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好人老甘

  准备嫁人为妻的时候,我打电话给武汉的同学,问起老甘,范在电话那边停顿了好一会,最后只叹了声“老甘真是个好人”,一言难尽的样子。
  老甘真是个好人,这话以前我们也常说。
  大凡有个老乡迎来送往,老甘总是倾囊相待(在武汉,湖北天门的老乡很多,所以老甘常常债台高筑);同学有点儿天灾人祸,从系里到学生会,号呼奔走、振臂济人的多是老甘;某某对某某有意了,从一旁穿针引线、推波助澜的也是老甘;就连陌生人问个路,他也古道热肠,指点迷津不算还充当导游。
  几个宿舍的女生和老甘的关系都很好,所以搬寝室的时候、提开水的时候、想去东门外看投影的时候,和男友怄了气的时候,环肥燕瘦都会往六栋楼下一站,光明正大地高喊“老甘——,下来!”
  来找老甘的女生很多,说明老甘没有女朋友,但问题是大学四年里来找老甘的女生都很多。
  刚进大学的时候,老甘这种极具挥发性的性格就使他很快和几乎全系的女生熟分起来,这种熟当然不是因为时间长,而是因为加热快,但那会儿初来乍到,谁不希望周围热乎点呢?
  所以大一那个桂子零落的秋天,当老甘意外地遭受一场肝炎侵袭时,手提果品去校医院探望老甘的佳丽络绎不绝。老甘很消瘦也很消受地靠在病床上,很哥儿们地回敬大家“同志们破费了”“同志们注意健康”,决不厚此薄彼,逗得一溜儿敏感的文系女生们竞相含笑,而送去的温暖也绝大部分填入了他同室兄弟们的肚皮。
  老甘总是这样皆大欢喜的。
  到了大三,和老甘的友谊牢不可破了才知道,回忆这件往事唯一有一个恐怕永不会欢喜的人,这人便是老甘。
  那是国庆放假后的一个雨夜,我去找老甘,推开317虚掩的房门,一室洞然,只见靠窗的上铺上,老甘却正在蒙头痛睡。外面下着雨,房里却连窗户也没关,静悄悄地,只听见夜雨打在窗棂上,怦怦地响。
  我很是一惊。从旁打听之下,才知道,原来在那场病中,有一个女生是天天去的,天天去倒罢了,她还天天寻一朵蒲公英带去。初秋时节寻找开花的蒲公英已不大容易,到第七天,她很羞惭地拿出了一朵小小的有点儿蔫缩的蒲公英,那模样儿,连徐志摩也惊服“你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更何况那时候老甘和我们一样初来乍到,新鲜而单纯,小小的蒲公英一如黄灿灿的太阳照亮了他的心。其后两年都是阳光普照,但两年后那女孩专科毕业大无畏地去了广州一所私立学校,老甘最后一次买好车票送她南下,她也没有回头。在那个下雨的国庆节,大家都知道她又回学校来了,就住在女生宿舍。
  我明白了那虚掩的门还有那风雨里洞开的窗户,总该见一面吧,我想,以老甘的个性,让他也做一朵蒲公英为了一句风中的承诺远走他乡也不是不可能。
  但第二天晚上老甘来找我了,在校园那条寂静无人的情人路上,老甘声嘶力竭,仿佛对着我在据理力争:那人有什么好!不过推荐了一个工作就让我们两年的感情一钱不值了吗?就因为我老甘好说话甚至不用象普通朋友那样见一面吗?我难道不能有最后一点自尊吗?我就是不去——找她。说到最后两个字老甘声音嘎哑,站在雨里,老甘不能自抑,他别过脸去望天,天上毛毛的细雨映在路灯下,一根根,真的象芒刺、象银针。
  后来听说毕业前老甘又去了一次广州,回来后就默默地接受了到武汉一家子弟初中的分配。
  我随男友到了南京。刚开始,老甘常来信,有时称周末总和老同学聚在一起青梅煮酒,日子很开心;有时又说他现在住的房子外的草地上,总是开着很多的蒲公英。再后来他似乎为追一个女孩在勇气上犯踌躇,以后便没了音讯。
  这一次好人老甘又遭受了什么不测让范如此一言难尽呢?
  婚礼时,范和猛子捧一束鲜红的玫瑰代表男女同学前来,得闲时,我又问起老甘,才知道这一次,老甘为一个新分配去的女孩鞍前马后大半年,最后那女孩很春秋笔法地对老甘说“谢谢你让我认识了小李子”。小李子是大学时睡在老甘下铺的兄弟。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3 回复0
上一篇:
经营好自己的生活,别人才会想靠近发布时间:2020-11-16
下一篇:
生日寄语发布时间:2020-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