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魅影阑珊黄龙溪

  走过古河道上那座新桥,黄龙溪有些寂寥地迎面而来。桥头,那间古香古色的农村信用社还没有开门,只有钱庄的店招在风里左右摇摆。
  一镇三寺是黄龙溪独特的信仰符号,明清年代的石板老街上错落分布着古龙寺、镇江寺和潮音寺三座寺庙。南边古龙寺的佛香尚残留在衣衫上没有消散,间潮音寺的晨钟又低沉禅意地鸣响起来,石板路的尽头,泛着锦江涛声的自然是北边的镇江寺。有趣的是,这三间寺庙中南北两头的古龙寺和镇江寺是要收取门票的,而街中的潮音寺却免费向人们开放。转悠了一圈后才明白,古龙寺里还有三县衙门和大戏台,也就是如今的县政府和电影院所在地,属于当时的政治和文化中心。镇江寺里供奉着镇江王爷,是肩负镇江驱灾使命的庄严场所。惟有潮音寺是比较纯粹的尼姑庵,规模虽小却香火旺盛,是古镇居民祈福膜拜的场所,也体现了佛家慈航普渡,与人向善的教义。只是小小的庵堂里面,盏盏青灯闪烁如豆,引人联想她们是有了怎样的际遇,才会看破红尘世俗事,挥得慧剑斩情丝,在这听得见潮声起落的庙宇中寻找心灵的安宁与精神的寄托。
  天色渐渐暗下来,河边喝茶的人们开始慢条斯理地和挑菜的菜贩讨价还价,以最便宜的价格买上一捆新鲜的蔬菜后就起身回家了。夜色弥漫,五彩的霓虹渐次亮起,重又勾勒出古镇美丽的轮廓。临河的饭馆热闹起来,焦皮肘子和黄辣丁是这里的特色菜肴,一筐筐野菜类似城市商场里的特价花车,是招揽游客的别样广告。旅馆老板说真正的老街是后面通向古码头的那条。穿过旅馆,从后门出去就是那条昏暗且窄小的老街。许多店铺已经关门了,还有几家店里摆放着石磨的豆花店,门板上挂满了叶包豆豉,可以选择的只有珍珠豆花、猫猫鱼和蒸烧白等家常菜,简单中透着几分古朴。临近码头有家店名字很特别——《古镇魅影人文馆》,里面展示着关于黄龙溪历史的老照片、家具陈设和文字介绍。人文馆不大,几间老屋,一口石缸,老旧得失去了本来的颜色,爬满了绿色的青苔,让人仿佛回到了历史中,日间的喧嚣和饭馆的油烟都没有了踪影,清净得人心里发慌,寻幽访古本是附庸风雅,淡定从容可不是说说而已那么简单。老街的剪影少了些修整的痕迹,街尽头的老码头上练习太极的人们已经收拾起录音机等家什纷纷散去,锦江索桥上一柱激光灯来回巡睨泊在码头的客船,隐约可以看见河对岸那株著名的大榕树。
  回到乡村旅馆已经夜深了,翻看人文馆买来的《古镇魅影》画册得知:黄龙溪古称赤水,地处锦江、鹿溪河汇流处,牧马山、二峨山隔江对峙,乃古蜀王国的军事要地。公元前316年,末代蜀王曾在此作最后的决战。《水经注》载:“武阳有赤水其下注江。建安二十四年,有黄龙见此水,九日方去。”又梁虞《荔鼎录》记:“蜀章武二年,黄龙见武阳之水九日,铸一鼎,象龙形沉水中。”千古一溪,因此得名“黄龙”。
  游历黄龙溪一夜无意的留宿,体会了古镇魅影。魅影散发思古之幽情,适合沉淀浮躁。魅影不在白天,在深夜的老街,在泊满客船的古码头,在走过黄龙溪后意味阑珊处。待晨雾散尽,盖碗茶泡起,魅影就莫得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28 回复0
上一篇:
四月酹故发布时间:2020-11-25
下一篇:
文字,心底的荼靡发布时间:2020-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