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难治的怪病

南宋年间,临安城突遇怪病侵袭,百姓上吐下泻,找郎医治虽能暂时克制,可没过几天病又复发,总是无法根除。一时间临安城内人心惶惶,临安知府也是忧心忡忡。

这天,知府得到禀报:最近城里来了个道士开坛施法,说临安之所以发生怪病,是因为百姓对上天不敬,故而遭到惩罚。若想根除怪病,须服用道士施加了神符的神水。每桶神水,要白银十两。知府听完,气得鼻子都歪了。这不明摆着是装神弄鬼、坑害百姓吗?

当天,知府便赶到法坛,朝道士喝道:“大胆妖道,谁让你在此装神弄鬼?”

道士淡淡地说:“原来是知府大人,贫道未曾远迎,还请恕罪。不过如今贫道正在施法去灾,请大人下坛,不要耽误了贫道解救苍生。”

知府勃然大怒道:“简直是妖言惑众。”

不料,道士却面不改色:“实不相瞒,贫道一直在峨眉山紫光洞修道,若不是内侍总管陈敏贤公公盛情相请,我还不愿出山呢。”

知府听了,不由心中一惊,内侍总管陈敏贤是当今皇上身边的太监,他派人邀请这道士,莫非是皇上之意?

道士见知府不吭声,便冷冷地说:“大人还有事吗?若没事就请下坛,不要耽误了贫道布施神水。”知府只得强压怒火,走了。

一路上,知府见到百姓就问他们神水是否管用,得到的答案几乎都是:“管用,真治好怪病了。”知府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第二天,知府请来了当地的几位名医,商议此事。一位老郎中说:“大人,这怪病我们都曾医好过,不过病人很快就又犯了,我们也不知为何。”

知府叹了口气说:“难道真要靠那道士装神弄鬼才能奏效?这不是让天下人笑话嘛。”

老郎中突然问道:“大人,听闻昨日您见了那道士,不知大人可有收获?”

知府摇摇头说:“收获甚微,此事必有蹊跷,却又无从下手。”

老郎中神秘地一笑,说:“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大人何不去观赏一下临安湖的美景,说不定会有收获。”

知府一愣,听出他话里有话,便点了点头。吃过午饭,知府便来到了临安湖,绕着湖细细察看了一遍,却并没有什么发现。知府累得坐在临安湖边休息,正擦汗间,老郎中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说:“没想到大人真围着临安湖走了一圈,累坏了吧?”

知府叹着气说:“是啊,可并未有所收获……”

老郎中提醒道:“难道大人没看到临安湖边多了几个洗马场吗?”

知府一下子瞪大了眼,说:“看到了!莫非洗马场里有玄机?”

老郎中点点头,说出了实情。原来,那几家洗马场把洗完马匹后的脏水,都倒进了临安湖,污染了水质。而临安湖水正是当地百姓的饮用水,人在饮用之后,不得病才怪呢。

知府问:“你为何不早说?”

老郎中苦笑着说:“大人,这几家洗马场的主人是内侍总管陈敏贤。若非你闯了道士的法坛,今天为了查找线索,又绕着临安湖走了一圈,我怎敢多嘴呀?我知道的情况,就这些了。”

知府听了,不禁沉思起来。

第二天晚上,知府突然去拜见道士,见面后又是作揖,又是赔笑:“本官一直想拜见陈敏贤公公,却苦于无贵人引路,那天误闯法坛,纯属误会。”说着,拿出一块玉佩递给道士,“此玉来自西域,乃无价之宝,权当为那日赔罪了。”

道士一见玉佩,喜得眉开眼笑,说:“这太贵重了,怎么可以收呢?”

知府笑着说:“不知仙道要施法几日?我也好心中有数,以便随时听候仙道吩咐。”

道士神气地说:“不清楚。不过临安怪病,皇上已经知道了。陈公公正在劝说皇上开坛祈福,祛病救民呢。”

知府想了想,说:“皇上开坛祈福,仙道的神水必会派上用场。那时仙道定会平步青云,以后还望仙道多多提携啊。”

道士听了,非常得意。知府趁机又一通溜须拍马后,见道士已无防范,才装作诚恳地说:“仙道能否赐我些神水呢?也让我沾沾仙气。”

道士大笑道:“什么神水,只要不是临安湖的水,就都是神水。”说到这儿,猛地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圆场,“这是因为……我的神水和临安湖水犯冲。这是天机,不可泄露……”

知府连忙点头说:“不敢不敢,天机怎能泄露给我这凡夫俗子?”于是又说了几句客套话后便走了。

第二天,知府又找来几位买过神水的百姓询问。百姓告诉知府,除了每天要吃斋食素外,就只能喝神水,不能喝别的水。

知府一拍脑门,暗叫道:明白了,只要不喝受了污染的临安湖水,这病自然就会痊愈。看来陈敏贤已经知晓,洗马场污染了临安湖水,致使怪病爆发。可他非但不关掉洗马场,反而借机拍皇上的马屁,让皇上开坛祈福,然后偷偷关掉洗马场,怪病自然就好了。同时他又在开坛祈福前,用道士愚弄百姓,卖“神水”搜刮民财,真是何其巧妙,但又何其歹毒。

可如何揭露陈敏贤,关掉洗马场呢?上书弹劾?自己根本没有实证。就算皇上下旨彻查,又有哪个官员敢深入调查,这里面都牵扯到皇上了。整整一夜,知府急得都没有合眼。

第二天一大早,知府依然没有想到对策,正焦躁万分,突然听到鸣冤鼓“咚咚咚”响了起来。知府升堂一问,居然是两个酒鬼要知府裁定:究竟是临安酒好,还是杜康酒好。知府气得刚想命衙役把这两家伙撵出去,其中一个酒鬼突然一蹦三尺高地叫道:“临安……的酒,是当今万岁祭天的御酒……”

突然,知府眼前一亮,丢下酒鬼和两班衙役,撒腿跑回书房,写起了奏折……

几天后,圣旨传来,先责骂了知府,跟着便让知府立刻彻查、关掉临安湖的洗马场。原来,知府在奏折中写道:皇上祭天用的御酒,都是用临安湖水酿制。但就在几天前,自己偶然发现临安湖边开设了几家洗马场,致使临安湖水被污染。这是对上天的大不敬,请皇上降罪。

当天,知府手持圣旨关掉了洗马场,然后又上奏请罪:临安城爆发的怪病,经追查是因为百姓饮用了被污染的临安湖水。如今已将洗马场的主人抓捕,却供出了陈敏贤才是洗马场的主人,自己不敢轻易处置,还请皇上定夺。

两天后,圣旨传来:知府昏庸,酿成大祸,但念其知错立改,忠心可嘉,故从轻发落,贬为庶民……

在知府离开临安的那天,百姓纷纷前来送行,老郎中更是依依不舍地拉着知府的手,告诉知府:那道士已被百姓用乱石打跑了。

知府点头说:“此事我已知晓,只可惜未能扳倒陈敏贤,更可惜的是,百姓被坑害的钱财也无法追回。”

老郎中却说:“正所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好人必有好报,大人千万不要自责。”

果真如老郎中所言,一年后知府便被重新任用,深得皇帝的信任。而陈敏贤则在临安怪病案后,被皇上冷落了,最后郁郁而终。至于那个道士,居然被贼人杀死。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1 回复0
上一篇:
傻小伙学话发布时间:2020-10-15
下一篇:
傻女婿,寿头发布时间:2020-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