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新婚夜她接到前男友的电话

  一、洞房里没了新娘

  婚礼之后新郎游山虽然十分地高兴,但是由于过度的应酬,使他显得来还是有些疲乏。很晏了,差不多已经是下夜3点,他进到新房里,满以为可以和新娘子单淑好好地高兴一场,可是屋里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床上的被子依然叠得好好的,新娘子也没个影子,他实在是有些累了,因为被劝了太多的酒,还吐了一地。酒喝得多了,身子就显得来上重下轻,走起路来不太稳,有点儿飘。他跌跌撞撞地往床边走去,还没上到床,就一个踉跄摔跌下去,倒在地上便梦见了周公——

  游山这一觉睡得个久,要不是他妈来叫他,可能还要睡到大后天都说不定。门是开着的,他妈进到里面一看,只见游山一个人睡在地上,新娘子也没在,便觉得不太对劲,“游山!游山——” 他妈喊了好多聲都没听到反应,“你咋个在地上睡起的哟!起来!起来!快点起来!” 他妈见他还是没得反应就用双手去推他,“新娘子在哪去了?” “不——晓——得!” 经他妈这一阵子的呼喊和推搡,似乎是清醒了一些,便断断续续地回答起来。“我——昨晚——进——屋她就没在——” “那你还睡?快打电话问问,问她去哪儿了。” 游山这才慢慢地开始清醒了,他猛地一下子坐了起来,摸出了手机拨通了新娘子单淑的电话,“喂!喂!喂——” 没人应答,等会他又拨,还是没人应答,他这样连续拨了好几次都没人回应,对方甚至还把手机关了,游山和单淑再也没联系上了,他开始着起急来——

  “难不成回娘家去了?也不对!就算是要回门,也得在三天之后,再说还得带着姑爷才行!” 他妈比他还急,“她爹妈也是刚刚才走,要不追上去问问。” “ 别忙,先去个电话问问 —— ”

  他母子从电话里知道单淑根本就没有回到娘家去,过了几天,两边的人还是没和单淑联系上,于是这母子俩便直接去了单淑家。

  二、我不说“死”你能回来?

  ——————

  “亲家母,你姑娘是啥意思,成了亲就跑了,是不愿意?不愿,这婚就别结,何必这样子折腾我们!” 新娘的妈还没来得及回答,新娘爹就接上了,“ 亲家母别着急,这事我会给你一个交待,” 他把手机递给了游山,“ 她电话不接,如果是短信我想她可能还是要看的。用她妈的口气给她发过去,就说我的冠心病发着,救治无效,死了!” “亲家公,这个样子说要不得,为了这庄事没有必要来诅咒自己。” “有必要!两个月前我就是这个病犯了,他母女也不知哪里去了,家里连人影子都没有一个,幸好游山来找单淑,碰上了。按当时的情况来说,他哪里是来找单淑呀!明明就是老天叫他来救我的,他马上叫了个车把我送进了医院——” “是!我知道你女婿好,但是说你死了也不好噻,就说你病重不行吗?” “你这老婆子晓得个啥,不说重点她能回来?如果你说我病了,她理都不得理,因为她晓得我是个老病汉。”

  争论结果,那短信还是照老爷子说的话发出去了。老爷子让发的这条短信还真管用,第二天他闺女单淑就回来了。单淑进屋一看,两边人都在,父亲也好好的,没病,更没有死。“你这老头儿!明明好好的,咋个一定要说死!” “我不说“死”你能回来? ” “你这不是在折腾我吗?” “折腾你?你在折腾老游家!人家为你付出那么多的精力和花销——我现在也不说你的好孬,好好地跟人家回去就是了。” 单淑转过身面对着游山母子似是有些愧疚,只见她低下头、含着胸、抿着嘴,好象在说 ‘对不起!’ 游山看着她,也没有责备她的意思,只是问了一句,“能和我回家吗?” “不能,对不起!希望你能愿谅我。” “ 能告诉我为什么?” “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不告诉你都不行。”

  三、他在医院,他需要人照看

  “我在上大学时,交过一个叫伍义的男朋友,毕业后准备要结婚了,才带他回家来见父母,可父母亲都看不上眼,再加上他又是南方人,父母怕我会跟了他去——” “ 他对你好吗?” “还算可以!他是搞计算机编程的,老板给他的待遇也不算低。” “那就留他下来倒插在你家呀!” “可人家也有父母——” “你还能为他考虑——真是个好人!” “ 就这样我们便少有了往来,再后来就听说他结婚了。至此之后我们就没有了联系。” 单淑说到这里不免有些挽惜 ,“ 但是我心里一直还记挂着他,希望这不是真的,所以三年之我一直都不愿意谈及婚嫁之事,不过父母却一直都在催着我,还把你介绍给我。说你很不错,有好几辆自营货车,差不多就是一家小公司了。特别是那次你领他去过医院之后——” “我那不也是碰巧嘛!” “碰巧!碰巧他就更加地喜欢你了。” “ 那也没用,还得要你喜欢才行。” “说得倒也是,不过也不是一点用都没有,因为那次之后老两口便更加地催得紧了,要我赶快和你结婚, 我被催得有些心烦,无奈之下——” “你一点都不喜欢我?” “你对我来说,也谈不上喜欢和不喜欢,你算算这半年多来我们见过几次面?” “怕是还不到六次吧!” “就算是六次,每次见面的时间也不太长,大家都好象没啥说的,在这种情况下,能联络得出感情来?” “说得也是,不过我对你却是很有好感的。” “那我得谢谢你对我的好,不过也要我对你有感觉才行。” “只要你愿意屈就于我,我也事事都依着你,相信你慢慢地会对我有感觉的。” “为了我的老爹和老妈我就答应嫁给你了。” “后来咋又——” “ 没想到的是,那天你在外面应酬客人,我却在新房里接到一个电话。” “有人给你道喜!” “是伍义打过来的,” “你们不是没联系了嘛!” “是呀!我就奇怪,但也高兴,因为我还没彻底地忘掉他。我便问过去,‘你还好吗?’ ‘ 不好 ,我出了车祸,在璧荫五医院,你快来!’ 我一想,他在困难之时想到的还是我 ,我那时候也没去考虑眼前的事,只想到他在医院,他需要人照看,于是便溜出了新房,去到了他的身边 ——”

  四、因为他又单身了。

  “你来了!” 伍义坐在病床边上一脸的愁容,显得有些无助的样子。单淑靠近去和他并排坐着,右手沿着他的后背抚搭在他的右肩上,左手握着他的右手,她似乎忘记了他是已经结了婚的人,只知道他现在是个病人,需要得到她的帮助,她对他还象在大学时那样情深。“你伤得怎么样?” “不是很严重,听说只是左脚裸骨有粉碎性骨折,依靠着它还能缓慢地行走。” 他用手指指着在床头斜靠着的,那对病人用的拐仗,“ 但是她却死了,还有肚里的孩子!” 他有些沮丧。她劝慰他,“莫要过度悲伤,还是节哀顺便吧。” 她嘴里劝慰着他,心里却窃喜无限,因为他又是单身了,她决定留下来照顾他,使他快些康复,所以她不接游山的电话,而且还关了机,但是看了她妈发过来的短信就不能不理了——

  ——————————

  她把这些全告诉了游山,“让你知道这些,就是希望你能原谅我,成全我。我们之间只是酬了客,还没领证,不会有法律约束的。” “你就凭着这理由——” “你的这些花耗我会在两年内赔付给你,至于女朋友,我也会给你留意的——” 单淑对游山到象是真的有些负疚,她含胸抚肚地躬下了身。“事到如今你也不必过余自责,不过我到想去看看,看看你心里的男神到底有多大魅力,能让你苦苦恋着他这么多年——”

  五、——去追呀!你们是办过喜事的。

  “果然是你!” 游山随单淑进了病房看到了伍义,伍义也看到了他,还没等单淑介绍,他们便打起招呼来。“山哥!你怎么来了?” 单淑正准备给他们作个介绍,忽然间看到他们竟然相互打起招呼来了,不免有些奇怪,“你们认识?” “岂止是认识,山哥的父亲是我的舅舅,小时候我就住在舅舅家,那时候我的个子瘦小,山哥个大,在外面都是山哥照着我,因此很少受到别人的欺服,后来父亲带着我和母亲回了晋江,再后来又听说舅舅去世了,我们联系就少了,不过山哥这张脸我还是认得极其清楚的。” “我听单淑说到伍义的时候,也不敢相信是就你,只道是同了名而已,没想到果真是你!”

  聊了一阵之后,伍义便显得有些失望,因为他不能够去抢夺山哥的女人,虽说两人还没领证,却是已经酬过客的,他很无奈地说到,“你跟单淑是办过喜事的,就带她回去吧!” 游山看了看单淑,回伍义道,“带她回去?我到想带你回去,让你舅妈好好地照看你,包你三个月后就能恢复如常,那时候你和她便可重归旧好了。”

  单淑听到这哥俩一个劲的推让,完全没顾及到她的想法,心里好不是个滋味,“你们把我这样推来让去的,当我是件物品? 我跟游山是办过喜事,可我也有自己的考虑。” “你爱的是我兄弟,便是我的兄弟媳妇,说是重归旧好也不会错。” “不行你们是办过喜事的,她便是我的嫂子,这也算不得错。” “你们都很仗义是吧!都没有错,是我错了,行了吧!我现在啥都不是,既不是你的嫂子,也不是他的兄弟媳妇——” 她越来越觉得他们的话说得荒唐,心里便生出了气愤,她更气愤伍义辜负了她的一片痴心。“你们太不象话了,特别是你伍义,亏我们相爱那么多年——” 她心里很不好受,慢慢地背转身去, “你们都仗义去吧!我不想听你们说了!” 单淑说完就悻悻地走出了病房。

  这时候伍义和游山都静了声,一时间也没了主意——

  还是伍义先反应过来,“山哥!快去追呀!你们是办过喜事的,不能就这样让她一个人走了。” “好的,你腿脚不便,让我去给你追回来——”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20 回复0
上一篇:
好玩,有趣,哲理,人生……发布时间:2020-11-14
下一篇:
又是一年小年到发布时间:2020-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