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会幸福吗?

●文/何语涵

一次旅游让南昆邂逅了纯朴简单、没有任何世俗气的“小芳”,以为从此开始过上王子公主般幸福生活。可是甜美的童话梦才刚开始,南昆突然意识到,他们不属于同一个阶层,老婆漂亮乖巧,就好像前段时间我们讲过的越南极品媳妇儿,不贪婪不拜金,又勤快又贤惠,可是,南昆并不快乐,没有精神交 流的婚姻是不幸福的。

遇见天仙妹姝

2009年3月,南昆跟一群朋友去重庆仙女山旅游,人生从此展开了新的一页。

仙女山还真是个产仙女的地方。在一家门口装饰着俗气大红漆柱子的洗脚城,南昆遇见面容白净,看上去很“萝莉”的洗脚女甄丹丹,心底涌起了一股不一样的感觉。

家乡杭州也是美女 如云,可是南昆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天然去雕饰的纯真少女。身为小老板的他情感经历也相当丰富,但城里女人那种复杂、虚伪、现实,让他腻味。

一次他看上一个漂亮的女教师,于是,载她去南山路“1917花园西餐厅”吃西餐。他兴致勃勃地问:好吃吗?她答,嗯,心不在焉。眼神定格在他替她斟酒时,伸出的左手上。那是一块老款的飞亚达表。若不是做生意,南昆都懒得戴。现在他觉得那不是表,而是超市里贴好的肉价标签。

那顿饭吃得索然无味。

后来很多次他不厌其烦地跟周遭朋友炫耀自己眼光独具,“天真,实诚,虽然有点憨乎乎的,可做老婆的要那么聪明干什么,”他以一种阅尽千帆的姿态拍拍坐在他身旁的兄弟,“太独立的女人不好把握。女人,蠢一点没关系,不纯就不行了,将来给哥们儿戴绿帽子怎么办?”

男人们哄堂大笑。这种场合,是没有甄丹丹的。

这个世界还有童话吗

南昆从重庆的大山里带回一位美女 的消息在朋友间轰动了。婚礼同样让人羡慕。在杭州著名的楼外楼,甄丹丹一袭白纱,美丽而清新,没有人相信她是从山里“带”回来的,而宁愿相信她是从电视里走出来的。

那一天,最幸福的是甄丹丹。南昆不是什么大老板,仅仅是一个只有几个人的小广告公司老板。但是,对于她的人生,已经是最完美的结局。

每个小县镇大概都有一个纯情又有点狡黠的甄丹丹,打着一副小算盘,和城里姑娘打的那副很不一样。甄丹丹的计划既不清高,也不昂贵,她想嫁个好男人。

这个时代的男女互有戒心。男人认定女人势力,怀疑她们的纯洁、真诚;女人认定男人花心,怀疑他们的能力、人品。于是有男人哀叹“真正纯洁的老婆,要到幼儿园去找”,有女人痛述“好男人都死光了”。因此南昆觉得自己无比幸运,终于找到一个未受污染、全部心眼儿都爱他的女人。新婚的丈夫对妻子怎么也爱不够,让甄丹丹受宠 若惊。只有初文化的她甚至在日记里表达这样的幸福感:“为了他,我把自己从泥土上连根拔起,但无怨无悔。”

到底要怎样的婚姻

如同美人更害怕迟暮,越美好的东西越经不起幻灭。

不知从哪一天起,南昆和甄丹丹的话少了。情浓时,他说他的生意,她说她的田野,巨大的差异给了他们新鲜感,两个人每天说不完的话。当他了解她从小学到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外出打工几年觉得没意思回到家乡的所有细节之后,他突然不想再听到这些。

当然,甄丹丹每天还是用她好听的声音不停地说。她话说的不错,能跟卖菜的小贩把两块五毛钱一斤的香菜讲成两块钱。她两只眼睛熠熠生光,总能观察到附近日常生态的细枝末节,哪家的老人死了,三单元附近新开了一家卖肉的还能免费绞成泥,老街那边冬天的拖鞋在打折,甚至三站外的商场在搞什么促销活动,她都一清二楚。

这些他也不想听。他想听什么?圈内的新鲜事、报上的新闻、网上的热点、足球、电影 、哪怕是调调情甄丹丹都不关心。

更让他郁闷的是,在甄丹丹越来越像个城里女人的时候,她童话般的来历渐渐被人遗忘,他和她的世界的不和谐越来越让人无法忍受。

一次南昆带甄丹丹一起出席朋友聚会,有人讲了一个网上流行的段子,调侃剩女:25-27岁的人还有勇气继续为寻找伴侣而奋斗,称为“剩斗士”;28-30岁机会不多,又因事业而无暇寻觅,别号“必剩客”;31-35岁依然单身,就是“斗战剩佛”;35岁往上,就是“齐天大剩”了。

男男女女笑得乐不可支。笑声渐却,甄丹丹却天真地问:圣斗士和齐天大圣我知道,必剩客、斗战剩佛,是什么?

气氛立刻变得很奇怪,大伙像在竟赛憋气一样,脸红红的,像一个个要发酵的面团 儿。

这样的丢份本来无伤大雅。可是,当这样的事不是偶尔发生,而是生活的常态的时候,大多数男人会像南昆一样,变得小气起来。为这些上不得台面的理由吵架的次数多起来。有一次,南昆责备甄丹丹打哈欠的声音太响,嘴巴张得太大,“这不是在你家的田坎上。”甄丹丹自从成了城里人,就听不得“田”字,一下大怒:“装模作样谁做不来?那样累不累?虚伪!”看吧,她即使有城里姑娘的表,内里还是乡下姑娘的核,你视作文明、尊重别人也尊重自己的行为,她觉得多余而虚伪。

这样鸡同鸭讲的婚姻,是南昆原先梦想的简单纯粹的理想生活吗?

夫妻不是搭伴过日子,出轨 似乎是必然的,只是,谁也没想到,它来得那么快。

当被南昆认为不是“理想老婆”而拒之门外的合伙人韩虹,终于从同事变成红颜知己的时候,甄丹丹很敏锐地发现了蛛丝马迹,并且满怀热情地投入了战斗。整整一个星期,她每天跑到公司闹得天翻地覆,整幢楼都听闻某层楼有个秦香莲天天来“上班”。她那些骂人的字眼之稀奇、诅咒之恶毒、表情之丰富,让南昆公司的员工瞠目结舌。

甄丹丹还对韩虹动了手。高挑健壮的韩虹,像家养的动物,面对一个外表柔弱却充满野性的攻击者,几乎无还手之力。南昆才发现,女人保卫起婚姻来都是缺乏理智的,这和单纯不单纯无关。到头来,自己才是最傻的那个傻瓜。

是离婚吗?

对,离婚。让她哪儿来回哪儿去。世界就太平了。婚姻不是搭伴过日子,我错了。大概每一个具备一定金钱地位、学识品位的男人,都和南昆一样,期望和他思想单纯虽然乏味却很安全的天仙妹妹度过四平八稳的一生,这是理想化的婚姻。当南昆躲起来想明白这些的时候,心里只有一个答案:和甄丹丹离婚,找一个懂他、能够平等交 流的女人。

这样的理由让甄丹丹莫名其妙,她觉得这只是南昆为不爱她找的借口。在她朴素的婚姻观里,只要一方没有过错,另一方就没有理由抛弃这一方。她拒绝离婚。

老天帮了她的忙。闹得最厉害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在心里笑了,有孩子之后,男人就会收心了,哪朝哪代不是这样呢?

而南昆,陷入了更深的矛盾。“想到十年二十年,我和她都只有家务、孩子可说,我就觉得看不到希望”但他又语锋一转,“这样也好,这辈子就稳下来了,不都这样过吗?”

他的脸上有期盼,但更多的是迷茫。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上一篇:
既然结婚,那就好好谈情说爱发布时间:2020-10-19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