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中享网 首页 故事 感人故事

萍姐

    萍姐家离我家不是很远,比我大十岁,又是女孩子,因此我们交往也不多。但两家也经常来往,比较熟悉,平时遇见都亲切的 喊一声“萍姐”。

    萍姐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和弟弟。萍姐不算漂亮,但打小学习很好,从小学、初中都名列前茅,但即使这样在八十年代末也不足以考上一个中专。于是萍姐初中毕业就在家里呆着。等萍姐大了些,也和其他同龄人一样外出打工,但不到三个月就被她的太奶奶给喊回来了。

    萍姐的太奶奶我不是很喜欢,重男轻女思想很严重,而且非常霸道。听说萍姐的爷爷奶奶就是受不了她太奶奶,才在另一个地方重新修了房子单过。在她太奶奶眼里,女人就该在家里种地,带孩子,外出打工这种抛头露面的事情,是万万不能做的。

    萍姐二十岁的时候,嫁给了同村的男子。两年以后,萍姐离婚了。回到了娘家,而此时萍姐的父母也离婚一年多了。萍姐的继母与萍姐关系不好,两人经常拌嘴,萍姐只能和太奶奶一起生活。起初还一切正常,但渐渐的大家发现,萍姐经常自言自语。

    后来萍姐继母又有了自己的孩子,萍姐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经常从萍姐家里传出辱骂声和殴打声,还伴随着萍姐哭天喊地的惨叫声。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萍姐原本只是小声的自言自语,后来发展到若无旁人的大声骂人。但萍姐到底是从哪一天开始疯的,我不得而知。

    听她家里人讲,她家人也给萍姐看了医生,但萍姐拒绝吃药,说药是害她的毒药,于是病情越来越严重了。是真是假我无从知晓,但萍姐疯了却是真正的实情。

    萍姐疯病越来越严重了,起初一些调皮的小孩子向她扔石头,她只是躲,后来再有小孩子向她扔石头,她会追上去打,直到孩子父母赶来将萍姐打一顿,再送到萍姐父亲那里,接着又是一顿打。

    平时碰到调皮的小孩子,我都要将孩子敢走,但我能遇到的毕竟是少数。或许是因为我帮过几次,萍姐竟然还能认得我。每次遇到了都还向我打招呼,但打过招呼,又站在路边或者蹲在树下,大声的骂着人。有次终于听清一个名字,她骂的是当年的媒婆。

    萍姐的病情似乎更重了,连她的太奶奶骂她都要打了。时不时听见她的太奶奶在院子里哭着骂。

    村里的老年人每看到此情形,也跟着流泪,嘴里念叨着:造孽,真是造孽哩。

    终于有一天来了一辆车,将萍姐连拉带托带走了。从此这个家里终于安静了下来。只剩她的太奶奶整日坐在路边,逢人就问把她的萍娃带哪里去了。

    老太奶终究没能再见曾孙女一面,带着遗憾离开了人间。在此后的几年里始终没再见过萍姐。直到五年后,萍姐的父亲去世,萍姐和丈夫才回来一次。让人称奇的是,萍姐已经恢复正常了。

    萍姐一回来,热心的乡邻的都凑过来问这问那,发现萍姐真的恢复正常,有几老人竟然热泪盈眶的说:老天保佑,真是老天保佑呀!

    萍姐走之前来我家住了一天,在聊天中才得知,当年是被父亲和继母远嫁山东。从陕西到山东,对于一个从没出过远门的农村姑娘,可真是天涯海角了。萍姐说她不恨父亲,父亲在这几年里也经常给她打电话。在家也是继母的孩子常往她碗里吐唾沫,她才打了孩子,父亲也因此才打了她。现在的丈夫老实,对她也好,而且她已经有了身孕。说着萍姐露出幸福的笑容。

    萍姐离家的那天,周围乡邻都来送她。看着他们远走的身影,很多人留下了眼泪。我远远的站着,生怕别人看到我的泪水。我双手合十,心里默念:如果真的有上苍,请务必善待这些可怜又不幸的人。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5 回复0
上一篇:
爱心传递发布时间:2020-01-15
下一篇:
我愿发布时间:2020-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