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袖里吞金

上世纪20年代末的一天,川南一大镇逢集,牲口贩子孙三忙碌其间,买进卖出,帮人算账,忙得不亦乐乎。

突然,有人在他肩上拍了一下,孙三一看,是个陌生年人,一身富商打扮,身后有两个年轻跟班儿。

这人问:“你是孙三?”

孙三点头。

“请你帮我算一笔账。”中年人没等孙三同意便说,“小猪中猪大猪各三头,小猪每斤一角八分,一头二十三斤四两……牛十七头,每斤一角九分……”中年人一口气说完一大堆,问:“一共多少—”

“二百一十七块八角四分。”中年人话刚说完,孙三便报出了答案。中年人一把抓住孙三抱在小腹前、笼在袖里的手,问:“袖里吞金?”孙三微微一笑:“雕虫小技,见笑。”中年人抱拳施礼:“佩服!”他说罢一挥手,三人走出了牲口集市。

孙三大惑不解,那是什么人?想干什么?有人说:“孙三,这年头,你这‘袖里吞金’,不知是福是祸哟!”是啊,这年月,大小军阀你打我我打你,孙三真不知道这“袖里吞金”会给自己带来什么。

原来,“袖里吞金”是一种很特别的手心算法,不用真正的算盘,只把自己左手当作一架五档小算盘,用右手五指点按这小算盘进行计算,其速度远远超过用一般算盘。这还是数百年前,秦晋商人发明的算法,精通者少之又少。孙三的祖上是从山西迁来的商人,他从小就学会了这种算技。

三天后,孙三家突然来了两个军人,正是那中年人的跟班。两人说,刘师长要请孙三到军中任军需官。

孙三不肯,说自己三代单传,上有老母,下有妻儿,都丢不下。来人掏出手槍往桌上一放,大声说:“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这—”孙三知道小老百姓谁也得罪不起,只好答应。

到了军中,刘师长立即召见了他。刘师长就是那位考他的中年人,他说:“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上前线打仗,你家人我也会妥善安排。”

得到这话,孙三才放宽了心,笨拙地敬了个军礼,说:“愿为师长效犬马之劳。”

孙三在军中任会计,除了处理军中物资进出的账目,还负责防区内的税收事务,他尽忠尽职,精明能干,深得刘师长信任。

一晃十年过去,刘师长已成刘军长,要率军出川抗战,临行前,他履行承诺,没带孙三上前线,而是推荐他到省政府财政厅当了科长,专门负责川南地区的军粮征集、统计。

孙三上任几个月后,接到一项特殊任务,带三个科员到一县城调查该县陈县长涉贪之事。

到了该县,陈县长叫会计抱来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账本。换作一般会计,这堆乱账本没个十天八天是清算不完的,可孙三用他的“袖里吞金”绝技,三天不到便理了个一清二楚。他找出了其中的漏洞,陈县长确实有严重的贪污问题。

这天晚上,孙三把账本和查出的问题写成材料装箱,准备第二天一早启程回省府报告。(www.rensheng5.com)这时,陈县长来了,穿着一套旧式长衫。寒暄之后,陈县长问:“本县账目没大问题吧?”

孙三说:“没—没小问题。”陈县长一愣,说:“听说您‘袖里吞金’算法了得,本县想切磋切磋。”

“哦?愿领教。”孙三微笑着向陈县长伸出手,陈县长也微笑着伸过手来,他的长衫袖口宽大,两人的手笼在里面。

捏了几下手,孙三发现陈县长的“袖里吞金”不过是半罐水。突然,孙三见陈县长胳膊一伸,感觉有两条硬硬的东西落到了自己手里,他知道这是两根金条,陈县长显然是要收买他。孙三把金条向对方一推,摇头说:“陈县长打错了算盘。”

陈县长说:“这只动了算盘上的一颗小珠子,其他珠子还没动呢。”孙三说:“不!陈县长算盘口诀念错了,动多少珠子也枉然。”陈县长脸色一沉,说:“那你看这个如何?”他胳膊再次一抖,一样东西落下来,孙三惊得浑身一颤,这次落在他手里的,是一把小手槍。陈县长陰狠地笑着说:“这架算盘怎样?贩卖牲口时,通常用它。”孙三很快镇静下来,冷冷地哼了一声:“对牲口才用这架算盘,这对人没用!”他说完猛抽回手。

“告辞,祝你睡个好觉!”陈县长一甩手走了。

当晚半夜时分,孙三感觉屋内有动静,他刚要起身查看,嘴里猛被人塞进一团破布,同时两只手也被捆住了。一个蒙面人手持明晃晃的钢刀,用膝盖扼住孙三胸口把他压在床上,恶狠狠地说:“把钱交出来!”孙三只能摇头。

“不给钱老子就要你这个!”蒙面人挥刀砍去,孙三一声惨叫,昏死过去。

孙三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医院里,两手钻心地痛。他的下属科员正陪着他。他们住在孙三隔壁,听见动静进来时,发现孙三满手是血,十根手指全被砍去,忙把他送进医院。下属见他醒来,告诉他,装账本和材料的箱子不见了。

孙三痛不欲生,失去了双手,他还怎么生活?还怎么“袖里吞金”?他突然想到陈县长威胁他的那把小手槍,还有被抢走的账本,难说这事跟陈县长没关系。

孙三立即叫下属给上级拍电报,汇报这里发生的一切,说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三天后,上级派了一个警卫排来到县里,听从孙三调遣。

孙三带着警卫排来到县府,找到陈县长,说要查账。

陈县长假惺惺地慰问了孙三的伤情,说正在全力破案,然后胜券在握地说:“孙科长,账本不都被强盗抢走了吗?我哪里去找账本?”孙三说:“抢走的是县府的总账,我现在请陈县长安排各乡镇、各税务所交来他们各自的分账,再跟贵县已上交省府的各项物资及税款账目一比对,不就一清二楚了吗?”陈县长一下傻了眼。

没多久,陈县长带人抱来一大堆账本,很是零散错乱,而且在陈县长的悄悄安排下,账本有些被改了,有些被毁了。陈县长看看孙三缠着纱布的双手,说:“孙科长,你看你的手这么不方便,干脆我陪你喝酒去,账让你的下属查不就得了?”孙三微微一笑,说:“恶狗咬去了我的手,可咬不去我的心。”陈县长惋惜地说:“可惜了你‘袖里吞金’的绝技。”孙三说:“袖里自有乾坤,无手也能吞金。何止吞金,还可能吞条人命呢,你说是不是?”

陈县长铁青了脸,转身就要离开,孙三拦住他,说:“陈县长,请你不要离开,我们要当面算账,免得冤枉好人!”

孙三叫人把所有账本堆放在桌上,当着陈县长的面,叫一个科员念账目,另一个科员打算盘,还有一个科员作记录。他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两只缠着厚厚纱布的手叠放在大腿上。念的科员刚念完账上一个科目,他就说出了计算结果,算盘打出来的结果跟他说的分毫不差。一个时辰不到,他就算了五本账,同时指出这账何处有漏洞,何处在作假。

一个上午算下来,算得陈县长满头冷汗;如此三天算下来,陈县长已被算瘫在地上。

孙三叫人把上百条贪污证据呈在陈县长面前,问:“你看有没有算错的地方?”

陈县长绝望地说:“没—没错,只是我不明白,你没了双手,为什么还算得那么准那么快?”

“哈哈哈—”孙三大笑道,“你只知道‘袖里吞金’是用手指算数,却不明白为什么手指藏在袖里,眼睛看不见也能算。因为十指连心,是心在指挥手,手只是一个道具。‘袖里吞金’的最高境界,是把手放在心里,是心把无形的数字在无形的手上运算,此时完全不用有形的手指。所以,心正则数正,就不会算错;心要是不正,不但数字要算错,就是命也要算错。明白了吗,陈大县长?”

陈县长只有点头的份,孙三使个眼色,警卫排长掏出一张纸给陈县长看,上面是省政府的命令,说如查实证据,命孙三立即将陈县长带回省府受审……

一个月后,陈县长以贪污和勾结绺子两条罪状被槍决。

抗日战争胜利后,内战爆发,孙三以身体原因请辞,带着家人回老家居住,闲暇时以教乡邻儿童学习“袖里吞金”为乐,直到九十高龄而终。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3 回复0
上一篇:
穷秀才暴富发布时间:2020-11-12
下一篇:
中国民间故事:莲花女发布时间:2020-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