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圣诞清晨歌

  序歌

  一

  就在这一月,这幸福的黎明,
  天上永生王的儿子降诞尘境,
  为初嫁的处女,童贞的母亲所生,
  给我们从天上带来伟大的救拯;
  神圣的先哲们曾经这样歌吟,
  说他必将我们救出可怕的极刑,
  同他父亲为我们创造持久的和平。

  二

  他容光焕发,灿烂辉煌,
  光轮放射的火焰,万丈光芒,
  他本来常在高天的议案之旁,
  坐在一体而三位的央;
  如今舍去,来和我们同住一个地方,
  离弃那长明不灭的殿堂,
  甘以必朽的肉体作为阴暗的住房。

  三

  天上的诗神呀,你那神妙的天才,
  何不献上贡品给这神圣的婴孩?
  难道没有诗歌、颂辞或庄严的人籁,
  用以欢迎他初次到这新居里来?
  现在正当高空澄碧,未经日轮的残踹,
  不见阳光扫射,留痕迹于九陔,
  单见闪烁的群星分队了望,警戒。

  四

  看哪,从东方遥远的路途上,
  明星引领的术士们赶来贡献馨香!
  快些,要尽先把你们卑微的歌辞献上,
  谦虚地在他圣洁的脚下安放;
  你要抢先,争取最初迎主的荣光,
  放开你的歌喉,假如天使的合唱,
  接触神坛的圣火发为热烈的篇章。

  颂歌

  一

  荒芜而零落的冬天,
  天生的婴儿降诞人间,
  全身裹上粗布,躺在粗糙的马槽中间;
  大自然对他分外恭敬,
  把浓妆艳服脱落干净,
  为了对她伟大的主宰表示同情;
  这时节,不是她跟日头--
  她强健的情夫,放肆逸乐的季候。

  二

  大地只能用委婉的语言,
  请求温厚的苍天,
  撒下纯洁的雪片,遮盖她的丑脸;
  在她赤裸裸的羞耻上面,
  在她可诅咒的罪污上面,
  抛撒处女洁白的罗纱,把她遮掩;
  因为造物者的眼光逼近,
  使她自惭形秽,觉得恐惧惶惑万分。

  三

  但造物者不愿使她惧怕,
  先派下和平之神的法驾;
  她头戴橄榄叶的翠冠,轻轻飞下,
  飞过转动着的群星,
  负着先驱者的使命,
  插上鸠鸽的羽翼,拨开缤纷的云层;
  她挥动桃金娘木的短梃,
  遍击山海陆地,击出普世的和平。

  四

  普天之下不见战云,
  杀声消弭,金革不闻;
  高高地挂起闲置的长矛和巨盾;
  驾就的战车停住不跑,
  仇恨的献血不染战袍,
  喇叭,军角,也不向武装的群众呼号;
  各国君王们静坐惊望,
  觉得他们威严的主就在身旁。

  五

  寒夜沉沉,万籁静止,
  这时候光明的王子,
  开始在地上作和平的统治。
  风儿带着异样的静寂,
  频频向众水接吻细细,
  向温厚的海洋私语快乐的消息;
  海洋也忘记了怒号,
  和平鸟用双翼孵覆着驯服的波涛。

  六

  群星全都深深惊奇,
  凝眸注视,长时伫立,
  他们集中全神向一个方位看齐;
  虽然清晨的全部光辉
  和太白晨星,都命令他们引退,
  他们仍徘徊依恋,不忍离弃岗位;
  依然循着轨道,放出光明,
  直等救主亲来指示,下了散队的命令。

  七

  黑夜的荫?已开,
  让路给白昼进来,
  太阳自己却姗姗地不敢冒昧出来;
  他为了羞惭而遮面,
  似因他较弱的火焰,
  已经不适用于这个更光亮的新世界;
  这是个更大的太阳,
  不是他原来的光座和火轴所能承当。

  八

  东方还未见晨曦,
  牧羊人在草地里,
  简朴自然地并坐着谈天说地;
  他们连做梦都未曾梦见过
  大能的牧神会惠然降落
  到他们中间跟他们同过牧羊生活
  他们简单的脑筋,
  所忙碌思索的只是所爱的人儿和羊群。

  九

  他们受于耳,感于心:
  这样美妙的乐音,
  绝不象人手所能奏弹的鸣琴;
  神奇婉转的歌吟,
  伴着弦乐的乐音,
  使他们的灵魂深觉幸福、欢欣;
  天空愿这欢欣长葆,
  使万千山谷鸣应,响彻云霄。

  一O

  大自然听了这悠扬的音韵,
  仰见一轮皓月,流光如银,
  在玉兔银座下的空界,莫不振奋;
  她于是几乎心领,
  自己的任务已尽,
  她从此已告完成她的统治责任,
  只有这样和谐的乐音,
  才能使天和地融合得更显欢欣。

  一一

  蓦地里一轮亮光出现,
  环绕那些牧人的视线,
  照彻深夜那羞怯的脸。
  基路伯头盔遮面,
  撒拉弗腰佩火剑,
  都张开翅膀在辉煌的队伍中显现。
  弦琴上奏出嘹亮、庄严的调子,
  不可言传的妙音,祝颂新生的神嗣。

  一二

  据说这样的乐歌,
  从未有人演唱过,
  只在远昔,清晨之子曾一度放歌,
  造物者就在那时节,
  把众星在太空罗列,
  把地球  布置黑暗的渊底在深处,
  吩咐奔腾的河流,依从软泥的水路。

  一三

  晶莹的天体呀,请响起萧鼓,
  好使我们人类也一耳福,
  (如果你有法子叫我们领悟);
  演奏你银铃般的新声,
  节拍铿锵,透彻太清,
  鼓动云霄间的风琴,形成钧天的和鸣。
  让你回环九叠的乐歌,
  与天使们所弹唱的交响曲相调和。

  一四

  如果这神圣的天籁,
  永远包围我们想象的心怀,
  时间便能倒溯,回到原始的黄金时代;
  尘世间污秽的虚荣事业,
  马上就枯萎,死绝,
  腐朽的罪恶也将从尘土中消灭;
  地狱也会自行云散烟消,
  把她阴暗的洞府留交天光照射的明朝。

  一五

  从此真理和正义比肩
  飘然下来,回到人间,
  全身披上虹彩;让“慈爱”坐在中间,
  衣锦还乡,风姿翩翩,
  敷座于夺目的光辉里面,
  驾着薄纱似的云霞,策天马而凯旋;
  帝乡如遇佳节良辰,
  巍峨的殿堂将广开重重的天门。

  一六

  但最智慧的命运之神却说,不,
  现在时机还未成熟,
  神圣的婴孩还在天真的微笑中卧躺;
  他必须在痛苦的十字架上,
  拯救我们的丧亡,
  这样才能使他自己和我们同得荣光;
  先要唤起沉睡中的死人,
  让审判的号角象霹雳震憾死寂的地狱之门。

  一七

  这样可怕的响声,
  好比西奈山上的雷鸣,
  那时血红的火焰和闷燃的浓烟喷迸。
  恐惧侵袭了年老的地球,
  它经不起这号筒的怒吼,
  从地面直到地心,它将浑身发抖。
  那时最后的审判到来,
  威严的审判者要在半空把宝座展开。

  一八

  到那时,我们的幸福
  可以开始得到满足,
  可以变得完全;那时我们开始舒服,
  地下的老龙就要吃苦,
  他必须受重重的束缚,
  他所?取的力量,只能截断于中途;
  他含恨看他的帝国垮台,
  竖起战栗的鳞甲,把蜷曲的尾巴乱摔。

  一九

  一切占卜巫术哑了口,
  半句模棱两可的话都没有,
  苍穹之下,一切含糊的谎言都得罢休。
  阿波罗在他的庙里,
  顿失说预言的神力,
  只带凄凉的悲鸣,长辞特尔斐的绝壁。
  不再有托梦或灵?,
  祭司们黯然神伤,不能再从斗室发出预言。

  二O

  越过几重寂寞的峰峦,
  在怒潮澎湃的海滩,
  可以听见低声的啜泣和高声的呼喊;
  从他住惯了的泉边谷里,
  四边是一片白杨萧萧的桠枝,
  守护神叹息地作临去的依依;
  山鬼拉扯着满织花朵的鬈发,
  在繁枝密叶的丛林荫中,心如刀扎。

  二一

  在他们圣地的下面,
  在神秘的炉灶上边,
  家神和灶神在夜半悲声呜咽;
  在墓地和祭坛四近,
  有阴森的临死呻吟,
  惊动那些举行奇异仪式的祭司们;
  寒冷的大理石也汗流浃背,
  因为特权者一个个离开原来的地位。

  二二

  昆珥和巴力们
  走出了暗淡的殿门,
  带走了两次被打倒的巴勒斯坦之神;
  让你回环九叠的乐歌,
  兼为天界之后与母,
  再也不能在烛光环绕之中端坐如故;
  利比亚的哈蒙的尖角也收缩,
  推罗的处女突然为她们受伤的塔模斯痛哭。

  二三

  忧郁的摩洛也逃奔,
  在可怕、阴森的地窖,
  丢下他可憎的偶像,面目漆黑而狰狞;
  他们鸣锣响钹象发狂,
  突然呼唤那可怕的王,
  恐怖的舞蹈,搬演在纯青的炉火之旁。
  尼罗河畔的众野蛮神也是这样,
  爱西、阿罗和神犬阿努比都赶快逃亡。

  二四

  在孟非安林中或草原上的
  奥西里安也赶快逃避,
  牛鸣声嚣,践踏着久旱的枯干草地;
  他神秘的心境,
  不得些许安宁,
  除了地狱深渊,他简直无处遁形。
  徒有用手鼓配合的颂赞,
  使那穿黑衣、抬神舆的兀师更加惨淡。

  二五

  他觉得在犹太地方
  有可畏的婴儿巨掌,
  伯利恒的曙光逼人,使他眯眼成盲人;
  此处所有的各种神祗
  也都不敢再事栖迟,
  台封巨人未能系住缱绻的发丝。
  我们的圣婴大显神性,
  能用襁褓的衣带,控制地狱的精灵。

  二六

  太阳还未起床洗脸,
  云霞帐子,红如火焰,
  他的脸颊枕在灿烂的波涛上面。
  阵阵鬼影,脸色发青,
  成队开入地狱的牢门,
  每一个带足镣的幽魂都躲进坟茔。
  身穿黄裳的仙侣们,
  也随夜马飞去,离开月明照耀的幽处丛林。

  二七

  看哪,圣母的胸前,
  圣婴在躺着安眠,
  现在我们必须结束这冗长的诗篇。
  天上最年青的星族,
  已准备雪亮的辇?,
  有如使女擎灯,护侍睡眠中的救主;
  高贵的马厩四周,
  坐着?装的天使们,轮流伺候。装上枢纽,平衡而妥贴;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3 回复0
上一篇:
莎士比亚碑铭发布时间:2020-10-16
下一篇:
默爱发布时间:2020-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