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这是一种怎样的惬意

某个秋日的午后,我坐在湖畔小小的咖啡厅,一杯醇香的咖啡,一本轻松的人生小品,一个人,房间里溢满了无比华美而简单干净的民谣,时光静止成玻璃窗上的剪影,我合上眼,这种意境似曾相识,是一种怎样的惬意?

祖父如师如友,似一位艺术家,颇如一位哲人。虽时间将一切冲淡。生活无情的在每个人脸上刻下一道道痕。走近那片不再明亮的湖,似乎又依稀浮现您过去的那张脸。

那个太阳已温柔得像棉花糖的午后,祖父带我去采莲蓬,我们坐在乌篷若有若无的小木船上,我携着篮儿,摆弄着什么,他则用那双大手操着桨,我们在那绿莹莹的荷叶间穿梭,我讲漂浮在水面的荷花花瓣拾起轻放入小蓝儿。他说荷花是莲蓬的母亲。有时我们会停在靠岸边,厚厚的草堆藏着洁白的蒲公英,淡雅的香味,祖父摘下两支放在我的小手中,他轻轻吹动它,绒绒毛优雅地轻轻飘向空中,缓缓在远处慢慢落下,划出一道道优雅弯弯的弧线,落在这如镜的湖面上,随着水流荡向远方。祖父又突然引吭高歌起来,时而激昂,时而轻盈。收起桨,让船儿随着水流飘荡,随着祖父的歌声摇啊摇。我则又吹散手中的蒲公英它们向前方飘去,我们则尾随着它们,倾听流水声,折下一只只莲蓬。将小脚丫浸在水中,听风儿盛开,赏赏畔上之景,从脚下有几分惬意涌上心头。祖父给我讲着他儿时的故事,虽然那些对我来说太深奥,但他笑了,我也笑了。

分完莲蓬我也该打道回府了,临将告别之际,父母又搬出让爷爷离开三合院去和我们一起住的话,这次是多年间他第一次道出之言:“城里江中船太多,一个人有一条寂静的湖可行便已足矣!”看着这位父亲,像是一位哲人。他说只有在这才能寻到他所要的绵绵惬意。即使在自己最亲的人面前也不愿渗出自己的寂寞。我知道,每日他总要望着那张黑白的照片,对“她”笑,陪“她”聊天,她的悄然离去,也仅留下一片湖,一叶扁舟。安安静静的度过一轮又一轮令他“惬意”的日子。而今,我扶着他坐上那乌篷已无德小舟上,我拨动湖水,唱着他曾教我的段子,放下桨,坐在船边,什么也不做……

放下咖啡,向湖畔走去,脱下鞋子,将脚丫浸在水里,听阳光盛开,那是一种怎样的惬意?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7 回复0
上一篇:
路灯诠释了青春,月色解释了青涩发布时间:2020-10-13
下一篇:
【刘卫散文小辑】人流里的温暖发布时间:2020-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