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散文+睡在路边的父亲+胡玉娇

    文/胡玉娇

    前几天放假,应朋友的建议去学校外边看了看。来外地求学已经一年过了,对于公交路线时刻表也都记了大概,再想起第一次和父亲站在火车站门口搜公交路线的场景,原来时间过的挺快的。

    那天天气很好,算是北方罕见的秋高气爽了。公交车还在上一站停留,无所事事的我坐在椅子上看着急驰而过的车。可能是地处郊区又正值假期,整个公交站也只有我一个人而已。百无聊赖之下,就低头瞅着座椅发呆。我记得那个椅子是由两三块长塑料板组合的,大概有一米五长。其实按严格意义来说都不能称之为椅子,只能算是加长版的凳子吧,但大家都习惯性的说是椅子,也没人纠结其貌不扬的它到底是椅子还是凳子。椅子全身朱红色,可能是风吹日晒,也可能是有了年份,在阳光照耀下更像是风之烛的老者,而脱落了颜色的地方又更灼目。

    公交车正在呜呜的开过来,我离开了那个坐着都有点硌人的椅子,在跳上车的一瞬又鬼使神差的看了眼那个椅子,仿佛看到了发酵的孤独和心疼。

    看似平静的我心里是复杂的,缘由是和父亲在暑假时一段过于平淡的对白。

    那天晚上一家人不知怎的就又提起了一年前送我去外地上学的事儿。

    因为是女生宿舍,那天晚上父亲说是一个人去外边找宾馆住的。虽然是九月份,天还亮,但父亲坚持不让我送,要我好好休息,我也没多想就看着父亲的背影离我远去。

    “爹,那晚你是不是没休息好啊,我感觉你早晨去学校找我的时候有点太过于疲惫了”其实说出着这话的时候我是忐忑的,我有种直觉是父亲当晚找了个最廉价的旅社住的。

    “因为太困了,公交车又没了,就在路边椅子上睡着了”

    “其实也没啥,天又不冷,将就一下就过去了”

    父亲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是极其平淡的,当时的他一边剪着脚趾甲,一边和我们聊着,他没有隐瞒,也没有回避,可是我却心底一震。

    我并没有立刻就泪眼朦胧,而是近似于父亲平淡的口气一样长“哦”一声,后又转移了话题。

    古话都说父母的心在儿女上,儿女的心在石头上。再想起暑假那晚我接的话茬,我实在觉得自己在父亲面前表现的太过于平静,就像是在验证老话的可信度。

    可说到底我也是小女子一个,并非铁石心肠。后来的很多个深夜我都想起父亲给我背着行李的背影,也想像着父亲睡在路边的那个夜晚。父亲四十三岁了,那天穿着深蓝色西装,一米八的他躺在一米五的凳子上大概是蜷缩着身子的,星辰是他的被子,汽笛声充斥他的梦乡,他的双脚应该是酸疼的,毕竟做了手术不久又坐了两天火车……好几次了,都是泪水悄无声息就打湿了枕头,又把感动带进了梦里。我是心疼父亲的,只是太过于缄默。

    其实我们家也不算是贫穷到那种住不起宾馆的地步,而是父亲说的那句“自己将就一下就过去了。”以前想起“将就”总想起爱情,从那以后再有人提起“将就”我总能第一时间想起父亲。因为那句话最让我深刻着的不止是睡在路边的父亲,而是那句话后更久远的困苦。

    我从来没有问他为什么不去住宾馆,也再没追问没了公交车为什么不去打车,我开始理解那份将就,开始懂得父亲的付出,我也理解了父亲的执着,那是父辈骨子里的一种坚韧,是走过饥荒年代对如今拥有的过度节约。守护那份静默,是我对父亲更深的感动和至高的尊敬。

    父亲从来不是一个善于拿自己的付出去教育我们如何回报的人,他一直是给予我们需要的一切,也会嘱咐我们努力学习,却只字不提肩上的重量。他是溺爱我们的,不过好在我们也没有长成飞扬跋扈的样子。他的爱是习惯,是这个时代里属于那个群体的独特表白

    一年了,我还是没有好好感受过这个城市的热情亦或是繁盛,唯一让我深刻记着的是那个父亲蜷缩过的椅子,我路过很多次,却鲜少体会过它给人的感觉,我惦念那个初来乍到的自己,也更怀念父亲在身边的时候。

    椅子还在那儿,它朱红的颜色在阳光下更是灼目,我远去了,就像那段时光越来越深了,而父亲睡在路边的身影又隐隐浮现。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2 回复0
上一篇:
一封家书 | 董国安:给晴晴的一封信发布时间:2020-10-17
下一篇:
李丽:中国好儿媳发布时间:2020-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