第二天中午依然不见踪影,人们知道他失踪了。班主任立马派学生和李的父母在a市找了一天都没有找到。李天尚的父亲立刻去报了警,警方也只是找到了一段有关的监控视频,再无线索……

  直到2014年1月30日,这天中午,几个在运河冬泳的“激情”青年,在水里扎猛子时,发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在水里漂浮,他们吓坏了,赶紧报了警。

  “董昊你可来了,这个孩子……死的,死的太惨了!”董昊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干练漂亮的女警,眼中闪过一丝惊喜。说道:“冰雪,你还真当警察了!额,等会再说,我先过去看看。”

  周围人山人海,更是有无数的记者,拼命往前挤,不停地按着快门。冰雪站在董昊一旁说道:“打捞很费力气,人在水里泡了两个多月了,唉,你先去看看吧。”董浩走到几个法医跟前,地上躺着一个身高约有一米六的男孩。脸已被水泡的看不清一点原貌,身上缠着一圈圈的麻绳,在河水的浸泡下,身体和衣服都被勒的凹陷进去,脱下衣服可以看到这已是一个残破腐败的身体,肉被绑的十分紧的绳子切成一块一块的,又被河水泡的发白,一触就破,景象惨不忍睹。处理工作在小心翼翼的进行着。

  董昊皱了皱眉头,又走到一堆坐在地上嚎哭的夫妇身边,正是李天尚的父母,经他们确认死者就是李天尚。天尚妈妈看到董昊走过来,一把扑住了他:“警察同志啊,我儿子死的好惨啊,你一定得把凶手找……”话还没说完,又哭的发不出声了。董昊蹲下身,说:“阿姨你节哀,放心吧,凶手跑不了的!”

  说罢,天尚母亲才把紧握着董昊衣服的手松开,瘫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泣着。而李天尚父亲一直坐在旁边,眼镜摔在地上,手捂住脸不住地呜咽着。董昊叹口气,又回到李天尚尸体身边凝神注视着。在那一圈圈绕在尸体上的绳子末端坠着足有半人高的石头,脖子中有一个十分粗大的圆形洞口,从喉咙正中间穿过。董昊注视好久,叫过来一个警察问道::“死者的情况调查完了吗?”

  “已经完了”——死者李天尚,是a市第一中学初三一名学生,李天尚人还不错,但却太老实内向,在学校就是那种受欺负的对象。他爸爸李天也是第一中学高中部的一名老师,头发稀疏戴个黑框眼镜,脸很白净,颇有一副疯狂艺术家的味道。妈妈是一个普通的女工。可以说他们家在这个繁华的城市算不上富有,甚至算是贫穷。但天尚身为家里的独生子很不争气,成绩在班里是倒数,更是经常偷钱上网,买游戏机……老师同学大都不喜欢他。

  在他少有的几个朋友中,一个叫顾绍的这样说:“天尚人很好,却很自闭,我和他初二时是同桌,他常常告诉我说不爱学习,不想上学,也一直很颓废。他曾笑着告诉我他整天在家挨打,但脸上尽是悲伤,都快哭出来了!”

  这个警察说完,把李天尚的基本资料又递过去,道:“还有一个细节,据顾绍说,李失踪前几周刚买的游戏机被老师没收了还被班主任叫了家长。失踪前几天又偷钱买了一个psp游戏机。”“呵,那就去河里把psp捞上来”董昊笑着说。警员楞了一下,立即明了,开始派人搜寻去了。董昊低头看资料上的照片,李天尚和他父亲一般,脸很白净。

  直到下午接近四点,警方才把尸体处理好,送回警局等待法医进一步分析。人潮渐渐散去,董昊突然在人群中瞥见一个青年离去的身影,眼中挂着泪水,健壮的身材有些失落。冰雪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问道:“是那个顾绍吧。”“恩,应该是”

  回到警局,a市警察局长立马迎了上来握着董昊的手欣喜地说:“董探长,能请动你真不容易呀!不过这件案子由你来办,我想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说罢看看冰雪,打趣道:“我说董探长这么优秀怎么没有对象呢,原来已经有意中人啦,啊!哈哈哈”董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董昊是如今全国警察界大名鼎鼎的侦探,他从小就展现出对侦探的非凡天赋,这次来帮助a市警局破获李天尚这件案子。而冰雪在大学时曾疯狂地追求着董昊。董昊当时却并没有接受她。董昊大学毕业时,冰雪流着泪对他说:“我一定会成为一名警察追随你。”董昊什么也没有说,谁也不知道,他那一天晚上独自一个人醉倒在街头。

  他们和局长又寒暄了几句,就各自回办公室去了。冰雪红着脸笑嘻嘻的问:“对哦,优秀的董探长为什么那么长时间没有对象呢?”董昊白了他一眼,喝了口水幽幽地说:“因为在等某个女孩啊!那个女孩冰雪聪明。“冰雪激动地笑了,两人相拥在一起。

  这时董昊红着眼对她说:“其实我一直爱着你,曾经的我什么都不懂,胆小,感觉配不上家里有钱有势,而且人又漂亮的你。真的,我毕业那天,你那一句话让我下定决心,总有一天,我要不顾一切的和你在一起,我一直在等你,冰雪!”他们就这样拥抱着,久久无言。

  巨大的开门声惊醒了他们。“董探长,法医鉴定……呃!法医鉴定完了,让你们过去呢!”说完这个小警员满含深意的笑着走了。“咳,该办正事了,走吧。”冰雪红着脸跟在他后面离开了办公室。

  “结果出来了,受害人是被石头坠着沉河溺水致死,此外还有一个致命伤,就是死者喉咙正中间,被钝器穿透,我们从伤口中发现了几根竹屑,应该是被一根直径为五厘米的竹竿扎透的。但这个伤口却是在死亡后才有的。另外,他死前被殴打过。下巴骨折,头顶也有被硬物打击的痕迹,没有其他发现了。”董昊听完,从法医手里接过证据袋,透明的袋子里装有六根浸透着血的竹屑。而此时,psp游戏机也果然从水里捞了上来,科技部门正在努力修复受损的数据。

  天色已晚。董昊和冰雪出去吃了些夜宵,然后漫步在河边。正当聊得愉快时,董昊蹲在了河边,掏出一张纸和几个砝码,纸被几下折成一个小船,放进水里。

  冰雪恍然,问道“你在测水的浮力吗?”

  董昊笑道:“冰雪聪明!”冰雪正乐着,就见东浩脸色凝重,说道:“伤口是在李天尚溺水死亡后才留下的,死者平常不运动,身体不会太好,最多三分钟就可以使其在水里淹死,根据这个时间和水的浮力以及李天尚和石头的重量来算,他三分钟已经沉到4米以下了,而凶手可以用那么粗的竹竿穿透这么深的水,狠稳地扎透喉咙,这个人,不简单啊!”说完抬头看看若有所思的冰雪,又说:“可以知道这个竹竿至少有五米长。沉尸的水域在河的中间,附近又没有桥,凶手一定是划船到水上抛尸的,竹竿是船桨。”

  说完董昊和冰雪都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董昊问道:“你说,一个人的力量如此大,攻击也如此精准,他会是做什么的?”冰雪思索,“嗯……射击手?不对。特别有力气的工人?呃,好像也不对……恩,我想到了!最有可能就是一个力气异常大的拳击手,拳击的要领就需要快、准、狠,还得有力量!”

  董昊听到这,哈哈笑了两声,拉起她要离开,同时掏出手机,找到一个号码拨过去:“黑哥,帮我调查一下a市所有地下黑拳场的地点,对”

  冰雪侧目:“现在我们干什么呢,你不会要把a市所有黑拳场端掉吧!”

  董浩一脸无奈:“我还不想被黑社会的人整天追杀,这些社会潜规则的东西,让警察慢慢打压清除吧!走,现在回警局看看那段监控视频。”

  画面里一个黑衣男子,身着脏乱,上衣十分肥大,有着一张黑黢黢的脸。他旁边正是李天尚,跟着他走进了一家网吧。正看着,董昊突然喊了“停”,这时画面定格在了黑衣男子侧脸的一瞬间。通过放大,只能模糊的看到那独特的黑黢黢的脸,但左脸上一块十分大的痣异常显眼。然而董昊的一句话却惊住了所有人“这个人,好像李天……”

  第二天,psp游戏机的修复已经完成了,只找到了一段损坏了的录音——个粗犷的男声吼道“我不要这些!”然后是一阵撕纸的声音。“到底在哪,说啊!”旁边一直伴随着似是李天尚粗重的喘息声。又传来一阵打斗的声音。录音到这里里戛然而止。董昊听罢,久久沉思。

  这天下午,董昊来到了李天家,而冰雪则带人去了监控上的那家网吧。

  董昊见到李天,直接问道:“听说您经常在家打天尚么?”

  李天黯淡的眼神看了看董昊,又捂着脸抽泣起来,呜咽着:“恨铁不成钢,恨铁不成钢啊!”

  董昊拍拍他,安慰了几句,拿出监控上黑衣男子的照片和psp录音给他——李天是在惊恐中看着那张和自己神似的照片又听完录音的。录音声停下,房间里寂静得可怕。

  李天猛然抬起头道:“我娘临死前跟我提到过,我还有个哥哥,年轻时就离家出走了,这个人……。”董昊心里一阵发酸,虽然已隐隐料到了什么,却仍旧有点难以接受。他问道:“你妈妈有没有说过说过你那个哥哥脸上有块痣?您家里有什么祖传的值钱的东西吗?”

  “有的,原来有一块拳头大的狗头金,天然形似一尊佛,我娘说传了三四代了。十几年前我就把它卖了,不过因为含金量不纯,没买多少钱。至于痣,我娘从来没有跟我提到他的相貌。”“恩,那我先走了,您节哀,我们一定会抓到凶手的。”董昊说完,面色凝重慢慢起身向外走去。身后,李天的眼神依旧浑浊。

  冰雪也回到了警局。他们在网吧李天尚他们所做的包间的沙发下找到几张四岁的百元大钞纸屑,还看到沙发上有血迹。另外,沙发的木质骨架断掉一根,仔细搜寻中还找到了几根头发。这些成了指控凶手最有力的证据。

  三天后,董昊的人在a市最大的黑拳场找到了目标。董昊和几个身手好的警察身着便衣到了那里。只见一个代号“白狼”正头戴白狼头套的拳击手在擂台上生死搏杀。从呐喊的人群知到,这个“白狼”力大无比,几天来从未输过。一场下来,白狼的对手满脸是血的躺在擂台边缘,整个全场充斥着呐喊与叫骂声。董昊他们以雇主的身份,通过拳场内部的自己人见到了“白狼”。

  这人自称叫李林,脸很白净,仿佛没有一点瑕疵,一头银色短发很利索,但相貌阴柔,给人一种狠毒的感觉。他和董昊交谈了一会,就急匆匆的离开了拳场。

  董昊站在原地沉思,冰雪问道:“是不是我们找错地方了,这个人,好像不是监控上的那个,也许凶手根本不在赌拳场。”

  董浩没有说话,数秒后突然叫道:“追上那个李林!”

  三个小时后,伤痕累累的董昊以及其他几个警察押着同样伤痕累累的李林回到了警局。“妈的幸亏掏出了枪,否则咱几个还真打不过他!”一个警察愤愤的说道。

  李林颓废地坐在审讯室。他冷笑着交代了事情的全部。

  李林从小就是一个浪子,顽皮,爱惹是生非,整天偷钱出去玩。父母也是天天打,天天骂。十六岁的李林正处在叛逆期,整天挨骂挨打的他恨意越来越深……李林一直知道家里有一块祖传的价值不菲的黄金,父母一直把它锁在柜子里。这一天他又没钱了,家里找不到钱,于是去砸柜子偷黄金。但被他爸爸发现,恨恨地打了一顿,骂他,让他滚出这个家。而李林一怒之下离家出走,他的年少轻狂和不谙世事,使他在外漂泊了四十多年,一直没有回家。而当年哪一件事,却成了一直愤恨的内心日久积压的心病,他从未忘掉那块金子。一直到现在,那件事,那个东西也成了他心中解不开的执念。四十多年里,他在外面要过饭,打过工,干过各种各样的苦力活,也曾做过学徒,还做过为人拼命的黑拳手。一直漂泊在中国的各个城市……四十多年后,他又回来了,并打听到自己有个弟弟,还有个侄儿。了解到一切情况后,他便默默的准备着,决定先从那个小的下手。

  2013年11月12日这天,李天尚放学后被他骗到网吧,在包间里他愤怒地询问金子的下落,正在把玩psp的李天尚被吓得不敢说话,游戏机也掉到了地上。巧合的是他的手碰到psp打开了录音功能。李天尚战战兢兢地把口袋里的两百元钱递给李林,却被他愤怒地撕碎。

  李林一拳打在他下巴上,李天尚怎能挨住他这一拳,于是下巴骨折,直接倒飞出去撞在了沙发上,骨架被撞断,他也昏了过去。李林被愤怒冲昏了头脑,随身带了麻袋把李天尚和他的psp装了进去,简单收拾了一下现场,从包间窗户翻了出去。夜色中李林划着小船,到运河中间,把五花大绑的李天尚扔了下去。然而下沉了多时的李天尚开始不再挣扎,嘴角竟带着笑,慢慢死去。李天尚的笑让李天更加疯狂,他一竹竿扎了下去……

  “他们从来不关心我,只会打我骂我,我恨他们,凭什么做我爸妈,啊!”李林愤怒的嘶吼着。

  冰雪对他喝到:“谁让你曾经总惹事,你爸妈一直都挂念着你,死的时候都挂着泪,你呢,你这个不孝子让他们死都不瞑目!”{李林颓废地摊在审讯椅上,低着头,沉默了下去。

  冰雪恨恨道:“自己的亲人都下去手,你这个变态!”“我不是变态!啊……!”李林又开始挣扎起来,对着冰雪怒吼。董昊挥了挥手:“把他带下去吧。”

  几个警察带着李林离开,突然李林转过身对董昊说:“这张银行卡,你帮我给那个李天,这是我四十多年攒下的。密码……密码是我妈的生日。”说完从口袋里夹出一张卡扔给了董昊。

  董昊接过,看着他好像喝醉了似的身影踉跄地消失在视线中。董昊脸色阴暗着和冰雪离开了。“终于算是结束了,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啊,呵!”冰雪看着苦笑的董昊,也叹了口气。

  三天后的早上,董昊和冰雪站在李天尚墓前,放下一束花。董昊开口:“就像是一场闹剧啊!”这时从远处又走来一个人影,隐约中可以看到他拿着一根粗长的竹竿,等到他走近,这才看清,原来是顾绍。他走到近前,惊讶地看着董昊和冰雪,楞了一下开口道:“哥哥姐姐好。”冰雪笑着对他点了点头,董昊什么也没说,一直盯着他手里那根竹竿,那根竹竿,约有五厘米粗,五米多长,一头沾着已经干涸了的血迹。

  顾绍看着他说道:“这是我好不容易才在运河那一片的垃圾堆中找到的。”说着蹲在地上在李天尚的墓前点起了黄纸,竹竿也被火焰渐渐吞噬……

  顾绍请求董昊给他讲讲这个案件。董昊看着他,慢慢说出整个案件的经过……“当时我也有些失落,以为真的找错了地方,找错了人,但我仔细回想那段监控才发现,监控上的那个人脖子和脸上的肤色根本不一样,而且当时已经断定这个李林十有八九是李天的哥哥,就我所知,他们家族的遗传,就是肤色都很白,监控上的人,绝对是化了妆的李林!”

  说完,董昊又自语道:“只是不明白,天尚死的时候,为什么脸上挂着笑?”

  顾绍红着眼眶说:“天尚一直是个好人啊!他将死时才明白爸妈的苦心和爱,却只能无奈的笑,唉!每一个父母都是爱孩子的,每个孩子也都是爱父母的,不是吗?”

  说完三人沉默了好久,地上的纸钱烧得依旧很旺。顾绍的坚毅又略显稚嫩的脸在火光中闪烁。他突然激动地站起来说道:“不过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罪恶需要被惩罚,我以后也要向你们一样,像董昊哥一样,当个侦探!”

  董昊笑看着他坚定的脸,拍了拍他的肩膀。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1 回复0
上一篇:
戒指里隐藏的真相发布时间:2020-07-01
下一篇:
谁借了谁的刀来杀人发布时间:2020-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