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烧荒

       乡下人喜欢在收获后的田野里或山坡下燔火烧荒。于是,到处可见燔火烧过的痕迹——烧得焦黑的稻茬,燎过的田埂和田垄,野草残缺,灰烬满地。烧荒之时,火在田野上蔓延,大火熊熊,成为乡村收获后的壮烈舞蹈,带着太阳的热烈和激情,令人兴奋。

       农历六月,早造的水稻成熟了,我们顶着烈日把稻子收割完。为了赶季节,谷子一撒到晒谷场上开晒,母亲就安排我们到稻田里砍稻秆了。我们把弯刀磨得锋利发光,一大早踩着田埂上的露珠就开始干活。砍稻秆是最累人的活,必须蹲着或者弯着腰,不停地用力挥动手臂把竖立的稻秆齐整整地砍倒。稻秆砍完后,我们接下来就是不停地用稻叉翻晒它们。太阳足够毒辣的时候,一天就可以晒干,然后开始烧荒。

       我们找准风向之后,找来一些甘蔗叶引火。火燃烧起来了,开始时,火苗星星点点,在风的吹拂下,火势越来越大,像一条火蛇在田里滚动。这些已经失去生命的稻杆和收获过的土地需要一次彻底的烧荒,它们需要回归土地,从来处来,往去处去。在稻田里烧荒,还有一个乐趣就是可以煨番薯,我们把一些稻秆堆积在一起烧,烧完后的灰烬通红,我们趁机从邻近的田里挖几只番薯扔进去。怕火灭了,就抱一大堆稻秆放在上面,浓烟滚滚,火苗像调皮的小狐狸钻了出来。我们暂不理会它们的燃烧,抓紧时间去干活,干完活,就兴冲冲地用木棍在灰烬里寻找番薯。一只只番薯被烤得发焦,散发出香味。我们顾不得烫和手脏,撕开番薯皮就吃了起来。那香甜,那滚烫,至今还令人回味不已。

       燔火烧过的田地黑乎乎一片,我们引来水渠里的水浸泡田地,等待耕耘和播种。这些草灰将成为滋养田地的最佳肥料。

       烧荒时,最惊险的是烧甘蔗园。甘蔗收割后,很多甘蔗叶遗留在坡地里,这些东西晒干后是最容易着火的,一碰火就猛烧,所以烧甘蔗地会选择在夜里风比较平静的时候。厚厚的甘蔗叶点燃之后,火势很大,偶尔有风吹来,大火向天空飞扬,像一条巨龙,照亮夜空。烧到最后,火光像星点一样,微茫而闪忽。但烧荒的人还不能离开,以防有火星飞到隔壁的园地里引起火灾,要等火彻底熄灭之后才放心回家。记得有一年,叔叔去烧荒,不小心把邻近的甘蔗园给烧了起来,村里人赶来救火,被烧过的甘蔗灰头土脸的,竖立在园子里,像经过了一场战争的洗劫。没办法,只好赔偿给人家。付钱给人家之后,园子里烧过的甘蔗就是我们的了。我们到蔗园里砍“黑甘蔗”,被焚烧过的甘蔗有焦糖的味道,削了皮之后,味道很独特。甘蔗运到糖厂,人家不要,太脏了。只好在糖厂后的小溪里清洗干净,再一次运到糖厂里,人家才用最低价收购了。有了此教训,我们烧荒就小心得多了。

       最令人心疼的是烧林地。砍掉树木的林地上,覆盖着一层树叶,还有一些零散的树枝,难以清理。林地的主人一般会来一次痛快的烧荒,在噼噼啪啪的燃烧声,散发出树木的清香。一些不会飞的小动物被掩盖在树叶下面,窒息而死或者被火烧死,令人心疼。那些贪吃的有经验的小孩,用一根小木棍在灰烬里寻找食物,而我只是感到心疼。

       夏日的夜晚,星空晴朗,我们喜欢在晒谷场上玩耍,一看见远处火光喷起,就知道有人在烧荒了,于是我们不约而同地跑去观看。火,总让人莫名地兴奋,这也许和我们人类祖先在先古时期对火的渴求有关吧。

       烧荒,是生命的一次涅盘,是生命的一次向死而生。烧荒过后的田地会长出新的禾苗,地里的甘蔗头会从灰烬中长出青嫩细长的叶子,烧过的荒地会长出茁壮的菠萝苗。

       其实,人的心灵也需要一次烧荒。当我们的心里塞满了杂物,失去活力,失去激情的时候,不如烧一次荒,把过往的一切烧掉,重新开始。正如诗人符骐驿在《烧荒》中写到:“如果此时你心里还充满寒意/生命的春天无法启幕/那就在心里烧一次荒吧”。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74 回复0
上一篇:
念人:秋日拾粹(散文)发布时间:2020-11-26
下一篇:
摘一篮秋色回家发布时间:2020-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