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你怎么还不死

一、预言成真

苏大志走进一条狭长的胡同,隐约觉得有哭泣声。他加快脚步却怎么也走不出胡同,他的心怦怦地简直要跳出嗓子眼了。于是他拔腿跑起来,就在他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时,一下子发现胡同的尽头是一堵墙——他走进了死胡同!与此同时耳边的哭声也越来越响,他转身欲往回逃,一回头,却见一只干枯得几乎无肉的手向他抓过来!他惊叫一声急忙躲闪,可周围又伸过来无数只枯爪,抓住他撕扯着,他的身体被撕扯成了碎片……

“啊!”苏大志惊叫一声坐了起来,这才发觉是个梦。他擦了擦头上冒出的冷汗正要躺下,突然感觉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他的胳膊!苏大志吓得头发都竖起来了,颤抖着用手摸到开关打开电灯,只见妻子蔡玲正瞪大眼睛满脸惊恐,一只手紧紧抓着他的胳膊。“你做噩梦了?”苏大志问。

蔡玲摇摇头,声音发颤地说:“有哭声,你没听到吗?”苏大志又是一惊,自己在梦听到有哭声,难道现实中真的也有?他竖起耳朵听了听,摇摇头表示什么也听不到。但蔡玲却肯定地说,自己确确实实听到了有人哭泣的声音,决不会听错。

这时,苏大志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打开一看是一条短信,没有显示号码,只有几个字:“你怎么还不死?”苏大志不禁打了个冷战。

第二天一早,苏大志的女儿苏蕊也说自己半夜好像听到有隐隐约约的哭声,直到爸爸屋里亮起了灯,哭声才停下。她的哥哥苏伟冷笑着说:“确实有鬼,千方百计要把咱俩赶走,那样苏家就成它的天下了……”

蔡玲面沉似水,抱起才一岁多的儿子苏超出去了。她是苏伟和苏蕊兄妹的继母,两年多前苏大志离婚娶了小他近20岁的蔡玲,这时苏伟和苏蕊一个18岁,一个16岁,自然对继母视若仇敌。尤其是蔡玲生下儿子苏超后,感觉母凭子贵的她不再一味迁就兄妹俩,他们之间的关系更是剑拔弩张,仿佛随时可能爆发战争

很显然,蔡玲不会安排早饭了,苏伟骂骂咧咧地要出门。“大伟,别出去!”随着叫声,奶奶拄着拐杖出来了,拉住苏伟着急地说:“你有大灾,只怕性命难保,就在家坐着哪儿也别去!”苏伟不耐烦地甩开奶奶:“你眼睛都看不见了,还会看出我有大灾?”

苏大志心头一震。老母亲双目失明二十多年了,她从失明后开始信佛,整天念经拜佛,不管家里发生什么事仿佛都与她无关。不过有时她会很着急地警告苏大志会发生严重的事。几年前苏大志投资开了一个煤窑,赚了些钱,就在他要扩大规模大干一场时,老母亲极力阻拦,要他把矿封了,说再干下去的话就会大难临头,有好几个人会丧命。苏大志不以为然,认为母亲是老糊涂了,照样每天开矿采煤。结果没过几天矿就塌了,八名矿工死在了矿下。此后虽说家里风波不断,但老母亲除了吃斋念经,什么事也不管,今天突然警告说苏伟将有性命之忧,苏大志不由得也担心起来。

苏大志呵斥苏伟不让他出去,苏伟被父亲监视着都快要憋疯了。他为出怨气,就不停地要妹妹苏蕊去买这买那,苏蕊也烦了,索性出去不再回家了。她最近交了一个男朋友,是个大学生,叫杜海鹏,他渊博的学识和优雅的风度令苏蕊深深着迷。那个乱糟糟的家令她伤透了心,只有和杜海鹏在一起的时候她才能感觉到一丝温馨。苏蕊约杜海鹏出来一起逛了半天街,下午苏大志打电话来告诉她,苏伟趁他不注意还是跑出去了,让她快帮着找他回家。情绪刚刚好一点的苏蕊心又沉了下来,杜海鹏安慰她说帮她一起去找。结果直到天黑也没找到苏伟,累得双腿发软的苏蕊气呼呼地回到家。奶奶抹眼泪说孙子这下性命难保,爸爸发火骂苏伟是个逆子,蔡玲幸灾乐祸,苏蕊的心情又跌到了谷底。

直到半夜苏伟也没回来,一家人正急得团团转,突然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几个警察,告诉他们城东发生一起车祸,有人被撞死了,死者身上的身份证显示死者正是苏伟!

二、陰魂不散

苏老太太的预言再次变成了现实,苏大志又惊奇又后悔,后悔自己大意没看住儿子导致他意外丧命,奇的是老母亲尽管眼睛看不见,却有超凡的能力,可以预知别人的生死。

苏伟被车撞死了,肇事车逃逸了,一时无法找到。苏蕊认定是蔡玲害死了哥哥,企图让她亲生的儿子苏超独占家产。她怒气冲冲地和蔡玲扭打起来,苏大志费了好大劲也拉不开,一怒之下狠狠地抽了苏蕊一记耳光。苏蕊又羞又怒,一跺脚走了,声言再也不回这个家了。

苏大志隐约觉得儿子的死不像是意外,但究竟是谁把他害死的呢?他正在焦虑,突然手机又震动起来,打开一看还是一条短信,仍是那几个字:“你怎么还不死?”

苏大志打了个冷战,看来确实是有人行凶,而且想杀死的人是他苏大志,苏伟的死不过是给他一个警告罢了。

那天接到这样一条短信后,苏大志就换了一个手机卡,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号码,为什么这样的短信还是准确无误地发到了他的手机中?苏大志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谁一定要他死呢?他死了,最能得到好处的只有蔡玲。他虽然最近没做生意,可家底还是7位数字,当初年轻漂亮的蔡玲也正是看中他有钱才嫁给他的。如今她生了儿子,只想过安稳日子,怎么还会想杀死他呢?苏伟最近不学好,吃喝嫖赌不算,还染上了毒瘾,这可是个耗钱的嗜好,几个月的时间就花掉了十多万。为此蔡玲十分生气,多次劝苏大志把苏伟送进戒毒所,或者干脆扫地出门,她怕家产都被苏伟败光了,以后她跟着苏大志过穷日子。就算她为此害死了苏伟,为什么又要吓他?难道她另有新欢?苏大志警觉起来。

苏蕊出去了整整一天,直到夜深了才由杜海鹏陪着回家来,一家人都虎视眈眈地各怀心事。

直到深夜,苏大志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睡梦中他好像来到苏伟的尸体旁,突然血肉模糊的苏伟一下子坐起来,瞪着滴血的双眼怒视着他,恶狠狠地说:“我是替你死的,你知道吗!”

“啊!”苏大志叫了一声一下子坐起来,发觉是做了一个梦。可他感觉不对劲,身旁还有粗重的喘息声,恍惚还有什么在动。他赶紧开灯,只见苏蕊正骑在蔡玲身上,双手狠狠地掐着蔡玲的脖子。

“小蕊,你要干什么!”苏大志喝道。却见苏蕊双眼像要冒出火来:“我是苏伟,向你索命来了!”

苏大志一震,这真是苏伟的声音!难道是苏伟附体到了苏蕊身上,来向蔡玲复仇来了?他正诧异间,那蔡玲被掐得眼珠都快要冒出来了,手脚乱蹬死死地抓住了苏大志的胳膊。苏大志醒悟过来,狠狠地拍苏蕊的背,苏蕊身体一软就倒了下去。

看来真的是被附体了,苏大志把苏蕊抱回她的房间,放到床上,她又沉沉地睡着了。这时,苏大志那失明的老母亲正坐在床上,空洞无神的双眼瞪着他,一字一句地说:“别折腾了,你的大限也快到了!”

苏大志惊得几乎跌倒在地。老母亲自信佛后轻易不开口,但每次警告都成了现实,现在又说他大限将至,怎不令苏大志惊恐不已!

蔡玲也听到了老太太的话,她扑到苏大志身上大哭起来:“你可不能死呀,没了你我和孩子依靠谁呀!”

苏蕊也醒了,抹起了眼泪。

苏大志心如刀绞,他何尝愿意就这样死去呢?可这些天的种种怪事令他不由得不害怕,仿佛暗处藏着一双手,随时会伸出来掐死他!

这时他的手机又震动起来,凭感觉他知道又是那条短信,果然,“你怎么还不死!”几个字又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思虑再三,苏大志决定举家离开这里,远远逃开那看不见的危险。为了不惊动别人,不让任何人了解到他们的行踪,苏大志把他和蔡玲还有苏蕊的手机都收到一起关掉了。收拾了一些贵重东西,天刚亮他就叫了一辆车往城外赶。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7 回复0
上一篇:
幽冥之石发布时间:2020-11-21
下一篇:
房客之死发布时间:2020-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