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黄浦江捞宝

震耳发聩

一天,的哥姜大明拉了两位客人去浦东,客人都坐在后排。过杨浦大桥的时候,就听左边一个忽然说:“唉,你听说过这黄浦江有古沉船的事了吗?”右边的说,没有。又无所谓地说:“沉船有什么呀,那条江里没沉过船啊。”“不是,你不知道,不是一般地沉船,船上装那些东西,都是价值连城的文物。”

姜大明的心里“咚!”地一下子。

还没待他想怎么回事,又听右边的问什么文物。左边的答:“乾隆御制的官窑瓷器”“什么,乾隆时期的!”右边的有点吃惊了,姜大明也吃惊。听左边的又说:“是,都是准备运往北京皇宫的。”“瞎说吧,哪有这事。”右边的忽然又不相信了。左边的就又说:“绝对不是瞎说,是故宫的人传出来的,说有个老折子记载着呢,是当时的上海知县上的折子。”右边的没再说,好像又信了,可是姜大明还在怀疑,憋不住了说:“不可能,黄浦江不深,船沉了很好打捞的。”“就是吗”右边一个跟着他说,又不信了。左边的就又说:“不是整船沉的,是突然起了一阵大风,是龙卷风,把船绞碎了,东西都散了,这一个那一个沉江的,怎么打捞啊,那时候的瓷器也不是值钱货,不会有人打捞的。”“也是”右边的又信了。姜大明也觉得有道理,无语。

很快过了桥,俩乘客下车走了,姜大明就想开了,这乾隆御制的官窑瓷器,一个小茶碗儿就能卖几百万,要是个大件就值几千万,过亿,捞上一件来就发了。姜大明也没心思跑车了,停在江边,对着江水看,巴不得看到江底,看到那些宝贝,可看到的只有浑浊的江水和几块飘走的泡沫垃圾。看了半天,更没心思拉客了,上车回了家。

还不到吃饭的时候,媳妇见他回来的早了,有点不明白,一问,姜大明就把这一惊人的消息对媳妇说了。媳妇听了一撇嘴说:“你做梦吧,那样的话你也听,那是瞎扯,骗鬼的,傻瓜。”“他们跟我不认不识的干吗要骗我,这事说不准就是真的。”姜大明瞪大眼睛,坚持自己的看法,媳妇听得不耐烦了,说:“行了吧,别瞎想了,有也轮不到你的头上。”

媳妇的话并没有灭了姜大明的心火,吃了饭,他开着车去找老爸了,他们家祖辈都住在江边,老爸还是个码头工人,见了老爸一问,老爸说沉船的事有,乾隆时期的没听说过。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姜大明信其有,还断定,宝贝肯定还淹没在江里。可是又忽然想到,宝贝沉在哪儿呢,不知道,从头摸啊?黄浦江有一百多公里,几百米宽,那是大海捞针,一辈子都摸不完,绝对不行!姜大明有点后悔,没问问那个人。再想,后悔没用了,自己想吧,磨刀不误砍柴,只要确定一个江段,就能事半功倍。那么到底在那一段呢?姜大明拿出了上海旅游地图,行政区划图……

秘密实施

姜大明对着地图分析琢磨,经过几天的苦思冥想,最后确定,一定在老码头到吴淞口这一段,这一段水深风大浪高,东西沉了不好打捞。可再一想,这段也有20多公里呀,范围还是太大了,还得缩小。就又分析琢磨,忽然又想到一个重要情节,黄浦江搞过多次疏浚,主要在陆家嘴这一段,沉江的东西早给挖走了,要减去一半,剩下的一半到吴淞口,就只有10多公里了,而且船有船道,姜大明觉得,找到宝贝不会很难,功到自然成,干!

姜大明可不是傻子,他知道,按国家规定,地下埋藏或水下淹藏的文物都属于国家所有,个人不得挖掘,打捞。这事只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秘密进行,不能让任何一个人知道,还得堵住媳妇的破嘴,就对媳妇说:“别跟外人说江里有沉船的事呀!”媳妇听了说:“你傻我不傻,跟人说,笑掉大牙!”姜大明听媳妇这么说放心了。

接下来,姜大明就想怎么把宝贝捞上来,还有,这事还不能白天干,只能夜里干,白天容易给人发现,夜里就安全了。姜大明黄浦江边长大的,水性很好,不怕下水,关键是怎么潜到水底,怎么能找到宝贝。

首先,他想到的是得有套潜水行头,这样才能在水下寻找,搞套潜水服装并不难。姜大明开的士的,知道那儿有卖的,价格也不贵,但他没有马上买,而是先买了套潜水书籍,等客人的时候就在车里学,在家的时候还在网上看,20多天后,觉得差不多了,就买了套潜水装备,在车库里试着穿了两次,就想去试试。这事不能让媳妇知道,知道了肯定大惊小怪,烦人,平时锁在后车库里。

这天吃过晚饭,和往日一样,说出去拉活儿,就走了。到了夜间10点多,行人少了,他又找了个人更少的地方,停好车,穿上潜水服,就下水了,可是下了水又发现了问题。因为江水太浑浊,防水灯光度不够亮,只能看清一米来远,在水下摸索了十来分钟,除了泥沙什么都没有发现,只得上来了,收好潜水服回了家。第二天,姜大明又找地方买了个强光电筒,夜里接着下江。嘿,强光就是强光,能看到2米远了,这次又找了10多分钟,还是什么都没发现。不过第三次潜水,他就找到宝贝了,一个有裂纹的瓷盘子,姜大明说不出的高兴,抓着盘子上了岸,坐进出租车,打开灯反正地看。盘子是白色的,很光亮,带着几束小兰花,挺素雅,但是没有落款,看不出年代,最可惜的是有道裂纹,不免遗憾,而遗憾掩不住高兴。

姜大明回到家,已经快12点了,媳妇一觉正睡醒,眯矇着眼睛说了句,回来了。兴奋的姜大明马上说:“起来起来!”“干吗呀?”媳妇问了一句。“起来起来!”姜大明又说。媳妇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坐了起来。“你看看,这是什么?”姜大明捞到宝贝了,又因为兴奋,就不瞒媳妇了,也让媳妇早点高兴。媳妇看了看,不满地说:“一个破盘子,有什么好看的!”“破嘴,这是宝贝,文物!”姜大明兴奋地说。“宝贝,文、啊!”媳妇惊讶了,瞪大眼睛:“你、你下江了?!”“不下江能找到这宝贝吗!”姜大明跟上说。媳妇听了,困劲也全没有了,也反正地看,看了半晌,又失望地说了句:“裂了”这也是让姜大明遗憾的地方,肯定少卖钱,也没说话。媳妇又看了一会儿,忽然又说:“这是文物吗,我看不像。”“江里捞上来的,不是文物是怎么。”

俩人一边看,一边抬,直到天亮也没睡,因为太兴奋。

一瓢凉水

吃完了早饭,一夜都没睡的姜大明困劲上来了,扛不住,一歪睡着了。媳妇睡了半夜,还行,又没班上,给姜大明盖好了,也不出去搓麻了,守着姜大明看那破盘子,看了一会儿,才想到,不知姜大明是怎么捞上来的,有点担心。下江多危险啊,那么大的浪头那么深的水,还得钻江底下找,多要命,江里哪年都有淹死的人,媳妇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扭头要把姜大明喊醒了问问。可是看看姜大明睡的呼呼地,没喊,等他睡醒了吧。

姜大明这一觉睡到午后,醒了后,媳妇的午饭已经做好了,简单吃了点就走了,媳妇想问他没来得及。姜大明带上盘子,去找人鉴定,看看能值多少钱。第一家古玩店给他的回答:“新品,过不了几年,一分不值。”他有点生气,新品?我是从江里捞上来的,会是新品吗!想捡漏啊,哼!这话他不能往外说。出了这家,他又进了第二家、第三家古玩店,听到了一样的回答。姜大明失望了,不再兴奋了,忽然还想明白了一个问题,如果是文物,都得有年头了,肯定要埋在泥沙底下,不会在表面露着,盘子真的是新货,一个新货破盘子的确不值分文。他来到江边,看到江里大大小小的船只,更明白了,一定是船上的人扔江的。姜大明随手又把破盘子扔进了江里。

姜大明无精打采地回了家,家里的媳妇还在兴奋着,他一进门,就问:“盘子呢,卖了,,卖多少钱?”姜大明看了看媳妇,摇了摇头,没回答。媳妇不明白,追着问,姜大明才说,扔了。“扔了!为什么呀?”媳妇大不解。“新货,不是文物。”姜大明已经坐下了,不得不说。这会儿媳妇明白了,兴奋劲儿一落到底,跟着就数落挖苦开姜大明了。姜大明听着媳妇的数落挖苦,也不回嘴,他的心思没在媳妇的话上,还在怎么才能找到宝贝上。媳妇数落了半晌,姜大明也不回嘴,撞不出火花,也就住嘴了。至于姜大明怎么下江捞上来的破盘子,她也不问了。

惊人发现

虽然出师不利,但姜大明捞宝的主意并没有变,他一定要找到宝贝。他从新整理了思路,宝贝既然埋在泥沙下,就得往泥沙下找,怎么找?把江底泥沙都挖开他办不到,最后他就想到用钢钎探,把钢钎插进泥沙,碰到硬物再挖开。可是忽然又觉得不行,钢钎会把瓷器碰碎的,得用木芊。主意想好了,还不能对媳妇说,刚才媳妇的话,他还是听到了,一说,媳妇的话肯定又来了,搞不好坏了他的大计,老娘们头发长见识短。

等他做木芊的时候,又改了,因为粗了插不深,细了易折,最后选用了竹芊,有一米长,他觉得泥沙也就一米深。当然还有预备招法,竹芊不合适再换,费不了什么事,得好使顺手。

隔了两个晚上,他又潜到江底,顺着航道一边看,一边插,没想到竹芊长短正好,还挺好使。

这个活儿要干到什么时间,他也说不清楚,但他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找不到宝贝之前,也不让媳妇知道,他是的哥,对媳妇还说“夜跑”

姜大明又下了6次水,每次在江底要干20分钟,时间长了身子受不了,别弄出病来。手中的竹芊也碰到了几次硬物,可挖开一看都是石头。到了第七次下水,还不到5分钟,忽然看到旁边的泥沙鼓出一些,还露出个东西,不像是石头,凑近一看,发黑有锈,像个铁东西,心里一震,赶紧用手一扒泥沙,再一看,啊,是个锚尖,有沉船!姜大明又一震,跟着激动起来,赶紧用手再扒泥沙,果然是铁锚,再往下拨,啊,是衣服!再一扒,露出了一颗骷髅头,啊!姜大明吓坏了,转身离开了,可刚游出3米多,忽然想到,尸骨有什么可怕的,找宝贝要紧,又回身了,虽然心脏砰砰地跳,手有些发抖,但伸出去了,又扒泥沙,边扒边看,只有一具锈蚀严重的铁锚和一具尸骨,没有沉船,不免失望。他还看清楚了,是铁锚挂住了衣服。裹住尸骨的衣服鞋子还都完好,上身是西服汗衫乳衣,下身裙子,脚下是高跟鞋,还有袜子,躯干和脚骨都套在里边,一看就是具女尸骨。除了衣服鞋袜子之外没看到有别的东西。姜大明有一个判断,女人的年龄应该不大。虽然是尸骨了,而落水的时间不会太久,因为裹着尸骨的衣服还没糟透,还有韧性。管他呢,想这些干吗,找找有没有值钱的东西。先看脖子,伸手一拨泥沙,嘿,金项链!头骨一拨,滚到一边,就提了起来。除了链还有一个玉坠儿,姜大明又激动起来。看了一会儿放好,再看手和腕骨,说不定也有货,用手拨开泥沙,没看到有手镯也没看到戒指,姜大明未免有点失望,愣怔了一下,又开始掏摸衣服上的兜,除了掏出两枚一元的菊花硬币外,再没其他。至于这个女人是落水、投水,是自杀、他杀,不知道。那衣服鞋子虽然还完好,姜大明是不会要的,晦气。铁锚也是个锈疙瘩,不要。没有别的了,姜大明看了看,又用泥沙把尸骨埋了起来,回到岸上。

鬼使神差

脱掉潜水衣,姜大明坐进车里,打开灯看项链,因为在水下看不太清楚。灯光下看清楚了,不怎么光亮了,不管是卖,还是给媳妇戴,都得洗亮了,不然就得杀价,媳妇的高兴也得降级,不免有点遗憾。姜大明知道这是给水浸泡的,姜大明还知道,恢复光亮就得洗,可自己洗不了,得找专门洗金的。姜大明这人有点狡猾,想到上海虽大,而东西是在黄浦江里捞上来的,不防一万要防万一,不能在上海洗。姜大明看过后,又放在手掌上掂了掂分量,估计能有30多克,还有块玉,加起来能值个万儿八千的,这叫小有斩获。姜大明别提多爽了,收起项链回了家。回家也没对媳妇说,因为是卖还是给媳妇戴尚未确定。

第二天他就跑到苏州,找了苏州最大的金店,金店保证恢复如新,并要他一周后来取。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1 回复0
上一篇:
梦里之事梦外谈发布时间:2020-11-17
下一篇:
菩萨显灵发布时间:2020-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