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消失的女孩

接连失踪的女孩,引起警察和媒体的关注,而失踪的背后却是心酸的善良绑架……

戴军终于发现了那辆车牌号为L95055的黑色大众!此刻,那辆车慢慢停在了路边,一个小伙子走下车,边走边解裤带,显然,他想在路边的小树林里方便。

见状,一直远远跟在后面的戴军和同事立刻下了车,装作也要方便的样子向小伙子靠近。

很快,小伙子方便完转身就跑!这小子果然有问题!戴军和同事赶紧追上去。小伙子跑得很快,戴军奋力追赶,脚下一不留神,被一块石头绊了一下,整个人飞了出去。出于本能,他赶紧伸出右手想撑住地面,不料却碰到路边一个绿色的东西。刹那间,戴军看到自己的右手裂开,一阵剧痛从右手迅速蔓延至全身,他瞬间失去了意识……

等戴军醒来时,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双眼红肿的父母。戴军下意识地活动了下右手,却发现整条胳膊都没了!站在一旁的领导和同事神色凝重地告知戴军:“在追那个小伙子时,你的右手触到了高压变电箱,因为伤情严重,只能截肢。”

戴军不由大恸,稍稍平静后问:“那个小伙子抓到了吗?”

同事嗫嚅着不说话,还是领导开了腔:“现在你的职责就是好好养伤,案子的事,交给其他人。”

戴军却执意要知道。领导沉吟片刻,说了起来。

悲剧发生前,戴军接手了一起失踪案,失踪的女孩叫石敏。戴军在调取监控时,发现石敏深夜上了一辆车牌号为L95055的黑色大众。他断定车主是石敏失踪前接触的最后一个人,于是开始追查这辆车的踪迹。只是没想到,会发生触电事故。

好在小伙子被其他同事给抓住了,他叫谭文强,是个黑车司机。谭文强承认载过石敏,但说她在凯风路就下车了。凯风路没有监控,而下一个路口的监控显示,车里只剩下谭文强一人。当被问到为什么见到戴军他们会逃跑时,谭文强却反问:“如果你是一个黑车司机,见几个男的朝你围过来,你会傻站着不动吗?”警方又对谭文强的汽车和家里进行了搜查,并没有发现任何疑点,只好把他给放了。

这样的结果对戴军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但他出院后,看着父母整天愁眉不展的样子,决定要让最亲的人看到希望,于是他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重新返回岗位!

说干就干,戴军只用半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康复训练,除了不能剧烈活动外,身体已无大碍。

局里最终批准了戴军的返岗申请。父母忧心忡忡,戴军说:“爸妈,你们肯定不想我变成光棍吧?但只要我出去上班,没准明天就能把媳妇领回来见你们了。”

一席话,说得夫妇俩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他们不再反对。

其实戴军重返岗位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放不下之前的失踪案。一回到岗位,他一边协破新案、帮带新警,一边着手调查旧案。

谁知,回来还没几天,就出现了令戴军始料未及的情况。

原来,戴军的返岗申请要上报省里,省里正想树立一批典型,戴军的事例让领导眼前一亮,当即让省报派出了首席记者安志秋前去采访。接着安志秋用最快的速度写就了一篇《独臂刑警:残而不废,做有用之人》的通报。一夜之间,全国都知道在G市,有这么一位帅气又坚强的独臂警官,简直是当代版杨过。

接着,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差点把G市公安局的门槛踏破,雪片般的求爱信也陆续向戴军飞来。

还真有一个叫珑珑的漂亮女孩,坚持接送戴军上下班,并表示愿意照顾他一辈子。戴军哭笑不得,他先是拒绝了多如牛毛的采访,又发了一条微博:“我只想好好工作,夹带感动和怜悯的爱情,我不谈。”这无疑是婉拒了众多求爱者。没想到珑珑依然如故,任凭戴军好说歹说,她就是不离开。戴军没办法,只好冷处理。

这天一大早,一个年男人来报案。男人叫贺忠宽,他说他的女儿贺芳一夜未归。戴军听这个名字有些耳熟,贺忠宽又掏出照片,众人一下子认了出来:照片上的人居然是“G市最美女孩”!

贺芳在G市可谓家喻户晓。3年前,她和男友秦苗大学毕业回到G市,各自找到了满意的工作,没想到秦苗却被查出患了白血病,家里很快债台高筑。这光景,换了别人或许早就开溜了,但贺芳深爱男友,毅然辞职陪他开始漫长的治疗,3年来不离不弃。后来安志秋报道了他们的事迹,称贺芳为“G市最美女孩”,一时感动了无数人,情侣俩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帮助。

就在生活即将迎来曙光的时候,贺芳却消失了。据贺忠宽说,当天女儿要回来看母亲。当晚9点55分,他接到女儿的电话,说已在出租车上,很快到家。结果一直等到10点半,都不见女儿的踪影,电话也关机。他忙打电话问秦苗,秦苗却说女友9点半就离开了,也正纳闷她怎么没打电话报平安。贺忠宽又去路口等待,结果女儿一夜未回。

年轻女孩,夜晚打的,莫明消失,似曾相识的细节让戴军一下子联想起石敏的失踪。戴军和贺忠宽来到医院了解情况。病房里,秦苗疯了一样挨个给认识贺芳的人打电话,却没人知晓她的下落。

秦苗的母亲薛荣凤也直掉眼泪:“芳芳是个好孩子,没有她,我们这个家早垮了。”秦苗也自责不已:“我不该让她那么晚回去的!”

“你知道她是怎样回家的吗?”

“她说打的回家。”

薛荣凤接过话头说:“我当时还奇怪,这孩子一向节约,别说打的,就是坐公交也舍不得。”

贺忠宽解释道:“孩子是急着回来看她妈。她妈妈生病了。”

戴军又去医院周边调查,由于这一带的人几乎都认识贺芳,很快就有了线索,一个便利店的老板亲眼看见贺芳上了一辆黑色的大众轿车:“一看就是个黑的。”

又是黑色大众!戴军立刻调取附近的监控。果然,昨晚9点45分,监控里出现了一辆再熟悉不过的黑色大众,戴军拉近画面,坐在副驾上的红衣女孩正是贺芳!

戴军当即传唤谭文强。时隔半年,两人再次见面,空气里弥散着火药味。审讯室外,同事们严阵以待,他们怕戴军一时冲动违反规定。

同事们的担心多余了,戴军虽恨谭文强,但他深知只有将对方绳之以法,才是最好的回击。

戴军冷冷地开口道:“这次又把贺芳载到哪个没监控的位置了?她又是‘被下车’的吧?”

“没错,我载过她,算我倒霉。”谭文强很干脆地承认,“这女的半路上打电话,让她老爹来茶店路路口接她,当时我刚好开到那个路口,她死活要下车!”茶店路是市郊一条机耕道,别说监控了,一到晚上,连行人都没几个。

不等戴军开口,谭文强继续说:“我本不想让她在那儿下车的,怕她一不小心失踪,到时候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只是原先说好送她到南塘村,18块钱,谁知这女的说半路下车,只给了我8块!老子油钱都收不回来,哪管她后来遇上强奸犯还是杀人魔!”

“嘴巴放干净点!”戴军气得一拍桌子。这时,同事开门进来,戴军摆摆手,示意没事。同事却说,贺忠宽想见见谭文强。

话音刚落,贺忠宽怒气冲冲地进来:“你小子明明在瞎说!南塘村离茶店路路口还有6里路,我女儿怎么会在那儿下车!”

众人忙把贺忠宽拉出审讯室,没想到谭文强不陰不陽地说:“我看你也就50出头吧,打死我都不信那是你女儿,我再憋不住也不会对中年妇女感兴趣!”

“你!”贺忠宽眼前一黑,晕倒在地。众人赶紧将他送到医院。医生说他是重度贫血引发的晕厥。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上一篇:
文人的怪癖发布时间:2020-10-13
下一篇:
限期破案发布时间:2020-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