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张三爷庙的传说

张三爷庙的传说

作者: 徐风

河南叶县有“张三爷”庙一座。庙是普通之庙,只是这庙虽姓“张”,却是王姓家庙,所以这做普通的庙宇便有了其特别之处,引人遐想。且听这支拙笔,删繁就简,粗粗道来。

元末明初,原大地烽火连天,生灵涂炭,使得原本富庶之地,满目疮痍与荒凉。此时的晋南地区却相对祥和繁荣,于是大明朝开国之后,洪武帝便下旨自山西往中原大地移民,以此来重现中原往昔的“盎然生机”。山西南部的洪洞小县,富甲三晋,且人口极为密集,更成为了移民的重中之重。

隶属于县城的一小村镇上有一大户人家,男主人叫王万贯,妻刘氏。夫妇俩继承祖业,也继承了祖先的治家之道,可谓小镇首富,然此夫妇俩更是首屈一指的吝啬之人,臭满全镇。大凡为富之人有几个不吝啬的?其中的丑闻与笑话不胜枚举,您想也能也想得到,所以这里就无需再画蛇添足。只说这刘氏乃是一“河东狮吼”,把个王万贯调教的服服帖帖的,纵有万贯家财,纵有贼心也没那个贼胆对其他女子多看半眼,更不消说纳上几房妾室了。但刘氏虽强悍,谁知肚子就是迟迟不见动静,也是心虚的很,为此没日没夜地烧香拜佛,磕头如捣蒜。眼瞅着就人老珠黄,香火钱烧了一大堆,可肚子还是“涛声依旧”。

看着王万贯整天的眉头紧蹙,长吁短叹,刘氏似乎也对自己失去了信心,便开始悄悄为丈夫物色人选。经过千般筛选,万般挑剔,刘氏终于搜寻到了心目中的姑娘。正当刘氏欣喜也倍感酸溜溜的时候,奇迹出现了,已近半百的她,肚子却赶在这个节骨眼上给她带来了希望,总算给她争了口气。当真是奇迹。刘氏是在菩萨面前哭得泪人似的,且不停地求菩萨保佑她生个男娃,因为她这辈子大概也就这回了。而王万贯得知后,一蹦仨高,差点就把房梁顶断,激动地连放了三天炮仗,

或许真的感动了上苍,因为王万贯夫妇俩虽吝啬,但求佛的心是真的,为此烧掉的白花花的银子也是无数。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半百之年的刘氏果真为王家续上了香火。王万贯喜极而泣,同刘氏商量要大摆三天宴席,让所有乡邻都来热闹热闹。谁想刘氏眼一翻,道:“亲戚朋友,达官贵人自然要请,那些个贱民整日里巴不得咱们绝后呢。再说,这么多年我天天诚心诚意地拜菩萨,这是感动了菩萨,关那些贱民何事?”毕竟是老来得子,天大的喜事啊。王万贯再想张嘴,刘氏眼一瞪,翻身睡了。他不想让月子里的夫人生气,也就依了她。

自从得了这心肝宝贝,王万贯夫妇更是洋洋得意,有事没事便抱着孩子满镇上晃悠,似乎是在对着镇人讲:怎么样?我们老王家有后了,你们偷着哭去吧。谁料好景不长,正打算风风光光的为宝儿摆满月宴时,一声惊雷晴空炸响。皇帝忽来圣旨,命小镇所有居民,不论男女老幼,一概迁走。目的地:河南叶县;期限:五日。天哪,怎会有这样的事情啊?!一时间小镇人心惶惶,不知所措。君命难为,谁也别想打什么歪主意,一个也跑不了。公差说:“你们这地方虽然富裕,可都快人挨人了,早晚得出大事,吃大亏。”公差又说:“搬就连窝端,去了还是老街坊老邻居,不生分,也相互好有个照应,皇上多英明啊!”

这“新官上任还三把火”呢,何况是新皇初登。

俗语讲“搬家三年穷”,但对那些穷苦老百姓而言,在哪儿也逃不开一个穷字,哪儿都能活。然而那些已是风烛残年的老人,却无论如何也不想离开老家半步,宁愿一死也不愿临了埋骨他乡。就说王万贯家的车把式张三的老娘,仅管年纪不甚老,却有一身的病,听了这个消息后的第二天便小绳一根上了梁头。她不想死在路上,更不想拖累三十出头还孤身一人的儿子。张三不光敦厚实诚,孝顺也是出了名的,见娘寻了短,他也不愿一个人前往人地两生的他乡,就想跟了娘去。别说这还多亏了王万贯夫妇,好歹把张三劝回了头。从山西到河南,千里迢迢,路途险峻,没个人照应怎么行?其他人都可以辞退,唯独这张三不能。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夫妇俩也总算是做了件善事吧,但张三也提了个条件,要他们借些许银子把老娘“厚葬”。

五日限满,除却那些想不开的,大约千余人在官差的“护送”下,先去了县城的广济寺办理相关手续。次日一大早,露宿在寺院内的人群便被催赶起来,启程前往从未听说过的一个叫做“叶县”的地方。当真要远离故土了,大概这辈子再也回不来了,人群无不唉声叹气,泪水连连,一步三回首。广济寺内有株粗壮的老槐,已是深秋时节,树叶几乎落尽,树上几个硕大的老鸹窝便格外醒目,更是深深印记在了每个人眼中。似乎是人群吵到了巢内小憩的它们,扑棱棱飞离了巢穴,在秋风瑟瑟的上空盘旋鸣叫,声音竟有几分凄凉。

人群在一小撮官差的“护送”下,缓慢却也有序地往叶县行进。一路风餐露宿,跋山涉水,很多年老体衰之人陆续途中丧命,埋骨荒岭。而王万贯夫妻虽然还算年轻,可这养尊处优之体,哪经得起如此千山万水的折腾?才行至河南境内便双双病倒了。夫妻俩为了节省开支,辞退了所有丫鬟家丁,只留了车把式张三。也幸好还留了个张三,才不至于落得与他人一般的下场。张三跑前跑后,细心照料把这对吝啬鬼夫妻“感动”的眼泪汪汪的,直道没看错人。

越是往深了走,眼前的情景越是骇人,不说尸骨遍野,那也真叫一个荒凉啊!在这种地方安家落户,想想都怕。人群战战兢兢的如蜗牛般往前蠕动,而王万贯夫妻俩的病情好转的也如着人群的速度一样。这天正午,人群行至一片茂密的山林,刚想稍事休息,可屁股还没沾地,就被官差以此处不安全为由吼了起来。无奈,人群唠唠叨叨着继续前行。就当人群行至林子中央,一大股悍匪如从天降。大明朝刚稳住脚跟,这节骨眼自然强人横行。赤手空拳的人群,少得可怜的官差,怎敌得住这一大帮悍匪的冲杀?霎时间林子里惊叫声,哭喊声响成一片。悍匪劫财又劫色,谁敢稍稍抵抗,一刀毙命。

情形万分危急,大病未愈的王万贯夫妻趁乱慌忙将孩子交给张三,而后又丢给他一个沉甸甸的包裹,急道:“张三,我们夫妻俩看来躲不过这一劫了,孩子就拜托你了!张三,我们老来得子,实属不易,这可是我们王家唯一的血脉了,求你一定把他抚养成人!事不宜迟,你别管我俩了,赶紧地带孩子逃吧!”“逃,上哪儿逃?”王万贯夫妻俩话未落地,已被两个悍匪一刀一个,双双归陰。此情此景不容张三多想,抱着孩子拔脚便夺路而逃。俩悍匪瞅张三如有神助,飞一样地就闯出了林子,便放弃了追赶,骂骂咧咧地转身又杀了回去。

奔出林子也就一箭之地,迎面碰上了一大队官兵,张三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叫:“救命啊!前面树林有强盗正在乱杀无辜百姓,快去救人呐!”也是命不该绝,这队官兵正是朝廷派来清剿这帮横行一带的悍匪的,远远的便听到了此处似有哭叫声,厮杀声,于是循迹而来。听了张三此言,为首的二话不说,大手一挥,率领着人马箭一样冲进了林子。

经过这一劫,再加上途中病亡的,人群去了近半。张三抱着一劲“哇哇”哭叫的小宝,蹲坐在惊魂未定的人群中不知所措。几次狠心想把小宝送人,自己追随老娘去算了,可王万贯夫妻俩临危托孤的情形也总是不停忽闪在眼前。虽然安王万贯夫妻俩臭名昭著,那也只是吝啬,并不是什么大恶之人,起码对他还说得过去,何况人家还借了自己银子,厚葬了娘。再瞅瞅可爱可怜的小宝,便不再由着自己胡思乱想。

几天之后,人群终于抵达叶县,也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而且竟有了一种到家的感觉。或许经过这一番艰难艰险的长途奔波,他们太想找个地方安顿下来了。

从此,张三便成了小宝的爹,但小宝却依旧姓王。尽管很多人都说张三傻,可他每次只是付之一笑。而更让人不理解的是张三为了小宝,为了这对出了名的吝啬鬼夫妻的儿子,竟打算终身不娶。理解也好,说他傻也罢,张三自有他的想法与活法。有时他也觉得自己可能确实傻,就说王万贯夫妻丢给他的那个沉甸甸的包裹,直到安顿好以后,他才发现了里面的秘密。但他没对任何人讲,一直把这个秘密放在一处秘密的地方,任他寒来暑往,一贫如洗。

张三不想让小宝做他爹那样的人,憨直的他自然也调教不出那样的孩子。小宝自小就很乖巧懂事,等他稍大以后,张三便如实告诉了他一切,唯有那个秘密却只字未提。斗转星移,转眼小宝已到成家之年了。张三虽憨直,小宝毕竟不是他的骨血,尽管不是读书的料,倒也继承了先人经商的头脑,只是苦于没有本钱。即便如此,很多有女待嫁的人家,还是都开始注意到了他的这个优点。然而小宝早有了意中之人,那姑娘与他也是情投意合。这一点张三自然更清楚,尤其那姑娘,虽是忠厚之家,却机灵过人,待人接物很是妥帖,与小宝可算天造地设了。没费多少周折,小宝便与姑娘喜结良缘。瞅小两口恩恩爱爱,相敬如宾,张三喜在眉梢。

月余后,张三和盘托出了那个尘封多年的秘密,那个沉甸甸的包裹,分量果然不同寻常。

不负张三所望,小宝如鱼得水,生意一开张便火的不得了,且越做越大,不日便声震叶县。小宝生意发达,财源滚滚,而他爹娘身上的吝啬之气却丝毫不见。济危扶贫,仗义疏财,才是他小宝所乐此不疲的。一提起小宝,叶县人没有不竖大拇指的。

小宝生意顺风顺水,膝下更是子女成群,人丁兴旺。自此开枝散叶,成为叶县一大姓。后世之人为了瞻仰纪念张三,便修建了“张三爷庙”一座,并奉为家庙,受王姓后人世世代代的膜拜。

这便是“张三爷”庙为何是王姓家庙的缘故,朴素而感人,却也成就了一种奇特,一段佳话,一个传奇,世代流传,至今不衰。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4 回复0
上一篇:
“硬脖子”县令斗公主发布时间:2020-10-13
下一篇:
鬼算盘发布时间:2020-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