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狐狸精的庇护

夜遇狐狸精

关医生本就是青州北城的八旗子弟,祖上好像也是带刀护卫一类的官职,可惜到了他爷爷那一辈只懂得提笼架鸟,斗蛐蛐,自然败落了。于是把老宅子卖了,又到城外的乡村买了处便宜的小宅子。

好在关医生没有像他爷爷,自小就努力念书,长大后托那些王公贵族的亲戚,到国外念了新医学,回家来开了个诊所。在大都是药铺的老青州城,西医自然有立竿见影的疗效。又因为关医生脾气好,细长的身材,总是面带微笑,露着两颗喜庆的金牙。最主要的是他的手又细又软,像女子,用听诊器或者摸病人的额头,都软软的,柔柔的,不久生意就很红火了。

赚了钱以后关医生就在原先的北城买了一处老宅子。也是雍正八年的官房,挺宽敞,而且原先就有一个年轻的哑巴仆人在看房子。关医生也没辞退他,继续留在这儿打扫卫生,看守门户。

关医生喜欢晚上看点医书,图清静,家眷就一直留在乡下老家。因此白天走着去诊所,晚上呢,和哑仆为伴。当然,晚上出诊的事还是经常的。关医生人长得单细,睡觉却沉,一旦睡着了,呼噜打得山响,被人抬走都不知道。哑仆不会说话,却不聋,风吹草动都听得清楚,因此有来叫门的,他会立即起来开门,然后再想尽办法把关医生叫醒。

出所1938年初冬的一个半夜,天上下着沙粒子小雪,青州城乌黑一片。关医生的宅子却传来咚咚的敲门声,哑仆先起来,借着门缝往外看,外面一个黑衣人打着一个昏暗的小灯笼,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哑仆打开门,让人进来。那人因为心急说话含糊不清,好像是老婆难产,快死了,让关医生去接生。哑仆很为难,青州的中医都很忌讳,认为女人生产是一件肮脏的事,是亵渎神灵的,接触过后最少一个月不能动供品,更不能进庙宇、佛堂。可那人一个劲哀求,毕竟是两条人命,哑仆不敢独自做主,只好去叫醒关医生。

费了好大劲关医生才醒来,听来人讲完就急急地穿衣下床,二话没说就跟着走了。医者父母心,反倒把哑仆感动得眼泪汪汪的。

快天明了关医生才回来,回来之后憔悴不已,几乎虚脱,整个人一下子就瘫倒在椅子上。哑仆马上给他端来热水,又拿出几件衣服。寒冬腊月,关医生的内衣全湿了,变得冰凉。哑仆打手势询问他情况,关医生惊悸地说:“跟你说也没啥,接生的这家,好像是修仙的仙家。宅子在北面一个乌黑的老林子里,而且产妇和孩子屁股上都有条小尾巴。是个女婴。我怀疑可能是狐仙……”哑仆惊得张大了嘴巴,直着眼看关医生。

吉人天相

过了几天,鬼子南下的消息,比这寒风更刺骨地刮进小城人的心里,街上的行人都苦着脸匆匆行走着。关医生的夫人也到了预产期,关医生想找个时间回家看看,可走到城门口已经戒严了。守门的士兵虽然认识关医生,可上面有命令,还是不能放任何人出城。

关医生回家,借着昏暗的烛光,忧心忡忡看了会儿医书,就迷迷糊糊睡去了。

等到天亮一睁眼,突然发现邻居家的房子被打了好多槍孔,东西也被抢去许多,才知道鬼子昨天夜里进城了。一夜巷战,土匪趁机出来抢东西,街上死了好多人。关医生如同还在梦中一样,如此大的动静,自己竟然躺在床上睡觉毫不知晓,太不可思议了!

哑仆端来洗脸水,请他洗脸吃早饭。关医生心跳如鼓,哪还有心思吃早饭,跑到大街上到处打听怎么回事。人们对他的一无所知表示惊讶,对门的二嫂子说:“关医生行善积德,广积善缘,该不会是让北边树林子的狐狸精保护起来了吧?”街上的二刘子说:“可能是。昨晚我看到关医生院里一片红光,一个铁锅样的东西把关医生的卧室罩了起来。”大家一起善意地哈哈笑起来。关医生虽然面相和善,平时却很少开玩笑,摇着头踱回院里。具体怎么个情况,哑仆应该最清楚,可惜他不会说话啊。

鬼子占据了青州城,开始进行白色统治。一段时间,城门紧闭,不许进出。直到半个月后,形势稳定下来,关医生家人才来告诉他,太太给他添了个儿子,就在鬼子进城那天晚上。中年得子,关医生压抑的心情稍微得以缓解。

国难当头,诊所的生意却格外忙,关医生经常很晚才能回到家里。有好几次,他刚刚回来,就发现有几个受伤的汉子在家里等着他。那些人多是外伤,而且是槍炮伤,虽然穿着老百姓衣服,可关医生不多问,只顾疗伤。疗完了,哑仆给他关好房门,亲自把人送出去。

一天,人刚送走,街上就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接着是敲门声。关医生心里一紧:坏了,人刚出去,肯定被鬼子抓住了。可他打开屋门,看到哑仆正在院子里跟鬼子叽里哇啦解释,鬼子推开他,到院子里、屋子里一顿乱翻,没发现什么情况,骂骂咧咧走了。关医生心里惴惴的,还好没发现那些带血的纱布,哑仆藏得挺严实。又一想,那些人被抓住,发现处理的伤口,自己总归是难脱干系。战战兢兢,一夜都没睡好,还好一切正常,并没出现想象中的恶劣后果。

这样的情况又出现过几次,虽然每次都化险为夷,可他还是忍不住提醒哑仆。哑仆只是瞪着眼,并不解释,过不多久又有人来看外伤。关医生只好自己燃上一炷香,在心里默默感谢狐狸精让他逃过大难。

有一天关医生回家,哑仆却没在家。他想可能是出去买东西了,也没介意。可是一连几天哑仆都没回来,关医生打听了一些人,也没打听到。心里时常挂念,兵荒马乱的,一个哑巴,就这么走失了,也不知道他何以为生,是否还在人世。

关医生的起居还需人照顾,他就把夫人接来了,一家人虽是热闹,可免不了总想起善解人意的哑仆,心里酸酸的。

天佑好人

时间过得很快,不久鬼子就投降了,然后青州城解放了,成立了新中国,儿子也到了成婚的年纪。儿子追求进步,在部队当兵,新娘也是部队的女兵。

结婚的前天,新娘的父母先来了青州,他们一见到关医生,竟然泪流满面,紧紧握住关医生的手说:“原来是您啊,真是缘分啊!那次要不是您给小芬接生,她娘俩怕是早就去了鬼门关了……”关医生打着哈哈,因为他实在想不起什么时候给亲家母接过生了。作为医生,一生救人无数,怎么会都记得起来呢?

亲家看他想不起来,羞涩地说:“那天夜里,我去请您……”夜里出诊接生也很多,关医生也想不起来。亲家补充说:“城北的树林子里,娘俩的屁股上都……”

关医生一下子想起来,兀自先红了脸,亏自己还是干医生的,受中国的鬼怪教育太深了,竟然怀疑人家是狐狸精!这种人类返祖有遗传的现象当初怎么没想到呢,这些年来有惊无险,好多次化险为夷,自己还一直以为是狐狸精保护着呢。他忍不住呵呵呵干笑起来。还是夫人先反应过来,说:“别干站着,还不让亲家屋里坐。”一边往屋里走,亲家一边说:“不过孩子已经做了手术,现在没有了……”

第二天,儿子和儿媳回来,同来的还有儿子的一位老首长。儿子介绍说:“我们首长说跟您是老朋友,一定要来看望你!”紧接着,一双有力的大手就紧紧握住了关医生的手:“关医生,你好啊!一直想来看您,终于有机会了!”

关医生看这人如此眼熟,分明是多年的老朋友,可就是一下子想不起是谁了。首长说:“怎么,不认识了,我是哑仆啊……”关医生一下子想起来,哈哈大笑:“您会说话了,我不适应。”

原来哑仆是地下组织联络员,抗战胜利前夕才接到紧急命令撤到山上去了。首长说:“您是功臣啊,当初救了我们那么多同志!您的小院当年可是为我们的同志做了大贡献的,怎么,地道还在吗?”关医生一头雾水:“地道?哪儿有地道?”首长说:“怎么,你还不知道?走,我们去看看。”在当初哑仆住过的西厢房里,掀开土炕下面的石板,一个洞口赫然在目,下去是一个宽敞的厅堂,比地上的厢房还要大,往外走,却一直能通到北面的树林子里,从—个坟墓的墓碑后面出来……

关医生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我在这里住了几十年,竟然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机关,怪不得八路战士出去鬼子就找不到了……可惜啊,到现在我才第一次进来。”首长说:“你不是第一次。鬼子来的那天夜里,我把你背进来,等天明又把你背了出去你竟然不知道。哈哈,你还真以为是狐狸精给你弄了个金钟罩啊?”关医生看看身边的亲家,哈哈大笑。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1 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