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戴银铃的长臂猿

    云南省马戏团第一次来西双版纳作巡回演出,团员们刚刚进入傣家曼蚌寨,就立刻被茂密的椰林和累累的硕果吸引住了。一阵阵诱人的椰香,馋得驯象员芳芳直流口水。只可惜椰子高高悬在树上,他们又不像傣家人那样会爬树摘椰子。

    正当大伙望椰兴叹的时候,芳芳忽然想到一个名叫南尼的长臂猿。南尼是马戏团的一名绝好的动物演员,爬树对它来说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南尼的驯养员叫蒲兴,在大家的怂恿下,蒲兴把南尼牵来了。他解开拴在它脖子上的细铁链,让它上树摘椰子。

    南尼飞快爬上椰树,手攀叶柄,足蹬椰子。将一只只熟透的椰子蹬下来,大伙儿兴奋地弯腰拾椰子,可谁也没有想到,椰树上响起一阵激越的银铃声,不好!南尼手攀树枝,从一棵椰树跳到另一棵椰树上,飞快地向寨外原始森林里逃去了。

    “不好了!南尼跑啦!”芳芳尖叫起来。

    “快追!抓住它!”人们喊着叫着。

    “南尼,别淘气,快回来——”蒲兴急得直跺脚。南尼头也不回地飞快跑着,身后留下一串清脆的银铃声,一会儿就消失在莽莽森林里。

    南尼的逃跑,可把马戏团团长气坏了,要晓得,这损失难以估量呀。南尼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动物明星,是马戏团的台柱子。每次演出只要是南尼上场,准是掌声一片。它表演的“单杠斤斗”、“飞空转碟”等惊险动作,是马戏团的压轴节目啊,这怎能怪团长不又气又急呢。蒲兴也是焦急懊丧,连连责骂自己。他跟南尼的关系,可不一般啊,南尼一向是听他话的,可它今儿为什么逃走了?要晓得,在马戏团里,是明星,不管是吃还是住,它都受到特殊待遇,它干吗要逃走呢?蒲兴又气又急又伤心。他狠下决心要把南尼找回来。

    说来也巧,蒲兴向曼蚌寨的村长艾蛟龙一了解,才明白南尼为什么会逃跑。原来,曼蚌寨后边的大森林里有一片石岗,名叫猿岭,四年前的一天,艾蛟龙和另一位猎人上山打猎时,捉到一头小长臂猿,他们把它卖给了省马戏团。这头小长臂猿就是南尼。不用说,南尼爬上椰树后,发现自己回到了故乡,于是它趁机逃回猿岭了。蒲兴了解了其的奥妙,真后悔不该让南尼这么轻松地逃走。他决定到猿岭去把南尼我回来。艾蛟龙肩背猎槍、带着铁夹子,陪他一起钻进了原始森林。

    森林里古树参天,野竹丛生,各种小动物在树枝间自由地跳来跳去。艾蛟龙是位出色的猎手,他带着蒲兴绕过沼泽地,绕过蛇窝和虎穴,沿着曲曲弯弯的罗梭河,朝猿岭走去。

    黄昏,他们来到猿岭脚下的白云矶,艾蛟龙把蒲兴拉上一棵高高的苦楝树,透过茂密的树叶,看见一群长臂猿正在白云矶那儿捞青苔。

    蒲兴正在仔细观察其中有没有南尼,突然猿群发生一阵騷动。一只高大威武的公猿狠狠地踢打一只没有经过它同意就擅自吃青苔的老母猿。老母猿被打得在沙砾上翻滚。原来那只大公猿是猿王,它吃饱了青苔后,才允许别的猿吃。

    猿群又恢复了平静。蒲兴观察了好一会,确信里面没有南尼。忽然,文蛟龙捅捅蒲兴,小声说:“你听!”微风中送来一丝银铃声,“叮叮铃铃”,悠扬动听。随着铃响,只见南尼由树丛走出来,朝猿群走过去。当它快到猿群时,它停在离艾蛟龙和蒲兴不远处的一棵柳树上,目不转晴地盯住在白云矶采青苔的猿群看。它脖子上挂首的银铃圈,在陽光下一闪一闪的,十分耀眼。

    终于,南尼认出了猿群正是它阔别多年的大家族,它兴奋地呼叫着奔向猿群。

    而猿群却已忘了它。一个个受了惊。它们怒视着它。它们认不出南尼就是四年前被人类捉走的小猿。猿王指挥猿群,把南尼团团围住。只有那只老母猿定定地看着南尼,突然叫了一声,向南尼扑来。南尼也认出来了,是妈妈!母子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突然,猿王威严地长啸一声,一只独耳朵公猿和一只独眼龙公猿龇牙咧嘴向南尼逼来。

    蒲兴急得让艾蛟龙赶紧开槍,他怕南尼受伤害。艾蛟龙摇摇头说:“不能开槍,槍声会吓跑猿群,它们躲进密林里,你十天半日也休想找到它们。”

    蒲兴正担心,忽见南尼纵身一跃,跳到猿王脚下连连亲吻,温顺地请求猿王接纳它。

    高傲的猿王看中了南尼脖子上的银铃圈。它凶狠地一把夺住,“咔嚓”

    一声,银圈被拉断了,猿王得意洋洋摇动银圈。南尼奋力去抢,被猿王一脚踹下地。南尼倒在地上爬不起来,这时,老母猿走过来搂着南尼,似乎在安慰它。

    艾蛟龙和蒲兴想撒开尼龙网罩住南尼,可惜两根树枝挡住住他们,撒不开网。这时,猿王呼啸一声,带着猿群返回猿岭。老母猿拉起南尼就要走,眼看就要失去一个好机会了,蒲兴急得低声叫道:“站住!南尼,回来!”

    南尼听到了呼叫声,它浑身一哆嗦,回头怔怔地望着蒲兴,它显得又惊又喜,它犹犹豫豫地走了过来。

    老母猿一声狂叫,拉过南尼的手臂,拖着它飞也似地逃走了。

    为了捉回南尼,艾蛟龙带着蒲兴闯进猿岭。在密不见光的猿岭里,艾蛟龙和蒲兴紧跟着猿群,他们饿了就嚼把炒米,渴了喝口泉水,几天来,他们一直没有机会捉到南尼,却把猿群的生活规律观察得一清二楚。他们终于明白了,南尼用那银铃作代价,换取了在猿群中生活的权利。

    南尼把在马戏团学到的本领用在猿群里,用“飞空接碟”的绝招,在空中猎取飞鸟,看得长臂猿个个目瞪口呆。南尼很孝顺老母猿,对别的老猿和幼猿也很友好。很快它赢得了大多数猿的好感,在猿群中的地位也明显提高了。

    然而这些却引起了猿王的不满。它嫉妒南尼的才能。它似乎想害死南尼。

    艾蛟龙和蒲兴商定,要尽快逮住南尼。他们分两路悄悄行动起来。黄昏,猿群钻进山谷,在一棵巨大的树上抢果子吃。艾蛟龙取出尼龙网,悄悄爬上树。不料,艾蛟龙刚爬上树,猿群却朝蒲兴这边跑来。原来,它们发现这儿有好吃的。南尼径直地走到蒲兴藏身的树下。蒲兴屏住呼吸,对准南尼扑了下去。

    只听一声怪叫,蒲兴的手已经触到南尼光滑的皮毛上,可惜他自己却因为用力过猛,一头从树枝上栽下来昏了过去。

    当他醒来的时候,南尼正伏在他身边。刚才这一摔,把蒲兴摔到一个大石沟里。山野寂然无声,只有南尼温顺地守在他身边。蒲兴激动地捏住南尼的胳膊说:“南尼,跟我回马戏团去吧!”南尼仿佛听懂了他的话,突然一甩胳膊,向后退了几步。蒲兴艰难地撑起务子想抓住它,并且大声地说:“南尼,跟我回去吧,你在猿群里会倒霉的。猿王对你不怀好意。”可惜南尼不懂这些,它坐在离蒲兴不远处守着,蒲兴急得想站起来捉它,南尼一转身又窜进丛林去了。正巧,艾蛟龙找到这儿来了。

    蒲兴和艾蛟龙继续跟踪猿群,寻找机会捉南尼。

    终于,猿王要对南尼下毒手了。当南尼捉了一只沙燕送给老母猿时,猿王向它挑衅。猿王和独眼龙公猿、独耳朵公猿一起扑向南尼,把它厮咬得血肉模糊。蒲兴和艾蛟龙眼睁睁看着这场恶斗,却束手无策。他们若是暴露了,就会迫使猿群逃得更远,那将更难跟踪啊。

    南尼受不了众敌围攻,拼命逃跑,猿王率领猿群紧追不舍。
    
    南尼逃出树林,正当猿王要追上它时,突然,南尼身后的茅草丛中窜出一只金钱豹,吓得猿王转身就跑。猿群也四散而逃。一头跑不快的老猿成了金银豹的美餐。

    南尼本来可以逃走的,可它没有逃,它勇敢地冲过来和金钱豹搏斗。蒲兴正想用猎槍打死豹子,可又怕误伤了紧紧缠着豹子的南尼。

    南尼施展出在马戏团学到的本领。它吊着金钱豹在空中飞旋起来,好一个精彩的“长臂飞旋”!它把豹子转得头晕眼花,东倒西歪。这时,猿群又聚拢过来。它们一个个欢呼着,蹦跳着为南尼助威,最后,受伤的金钱豹狼狈逃走了。

    南尼成了英雄,它被猿群拥立为新猿王。然而,成了猿王的南尼更不好逮了,它不再单独行动,它的身边总有公猿保护着它。没有方法,艾蛟龙和蒲兴不能再拖延了,他俩决定用捕兽夹捉住南尼。

    深夜,他们把捕兽夹安在南尼常常去的大青树上。第二天,南尼带着猿群来了。它跃上大青树,眼看就要踩着铁夹子了,可是它拐了个弯,跳上另一棵树。而铁夹子却夹住了跟在南尼身后的老母猿,老母猿痛得哀叫一声,吓得猿群四处逃散。

    捉住了老母猿,南尼不肯丢下妈妈不管,它主动出来了。

    蒲兴解开老母猿身上的铁链,拖着老母猿慢慢走向南尼。他对南尼说:

    “南尼,跟我回马戏团去,你别跑,我就放掉老母猿。”老母猿朝南尼嚎叫着。南尼一动不动站在那里,眼里满是泪水。看到这场面,蒲兴真不忍心让它们母子分离,但为了马戏团,为了爱看南尼表演的热情的观众,他只好狠狠心,上前捉住南尼一只手臂,然后放掉老母猿。

    当艾蛟龙和蒲兴带着南尼下猿岭时,突然,被猿群挡住去路。猿群愤怒的嚎号声,令人毛骨悚然,艾蛟龙朝天开槍,想吓退猿群。但猿群一直跟在他们身后,凄惋愤怒地吼叫着。

    当他们就要走出山垭时,猿群突然停止了叫唤,叮铃铃、叮铃铃,一阵美妙的银铃声远远传来,悬崖上老猿王摇着南尼的那只银铃圈,银铃从悬崖上滚下来,叮铃铃、叮铃铃一直滚到南尼面前,仿佛为它作最后的送别。

    (李 清)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22 回复0
上一篇:
穆拉特的金雕发布时间:2020-10-14
下一篇:
天鹅与鸭子的故事发布时间:2020-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