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中享网 首页 情感 情感故事

蚂蚁蛋

     这几天因为研究食谱,于是想起妈妈曾经给我吃过的另类食品。在经济贫穷,物质匮乏的年代,每一个妈妈都使出了浑身解数给她的孩子找食物,以保证她的孩子能健康成长,我的妈妈也不例外。母亲在大山中觅食的本事好像是天生比别人的更敏感,也更勇敢。在母亲的勇敢下,我曾经吃到了一些其他小伙伴都没有吃过的奇怪食物。

     靠山吃山,是一条自然生存的规则,也是定律。大山,具有很强的包容性,也蕴藏着无穷的生命力。大山的深处,既生长着高入云天的参天大树,也生长着微小到肉眼不可见的菌类。这里的万物都是大自然给予我们的宝藏,也是让我们能生存下来的法宝。

     或者正是生活的艰难,食物的匮乏,让人们不单学会在大山中寻觅食物,也让我们变得非常勇敢,只要对人没有害、没有毒,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土里钻的,什么都敢吃。我生活在和平的年代,但不得不说在食物链中,这仍然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不得不说生存的残酷。

     母亲每天不是上山就是下地,除非下雨天,不然妈妈是不会在屋子里歇着的。一是因为贫困,母亲总在想办法给家人找吃的。二是因为父亲要外出干活,家里田地的活都压到了母亲的肩膀上。因为要干的活太多,母亲干活特别利索,但都不怎么精致,甚至可以说是粗糙,对于饭菜也是如此。

     那是一个夏天的中午,母亲每次上山干活回家,都顺便挑了一担柴回来。那天的木柴和之前的一样,很大两捆,每捆木柴有母亲三个身体大,枝丫都毛毛燥燥的露在外面。这是母亲一贯的风格,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能捆紧挑回来就行,最要紧就是快,又不是绣花。那天的木柴上多了一个东西,在最上面的一根木柴上挂了一个黑乎乎的,跟篮球差不多大的蚂蚁窝。

     母亲在家门口的路边放下木柴,把蚂蚁窝放到了门口,进屋找了一个大簸箕,提着簸箕和蚂蚁窝走到了路边太阳晒到的地方,把蚂蚁锅放到了簸箕上,拿下她背后背着的刀就对着蚂蚁窝砍了起来。这一举动,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也跟了过去。不一会,蚂蚁锅就给她砍得四分五裂,在裂开的蚂蚁窝里掉出来了很多白色如米粒的东西,还有小量的蚂蚁,但蚂蚁怕太阳,都纷纷往簸箕外快速的爬走。母亲把蚂蚁窝里白色的东西都抖出来,然后把黑色的蚂蚁窝丢掉。我蹲在簸箕边看着母亲问:“妈妈,这是什么来的呢?”妈妈回答:“这呀,是蚂蚁蛋。你要不要尝一尝。”然后拿了几粒白色的蚂蚁蛋塞到我的嘴巴里,我嚼了几下,淡淡的甜味在口腔里流转,味道好像还不错。还想着再拿些来吃,妈妈却说:“生吃只能尝尝味吃一点,等会收拾干净了煮给你吃。”属小馋猫的我只好在旁边眼巴巴看着。一直以来干活都是快且毛燥的妈妈,这次倒是特别的精细了起来,把黑色的蚂蚁窝全部弄掉,一点微小的黑色蚂蚁窝碎都挑拣出来,只剩下满簸箕的白花花的蚂蚁蛋。下锅前还用水细细的漂洗几次。

     等到蚂蚁蛋上桌,我已经是迫不及待。煮熟的蚂蚁蛋经过了火的加热,和盐油的调味后,不再是雪白色,变成了米白色。一勺入口,香,甜,还带粉,真好吃。

     后来妈妈还找了几次蚂蚁蛋回来吃,每次只要我在旁边都会偷一小把生的来吃,生的味道比煮熟后更甜一些。但长大后就再没有吃过了。有一次跟妈妈聊到了这上面,问妈妈能不能再找到蚂蚁蛋来吃,妈妈说现在的人都不养牛找不到了。我倒是奇怪开了,蚂蚁蛋不是有蚂蚁就行了吗?跟养不养牛有什么关系?经过妈妈的解释才知道,原来黑乎乎的蚂蚁窝是蚂蚁衔了牛到树枝上做成的。现在没有人养牛,没有了牛给蚂蚁做窝,它们的窝只能安在地下,没有办法在地下掏蚂蚁蛋。听后我不由得惊呼:“哪我们不是吃了牛了?”引得妈妈哈哈大笑说:“吃也是你吃,只有你偷生的来吃。我们都是漂干净煮熟才吃的。”

     在我吃得开心的时候,却是小蚂蚁全军覆灭的惨痛。小时候妈妈教我们说: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虾吃泥。年少时当作歌谣一般在吟唱,这其实是自然界中弱肉强食的食物链,既必然又残酷。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92 回复0
上一篇:
没有如果发布时间:2020-01-18
下一篇:
本田先生发布时间:2020-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