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嗅觉灵敏的女人

      张执远和顾曼曼结婚的时候,顾曼曼已经离过三次婚了。顾曼曼很漂亮,而且气质优雅,这对于年轻的女性来说,是不可多得的资本。她应该得到男人的疼惜。但她还是像个可怜的小皮球被那些男人一脚踢开。
  张执远和她谈恋爱时候就知道原因了,但是他还是决定要娶这个女人。
  漂亮当然是其一个重要因素。张执远把头深深地埋到浴池里,只留了一双眼睛在外面,他只在水里待了一小会儿就忍不住,只好出来透口气一会再钻进去泡。他现在有些意识到那些男人为什么会和顾曼曼离婚了。
  他拿起毛巾擦干被水泡得发白的皮肤,然后满意地套上衣服,走出洗浴城。
  他进家门的时候,顾曼曼正在客厅半躺着看电视。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蕾丝睡衣,短短的下摆,露出一双修长白皙的腿,看到张执远回来,顾曼曼欢呼着从沙发上蹦下来,一头扎进张执远怀里,一股淡淡的香皂的味道很是清新。
  顾曼曼抱着张执远笑眯眯地说:“你今天去的是金沙滩洗浴城。”
  张执远点点头,拉着妻子一起坐到电视机前,刚刚坐下,顾曼曼突然皱着眉头问道:“今天谁碰你的包了?”
  “包在办公室放着,谁要拿个东西什么的,碰到了难免嘛。”张执远强作镇定地说道。
  顾曼曼皱了皱眉头,伸出两根白嫩嫩的手指夹住他的皮包,拎到洗衣机前,松手扔了进去。
  “喂,我东西还没拿出来呢。”张执远大叫。
  “不知道谁用的劣质香水,熏得我头痛。”顾曼曼解释道。
  这就是那些男人和顾曼曼离婚的原因,顾曼曼的嗅觉简直比狗的还要灵敏。
  晚上,张执远抱着妻子刚刚迷迷糊糊地进入梦乡,顾曼曼突然坐起身来,把窗户关严,然后拿着空气清洗剂使劲喷,张执远被她折腾得又醒了过来,趴在床边有气无力地问:“你在干吗?”
  “外面有味道,熏得我睡不着。”顾曼曼一边说一边死命喷着空气清新剂。
  好不容易顾曼曼折腾完上床睡了,张执远却失眠了,他瞪着眼睛盯了整整一个晚上的天花板。身边是他美丽动人却一无是处的妻子。
  顾曼曼本来在一间公司做文秘工作,但是干了半年就辞职不做了,原因是她新来的那个老总不太注重卫生,有好几次她站在他面前听他讲话时,几乎要吐出来。之后她换了好几份工作,最后都是做不长的。她不可能找到一份不用鼻子的工作,呼吸是生活中无处不在的。
  最后张执远说:“你不要工作了,好好在家待着,我养你。”


今天是张执远顶头上司升迁而举办的宴会,大家都是带家属前去参加,张执远当然乐意让自己美丽的妻子去露露脸。但是坐在他身边的顾曼曼却不这么想,她死死捂着自己的鼻子皱着眉头。
  张执远的顶头上司喝得醉醺醺地走过来,张执远暗叫不好。顾曼曼最讨厌的就是男人的酒臭味,他想让顾曼曼去旁边避一避,可是上司已经看到了他们两个。
  “小张,原来你老婆这么漂亮,还一直藏在家里不让我们知道,真不够意思。”
  “呵呵,她比较怕生,很少出门。”张执远一边应付上司,一边看着顾曼曼的表情。
  顾曼曼倒是乖巧地放下了捂住鼻子的手,但是她的脸色十分难看,张执远心里想着不好,只听呕的一声,顾曼曼吐了那个酒臭的男人一身。
  张执远大惊失色,他转头狠狠地骂了顾曼曼几句。上司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直接离开了宴会,大概是去找衣服换了。
  顾曼曼捂住自己精致的鼻子,一双大眼睛水波般地眨动,看张执远的上司走远了。她才噙着泪水凑到张执远面前小声说:“他身上有尸臭味。”
  张执远忙捂住她的嘴,“胡说什么。”
  顾曼曼的泪水在眼圈里打转,“骗你是小狗。”
  张执远当即拉了她的手,出门找到他的上司,表示了歉意之后,便把自己的外套借给上司穿。
  “都这么晚了,要不然我们送你回家吧。”张执远试着提议道。 上司喝得迷迷糊糊的,知道自己也开不了车,便点头答应。
  扶上司上床睡下,张执远从上司的卧室走出来,看到顾曼曼正站在门口捂着鼻子,样子十分痛苦。张执远说:“怎么不进来。”
  顾曼曼摇摇头,指着上司家的一面墙,让张执远报警。张执远摇摇头,“怎么报瞽,告诉警察这堵墙有问题?” 顾曼曼让张执远抠抠那个墙的墙皮,张执远照做,他直接一抠,发现墙皮是新刷上去的,也许这堵墙真的有问题。
  张执远决定听顾曼曼的,报警。
  张执远的上司被逮捕了,就在他升迁的前一夜,警察在他家的墙里面,发现两具已经腐烂的尸体,经鉴定是他的妻子和他的情人。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0 回复0
上一篇:
贪婪的杀手发布时间:2020-10-16
下一篇:
女歌手死亡谜案发布时间:2020-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