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创业,到底去哪里?

1998年的夏天,IDG在国开了第一枪。2000万人民币的投资代表了中国VC元年启动。之后开始了两轮巨大的互联网流量红利。第一次属于2000-2010年,这一代是PC时代的互联网;2010年开始到今天,这是第二代,被称为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一代更猛,背后就是因为智能手机的数量要远远多于十年前个人拥有PC的数量。

美元VC和华尔街的基金经理们想的也很明白,如果中国有巨大的人口,这些人都用上了手机,就是巨大的流量。流量,是虚拟的,快速来回乱窜,短时间内可以聚集形成某一个领域的流量垄断者。

中国的创业者们,搞了这么多年流量变现,不管是先聚集再变现,还是边聚集边变现。最赚钱的还是逃不出老三样:电商、游戏、广告。老三样的登峰造极,中国互联网的巨头也出现了:阿里、腾讯和字节跳动。这成功的背后是巨大的流量的支持,流量的背后是统一的语言、文化的巨大人口红利背景。

再回头看看30年浩浩荡荡的人流迁徙,人口流动的初衷是为了找到一份谋生工作。中国与美国不一样,神州大地是几千年农耕演变过来的。人口散落于960万平方公里,纵深极深。1990年至今这三十年,古老的分布,在现代化进程的影响下,开始了史诗的变化:向大城市进发!

年轻人的汇聚,带来了更多的创业、消费、商业繁荣。今天的一线城市之所以称为一线,也是平均接近50%的外地新居民众人拾柴火焰高的结果。年轻的深圳

如果线上巨头是因为流量汇集而登峰造极,那么线下30年神州大地史诗般的迁移,更加成就了大城市的崛起。中国互联网巨头之前的BAT,现在还是BAT,只不过那个B可能要被换了;30年前,中国一线城市是北、上、广;京沪未变,但深圳爆发了。如果深圳和字节跳动类比起来,倒也有几分相似的特质。其中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年轻!

深圳这几年最大的成就就是诞生了一批世界级的企业;

而字节跳动从当年那个聚合看新闻的,硬生生打造出TikTok(抖音)这样世界级产品全家桶。

有一个传说,硅谷的一个设计,在美国需要花个把月才能找齐电子元器件,到了华强北只需要一天就可以马上拿出样品。

同样在传统企业,上马一个项目需要扯皮一个月的时候;字节跳动的内部人员开个会就可以先着手启动起来了。“Context,not Control”

人口红利向产业链红利的转型,绝大多数地方是没有能完成的。但是深圳是个罕见的例子。先是中兴、再是华为,后是大疆。准确的说,美国在发起与深圳市南山区月号街道办科技园之间的贸易战。

这个是线下,在线上美国罕有对买买买和玩玩玩生意的诟病,301报告却对一个小视频软件开始了集体诉讼。在巨大的GMV和DAU,如果影响力不强,美国是不感兴趣的:那不就是一块肉么!但如果这个产品侵入的是我民众意识形态后花园,这个深远意义就远不是shopping和gaming那么简单了。糖衣炮弹的杀伤力,美国人是最清楚的。

膨胀的上海

有人说上海会成为纽约或者伦敦,冯斯基曾经在纽约读书、上班。但我越来越感觉到,上海其实更像东京或者首尔。2018年11月,苏州轨道交通S1号开始施工,建成后将穿过苏州工业园区、昆山市区,牵起来上海地铁11号线的手。沪苏轨道交通的建立是背后常驻人口6500万的大都市圈的设想。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3 回复0
上一篇:
钱得让它自然来发布时间:2020-05-15
下一篇:
SaaS创业者:当我打造好产品开始融资时,新冠疫情爆发了发布时间:2020-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