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分手谋杀

一、结婚照

叶筱芳和马崇山上大学时在一个班,四年里,他俩每年寒暑假都一起坐火车二十多个小时往返南宁和鹰城市,平时除了上课,都吃住在学校附近的出租屋里,两个人好得如胶似漆。现在毕业两年了,马崇山在市电视台当了编导,叶筱芳在《鹰城日报》当了编辑,门当户对事业有成,身边的人对他俩都颇为羡慕。

一天下午,叶筱芳提前下班,闲着没事,就到电视台找马崇山。电视台的人说马崇山感冒回家休息了,叶筱芳就买了两盒“感冒清胶囊”送到马崇山家。当她用钥匙打开马崇山宿舍房门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只见宽大的席梦思床上,一男一女光鲜白嫩的肉体像麻花一样缠绕在一起。听到开门声,马崇山投来惊恐的目光,叶筱芳看清了,那女的是大学刚毕业分到电视台的女主播薛虹。叶筱芳愤怒地指着薛虹骂道:“你给我滚出去!明天我让你们台长把你们开除了,你信不信?!”薛虹赶紧穿上连衣裙夺门而逃。叶筱芳走到刚穿上睡衣的马崇山面前,挥手打了他一记耳光,吼道:“你们什么时候好上的?”马崇山摸着火辣辣的面颊说:“她刚毕业来电视台才两个月。”叶筱芳不耐烦地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马崇山喃喃地说:“好了一个多月。是她先找我的,我也没想到她会那么主动。”叶筱芳说:“你说这种事儿该咋办?”马崇山“咚”的一声跪倒在地,拉着她的手说:“筱芳,你就饶了我这一回吧,我再也不会做这种傻事了!”叶筱芳“哼”了一声,说:“你可不是这一回了。大二时那个肖白玉,你不会忘了吧?”马崇山辩解说:“那时候你要和我分手,我孤单寂寞才找的白玉。”叶筱芳叹了口气说:“我和你吃住在一起四五年,说吹就吹没那么容易。你要不想把事儿闹大,只有一条出路。”马崇山忙问:“哪一条?”叶筱芳一甩马崇山的手说:“三天内订婚,两个月内正式结婚。”马崇山眼球一动:“好!我答应。”

三天后,叶筱芳的母亲收到了马崇山父母送来的两万元订婚聘礼,又摆了几桌酒席,两家的亲朋好友聚在一起,都夸他俩是天生的一对。眨眼一个月过去,再过一个月就是领结婚证的日子了。马崇山找到叶筱芳说:“马上就要结婚了,正好美景影楼送给我一张结婚系列照免费优惠券,有没有兴趣,咱们约个时间到九道沟外景地照一组照片?”叶筱芳笑着说:“没想到你还这么浪漫,那好,你定个时间吧!”马崇山说:“那就明天上午,2008年8月18日,多好的日子。”叶筱芳算算说:“明天是星期一,我是没事,你能请假吗?”马崇山说:“我也没问题。”叶筱芳问:“双休日不照,为啥选星期一?”马崇山说:“影楼老板说星期一到星期四景区人少,最能照出人与自然的和谐景致。”叶筱芳说:“好,就明天上午。”

星期一早晨8点,杨美景开着一辆面包车载着马崇山和叶筱芳,经过一个小时的车程来到了九道沟景点。叶筱芳下车后贪婪地呼吸着潮湿的空气,对马崇山说:“前几天下雨,昨天和今天可是大晴天,九道沟两边虽然灌木遮天,但却能见到蓝蓝的天空,这结婚照系列的第一部分选景选在这里真是绝了。”马崇山说:“为了拍好这次的照片,我把电视台的录像机也带来了。”叶筱芳心情很好,和马崇山合影时换了七八套影楼提供的服装,更显得活泼、漂亮。加上九道沟底的怪石作背景,真是天人合一,人与自然十分和谐。合影之后,叶筱芳兴致正浓,又拍起写真倩照。马崇山在岸边扛着摄像机,镜头追寻着叶筱芳的一举一动。影楼老板杨美景边拍照边说:“叶老师,听说你在日报社当编辑,能不能在报上吹吹我们影楼?”叶筱芳说:“好说,回头我找个记者写写你的影楼,再配发几张照片。”杨美景说:“那太谢谢你了,今天午我请客,你俩可要赏光哦。”叶筱芳开心地摆着姿势笑着说:“那就先谢谢你了。”

刚取好景的杨美景突然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叶筱芳感觉不对,忙回头望去,只见离她们十几米远的三层楼高的崖口上奔腾出一股汹涌的水流。叶筱芳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快跑!她边跑边向杨美景呼喊:“快!快往岸上跑!”岸上的马崇山也在大叫着:“快跑!快上岸!”但是,一切都来不及了,奔腾的水流比她俩的速度要快得多,短短几秒钟,大水就把她俩卷得无影无踪。马崇山喊人的同时,录下了她俩被突发的山洪吞噬的全过程。事情过于突然,以致过了几分钟,马崇山才想起用手机拨打110和120。

二、报案

塔顶的钟声在晨风中回荡了8次。鹰城市公安局局长王金汉透过12楼办公室的落地窗,见到一个妇女正和门卫吵吵嚷嚷。王金汉通过内部电话询问门卫怎么回事?门卫说:“她非要见你。”王金汉说:“那还不请她上来?她那么着急,一定有重要事情。”三分钟后,那位妇女已经在门卫的带领下来到了王金汉的办公室。那位妇女五十来岁,农民打扮,披头散发,人很憔悴,一看就知道她遭遇到了重大打击。

王金汉迎上前去,请那妇女在沙发上坐,说:“你先喝口水。你从九道沟过来,可不近呀!”正想坐下的妇女一怔,又站直身子说:“王局长,你咋知道我从九道沟来?”王金汉说:“你鞋边的黄泥巴里夹杂着枯萎的竹叶碎片,这种黄泥和竹叶只有九道沟才有。”妇女说:“你真神了!不瞒你说,我昨日上午去九道沟,在那住了一夜,今天天刚亮我就坐长途汽车找你来了,大前天,也就是8月18日星期一上午11点多,我唯一的女儿叶筱芳在九道沟瀑布前照结婚艺术照时,被上游冲来的大水淹死了,到昨天下午才找到尸体。我怀疑是她男朋友马崇山借山里发大水把我女儿害死的,可我没证据。我半小时前找到马崇山,他死赖活赖不承认是他下的毒手,我只好来求王局长帮帮我,把这个没良心的畜生绳之以法!”筱芳妈边说泪水边从眼眶涌出,她抽泣着说:“王局长,你是不知道,她爹死得早,我一个人拉扯她24年,如今她死了,我真不想活了!”王金汉请筱芳妈坐到沙发上,倒了杯水递给她,问:“你认定你女儿的意外是她男友马崇山造成的,有什么依据吗?”筱芳妈睁大眼说:“马崇山和我女儿在大学就住在一起,上班也快两年了,他俩一直谈着。谁知马崇山前些时又找了新女友,他俩正在风流,被我女儿当场抓住。马崇山怕把事儿闹大,就先和我女儿订了婚,说是下月结婚。我就觉得马崇山心不诚,可我女儿就是迷上他了,说啥也不回头。现在终于验证了我的担心。”王金汉问:“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筱芳妈说:“我女儿有事从不瞒我,这些都是我女儿亲口对我说的。”王金汉问:“马崇山谈的另一个女友,你女儿说了是谁吗?”筱芳妈说:“市电视台主播薛虹。”王金汉沉默片刻,用电话叫来刑警朱南燕:“你带叶筱芳的母亲去做个笔录,详细些,这件事我要深入调查。”筱芳妈谢了王金汉,跟朱南燕去了办公室。

三、实地调查

王金汉仔细翻阅了筱芳妈有关叶筱芳和马崇山情况的笔录。他的双眉愈皱愈紧。由于影楼老板杨美景被大水冲到了下游岸边,所以幸免于难。筱芳妈找了律师,本想告马崇山,律师认为证据不足,并建议告杨美景。筱芳妈听了律师的建议又把矛头对准了杨美景。王金汉带着刑警朱南燕和刘长发驱车来到美景影楼,找到杨美景,问她给叶筱芳和马崇山照结婚照的前前后后。杨美景说:“这个景点我用了快两年了,从没出过事,谁知那天……唉,筱芳妈告了我,我可能要赔几十万元,我就是卖了家产也不够呀!我也请了律师,律师说景点没有明示上游水库放水时间的牌子,责任应该由水库来负。我已经起诉水库,还不知会是什么结果。”王金汉问:“你过去认识马崇山吗?”杨美景摇摇头。王金汉又问:“到瀑布景点拍照是你提出的还是马崇山提出的?”杨美景说:“去哪个景点都是由顾客提的。因为双休日人多,所以我们往往选择周一到周五,这几天照艺术照效果最好。”王金汉点点头告辞了。

王金汉他们又来到市电视台。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王金汉让朱南燕一个人把薛虹请出来。警车开到人民公园西门口停下,王金汉问起马崇山和她目前的关系。薛虹说:“我们谈的时间虽然只有几个月,但我们彼此欣赏,情投意合。我只听说他谈过一个女友,但他说并不喜欢她。本来我就不想退出,没想到她突然遭遇意外。”王金汉问:“也就是说,你仍然打算和马崇山结婚?”薛虹一歪脖子,反问:“不行吗?”王金汉没有回答她,继续问:“马崇山最近找过你没有?”薛虹说:“他打手机约过我。”王金汉问:“你们谈些什么?”薛虹问:“马崇山出什么事儿了?你们好像要调查他。”王金汉见她有抵触情绪,便说:“有人怀疑他,因此,我必须弄清一些事情。请你配合我们,并希望你替我们保密。”薛虹感到一股寒气袭身,知道自己如果再不配合就可能有麻烦缠身,便说:“你们想知道什么?凡是我知道的我一定如实告诉你们。”王金汉问:“马崇山最近和叶筱芳订婚了,你知道吗?”薛虹惊诧地瞪大了双眼:“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订的婚?”王金汉说:“一两个月前吧。”薛虹气愤地说:“他怎么出尔反尔欺骗我呢?昨天他还向我海誓山盟,根本没提他和叶筱芳订过婚。他说叶筱芳不知和谁去九道沟瀑布照外景写真,被山洪冲走了,两天后才在下游找到了尸体。原来叶筱芳是和他一起去的!”她拿出手机,“我要问问他为什么骗我?!”王金汉说:“你先别给他打电话,我刚才不是对你说要保密吗?”薛虹问:“你们是不是怀疑是马崇山害的叶筱芳?”王金汉说:“我们没有证据,还不能那么说。况且马崇山当时在岸边用录像机摄下了叶筱芳被大水冲走的全过程。”薛虹问:“他为什么不去救人?反而在岸边摄像,他是在证明自己不是谋害叶筱芳的凶手吗?这个人真可怕!”王金汉说:“在找到证据前,我们还是先保持沉默吧。”薛虹慢慢地低下了高昂的头。

王金汉回到办公室已经晚上7点。他打开电脑,点开马崇山的录像,同时点燃一支“鹰城”牌香烟,深深地吸了两口,神情专注地看录像。第二天上午,王金汉又带着朱南燕和刘长发驱车来到九道沟瀑布景点实地考察,一直忙到下午3点。

四、正面交锋

市公安局第3审讯室里,马崇山被锁在铁栏里的椅子上。他见王金汉和刘长发、朱南燕进来,气愤地吼道:“王局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能无缘无故地把我抓到这里?”王金汉见他气焰嚣张的神情,严肃地说:“你放心,我不会无缘无故地抓你!”马崇山说:“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抓我?”王金汉说:“我可以告诉你原因。在此之前,你就不想先告诉我你谋害叶筱芳的前前后后吗?”马崇山想从椅子上站起来,但手铐将他的一只手锁在了椅子的扶手上,使他无法站起。他咬着牙说:“叶筱芳被山洪冲走的时候,我正站在岸上为她录像,我怎么可能是杀害她的凶手呢?出事的当天我就把录像交给了公安人员,难道他们没有把录像交到你手里?”王金汉说:“我不但收到了录像,而且还仔仔细细地看了三四遍。正是你聪明反被聪明误,让我从录像带里看出了你的陰谋。”马崇山一怔,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王金汉犀利的目光射向马崇山:“没想到吧?”他让朱南燕放录像给马崇山看。马崇山看了一阵也没看出问题,狡辩说:“这录像只能证明我是无辜的。”王金汉指着反复重播的录像说:“你是电视台的编导,是专家,可你在录像时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你不时地把镜头调到蓝色的天空和干涸的瀑布口,这能说明什么呢?说明你并没有专心为你的女友叶筱芳录像,而是不时观察上游水库放水的情况,恰恰是这一点提醒了我。”马崇山不服气地冷笑一下:“这就能证明是我害了叶筱芳?”王金汉说:“这只是个引子,接下来我按你就是凶手这一思路展开了调查。我要告诉你两个人名,市电力公司办公室主任谢咏权,九道沟水电站值班员赵应南,这两个人你恐怕不会没一点儿印象吧?”马崇山听了浑身一颤,他呆了几秒钟才说:“王局长,我没想到你会找到这两个人。”王金汉说:“你很聪明,他们已经如实告诉我我想知道的答案。怎么样?现在该你如实交代自己的问题了。”马崇山叹了口气,说:“要说这事儿和谢咏权、赵应南没有关系,他们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按着我的引导无意中透给我的。”王金汉说:“说详细一些。”马崇山说:“我正要和叶筱芳摊牌分手的时候,叶筱芳发现我和薛虹好上了,就威胁我和薛虹分开,在两个月内和她结婚。我和叶筱芳谈了几年,我知道要和她分手不是一个简单的事儿,可我已经不喜欢她了,而且又爱上了薛虹,我该怎么办?我几天几夜睡不着,也没有想出万全之策。正在这时,我看到一个电视剧,里面的一个情节启发了我。电视上演的是,一个女的有外遇后想和老公离婚,可老公死活不同意。那女的便假装和好,约老公一起去旅游,在一个大雨天把老公带到山顶看雨景,故意把手提包掉到山坡上让老公去拿,她老公刚下山坡,双脚一滑,便摔下山被洪水冲走了,几天后才找到尸体。这使我忽然想到了九道沟。九道沟的上游水库放水时曾冲走九道沟村民的一头牛,如果我知道水库何时放水,约叶筱芳到那儿拍照,不是神不知鬼不觉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于是我找到我曾采访过的市电力公司办公室主任谢咏权,经他介绍认识了九道沟水电站的管理员赵应南。我打着采访先进人物的幌子见到赵应南,了解到8月18日早上8点放水,根据以往的情况,一小时后大水才能到达九道沟瀑布口,于是我把拍结婚照的时间定在了上午9点。为了证明我的无辜,我故意站在岸边为叶筱芳录像。谁知我在观察大水何时来时无意中扭转了镜头,露出了马脚。也许命该如此吧,我没啥可说了。”王金汉说:“那好,马崇山,明天去指认一下现场。”不等回应,王金汉站起身走出了审讯室……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7 回复0
上一篇:
索命狼毒花发布时间:2020-10-13
下一篇:
半夜不要照镜子发布时间:2020-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