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想家的灰灰

  太阳落山后,黄牛黑狗收工回家去了。在暮色的掩护下,兔妈妈领着一伙孩子来到田野啃草。

  兔子们欢蹦乱跳,吃吃闹闹,有的还偷食田埂上的黄豆叶。

  这时侯,田角头突然现出一个黑影:

  ——“狗哇!”

  兔妈妈眼尖,慌乱地尖叫着,领着孩子朝不远的山林猛跑。

  黑狗已发现了他们,撒腿狂追。

  原来黑狗来拿忘在田坎边的斗笠,不料却撞上了一群兔子。

  免子没命地跑呀跑!

  黑狗拼命的追啊追!

  眼见着快追上了,兔妈妈情急智生,呲着牙,返身一个尖叫,随即扬起一阵土沙——

  黑狗挫住前蹄一愣,沙子钻进左眼,疼出了一圈酸泪。

  它气急败坏地狂吠,睁一支眼闭一只眼继续追。

  “灰灰快跑!”兔妈妈急坏了。

  可怜的灰灰,昨天吃了带露的草拉肚子,终于被黑狗抓住了。

  关在地窖里的灰灰,成了黑狗女儿阿俏的宠物。

  “灰灰,灰灰”,阿俏在栏板外亲切地喊他。

  灰灰漠然地瞟了她一眼,也不答理。

  阿俏将从田埂上摘来的黄豆叶丢给他吃。

  灰灰生气地将嘴巴一转,像没看到一样。

  等了许久,见灰灰不吃不尝,阿俏默默地走了。

  阿俏一走,灰灰赶紧转过身子,吧唧吧唧地啃了起来。

  阿俏每天都来地窖门口陪他玩,给他豆叶菜叶和糠饭吃。

  窖门用五六块木板横栏起来,两头打了木桩。关得久了,灰灰心情沮丧,他试着问:“阿俏姐姐,能带我出去晒下太阳吗?”

  “这……恐怕不行了,爸爸要知道了,肯定会骂我的。”阿俏怯怯地说。

  灰灰听了,眼神便暗淡了下来。

  阿俏想了想,说:“我可以进来陪你玩呀。”

  她将顶上两块木板扯开,跳了进去。

  谁料双脚刚落地,灰灰却突然一个腾跃,企图从门顶窜出去。

  撞跌在地上后,狂乱地绕着地窖团团转。嘴里凄楚地喊着:“妈妈救我!我要回家!呜呜……”

  灰灰的失常,可把阿俏吓坏了,赶紧返身跳了出来,将木板闩上。

  灰灰悲戚的哭泣,让阿俏心里很难受,但她不敢将他放出来。

  两个多月过去了,灰灰明显长高长长了,他眼神里布满了忧郁。

  阿俏给他丢菜叶时,他还跳将起来,悬着身子扣住门缝一通乱挠,嘴里唧唧呀呀:“我要回家,我要妈妈……”,样子很是吓人。

  灰灰的悲伤忧郁,让阿俏很伤感。眼见着灰灰一日日长壮,爸爸肯定快将他做成美味了。日久生情,阿俏不禁暗暗为灰灰担起了心。

  一天清晨,当牛儿鸡儿们又来看灰灰时,灰灰却不见了,只见门顶上的木板一头已斜叉在地,灰灰失踪了……

  灰灰跑哪去了呢?

  他能寻到家寻到妈妈吗?

  大山不答,溪水不理。

  阿俏也不晓得。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上一篇:
海洋里骄傲的蓝色小鲸鱼发布时间:2020-10-15
下一篇:
小白纸成长记发布时间:2020-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