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记忆中的蓝天

躺在房顶上望天空,有几片云缓缓滑过蓝色天宇,而这却是记忆里的颜色。身边有几片枫叶飘落,看得见的只有它们在风摇曳,唯听见它们的凋零——掷地有声;曾经枫叶铺在地上绚烂的颜色,现在只有杂草丛生,枯枝烂叶。

 

有幸再次来到这里,因为这里有过从前;同时我也感到不幸,空中的一道残虹,将我与故乡的记忆瞬间成影,时间的流逝,郑重地砸在记忆的薄影,渐淡渐模糊。

 

我当以何种心情走过这里?应带着哀悼般沉重的步伐,渐拾记忆的碎片,我努力拼凑成画卷,与以前一样的美。

 

村口的井“永远”那么热闹。人们在井旁洗衣、挑水,孩子们光着脚丫戏水,手拍打着水,洗衣粉的香飘扬在人们的欢声笑语中;我们和着洗衣粉搓着,吹出一个又一个的小泡,在阳光中漂浮着,渐渐飘远,我们努力搓着,希望生出更多的泡泡,飞到更远的天空中去,与云作伴,随鸟飞翔。上面漂浮的七色,正如我们憧憬之境的绚丽多姿,如梦如幻,它们如梦想般腾空而去,在我们齐刷刷地凝视中飞去,消失在看不见的高空中,还在未抵达的途中。

 

老人们坐在长椅上,静静地沐浴着阳光,猫狗蹲着、趴着,孩子们在院子里追赶着,不知谁踩到哪只狗的脚,引起一阵狂吠,但叫声随即消失在孩子们的笑声中。老人脸上洋溢着一种幸福,也是一种传统的满足。人们常说的儿孙满堂,不正是这样吗?孩子们的快乐成长是父母们、长辈们最大的慰藉,我们的笑声也成了他们耳中最美的音乐。

池塘上游动着鸭子,忽几只同时潜入水中,水面咕噜几声,冒出几个气泡,待浮上来时,身披一件绿衣,我们笑成一团,鸭子害羞地摇摇脑袋,煽动翅膀,甩开浮萍,舔舔羽毛,让自己保持原貌,一直这样下去。

 

绿油油地田野上,游走着谁家的黄牛,星星点点;田中紫色的小花,在微风中摇摆舞动,与草相间,时隐时现。

 

房屋有旧有新,土墙泥瓦搭成的房成了拥有新房的人们堆柴用的杂房,但它已陪父辈经历了许多,这样,它独有的价值全然奉献给了人们,而新房的替代,它还能安逸地继续以房的身份被再次使用。房子的更替速度加快,那新房又会怎样,但我想我们这一代还会用吧!

 

天边的云彩被染成红色,红日如豆垂在云间,微弱的光还遗留温暖,黄牛对天长哞一声,像对今天的告别,对不在有的今天道再见,眼里游离的是对明天未知的疑惑与担忧,可终究还是随人们回去。

 

黑夜在悲伤中显得漫长,步伐在愁绪万千时无比凝重,我如梦初醒,看到的是——错置的线条拉成的“风景”。村子的井渐渐干涸,井壁上的杂草肆无忌惮地疯长,曾洗衣的石头被泥沙侵袭;村里大概还有几户人家,几位老人,还有一条狗,一只猫。

 

记忆中的蓝天,记忆中只是以前。时间将一切冲洗如镜,我的眼中闪动犹疑,为何游离出不安与担忧?

我极目远眺,却只见荒草丛生;那些落英缤纷的岁月,追蝶捕虫的情景在我的脑海颤动,变得模糊。我大声喊,群山环绕却没有汇成一个应答,独留我的呼号,回荡着、消失着,“故乡——别走”。而这一刻,不作停留。只道今昔何昔。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1 回复0
上一篇:
人生,感情不再是唯一发布时间:2020-10-07
下一篇:
感恩是住在心里的天使发布时间:2020-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