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车中有鬼

   不知不觉已人到年,不知不觉已是七年之痒。洛军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依然躺在涛来的二手奥迪车里,“果然是一场春梦。"

  春梦也只能是春梦,过了年少轻狂的年纪,有儿有妻,哪里还能搞东搞西。

  春梦确却是最好的春梦,在严守品德底线,不敢破坏家庭协调的徜徉中,唯有春梦才是最安全的艳遇。

  洛军咽了口唾沫,他觉得喉咙有些发紧,刚才梦中的那个女主实在太带劲了,他好久没有这样兴奋过了。

  抬起手腕,手表的指针刚好到下午两点,洛军拿起身边的皮包预备下车,猛然间发现挡风玻璃上印着一枚清楚的手印。

  聚会会议马上要开始了,洛军来不及多想,抽出纸巾胡乱抹了两下,便匆匆下了车。

  车外的阳光格外刺眼,洛军眼前一黑,险些栽倒。也许是工作太累了,没办法,为了家庭,为了妻子孩子,男人再苦再累,也要挺着。

  聚会会议枯燥冗长,听的人昏昏欲睡。“老洛,醒醒,散会了”朦朦胧胧中,洛军感到有人拍自己的肩膀。

  “啊,散会了,你看我,不知怎么就睡着了。”洛军看到是和自己同住一个小区的老马,回以歉意的微笑。

  “哈哈,理解,理解,不过老洛你可要悠着点儿,岁月不饶人啊~”老马同样回以微笑,不过那玩味笑脸看在洛军眼里有点怪怪的。

  “什么悠着点?”洛军愕然。

  “没事,没事,我就随口一说,哈哈,先走了。”老马打了个哈哈,走出了聚会会议室。

  这绝对不是没事,他觉得明天老马有些新鲜,一定有什么事瞒着他,洛军揉了揉脑袋,当他再抬起头的时候,发现聚会会议室已空无一人。

  空荡荡的聚会会议室里,洛军突然之间觉得身上有点冷,于是拎起皮包匆匆出了聚会会议室。

  音响里播放着轻灵的天籁之音,自带按摩功能的真皮座椅,舒适的行车情况,让洛军疲惫的身心得到了些许放松。

  这辆出厂不到一年的高配奥迪,才花了八万块,真的很值。

  下班的路有点堵,洛军回到小区的时候,天也黑了,小区保安规规矩矩的向洛军敬了个礼。

  洛军回以微笑,却发现保安脸上也挂着若有若无的坏坏笑意。

  这些人都是怎么了?洛军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镜子里略带胡茬的脸,成熟,干净,也带着沧桑,“也没有什么啊,莫名奇妙。”

  洛军嘀咕一声,将车停在楼下,锁好车门,上了楼。

  掏出钥匙,推开门,一个胖乎乎的小女孩儿带着银铃般的笑声扑在洛军怀里,洛军抱着闺女(daughter)在空中转了两圈,大笑着进了客厅。

  红烧肉,小青菜,四季豆,三碟普通的家常菜摆在餐桌上,妻子还在厨房忙碌着。

  闺女腻在怀里,两只小手不安分的抓着洛军的胡茬,时不时的收回一阵笑声。

  每每这一刻,洛军的心里都会暖暖的,再苦再累都是值得的。

  今晚的饭桌上,气氛有些新鲜,洛军觉得妻子有话要说,却欲言又止。洛军没有问,他对自己的妻子太了解了,除非她想说,否则什么都问不来。

  夜静静静的,不时传来一两声虫唱,花园里除了几根孤零零的路灯,看不到一个人影。

  楼下的车灯突然之间闪了一下,又灭了,不远方的树丛微微晃动了一下,里面竟然蹲着两个保安。

  “小王你说的是真的吗?可别骗我。”

  “哪能呢,队长,我骗谁也不能骗你啊,您就瞧好吧,快看车动了”

  “嘿,还真是,这老洛平时看起来一本正经,藏的可够深的啊”……

  车身有规律的起伏着,隐约另有异样的声音,是个男人都知道车里的人在干什么。

  “你什么时候发现老洛好这一口的?”

  “半个月了”

  “我腿都蹲麻了,这家伙还没完事,真是老当益状啊!”

  “还早呢,你说这老洛胆子也够大啊,在自己楼下搞这个,也不怕被妻子逮到。”

  “你说我们给他来个突然之间之间之间袭击,老洛会不会马上缴枪啊”

  “队长你这招够损啊,小心被投诉”

  “投诉个屁,我们这也是为他好,走,跟我来。”

  保安队长张强猫着腰,从树丛中转了出来。车子还在有规律的晃动着,似乎没有觉察到车外的异常。

  张强很顺利的摸到了车后,车里的呻吟声越发清楚了。

  张强咽了咽口水,攥紧了手电筒猛的站了起来,他伸出手想要拍打车窗。

  “啪嗒”一声,手电掉的了地上,张强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

  “队长~队长”保安小胡也猫了过来,却发现队长傻愣愣的站在车前。

  “队长,你这是怎么了?”小胡捡起手电筒,却发现张强脸色苍白,双眼无神。

  “小……小胡,快走”张强结结巴巴的吐出几个字,跌跌撞撞的跑开了。

  张强逃走了,留下一头雾水的小胡独安闲黑夜中凌乱。

  手电的光柱像是一把利剑,刺破了阴郁,将车内的情景照了个通透,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小胡呆愣了片刻,也怪叫着跑开了,他突然之间晓畅队长为什么会脸色惨白说话结巴了。

  早上起来,洛军简朴的吃了点东西,下了楼,来到车前,掏出钥匙。

  车门打开,一股新鲜的味道搀杂在香水味中钻进了洛军的鼻子里。

  洛军深吸了一口气,这种若有若无的味道竟让他有点蠢蠢欲动。

  “咦?”洛军发现挡风玻璃上印着一枚清楚的掌印,他记得昨天他明明已经擦掉了。

  不对,洛军手里拿着纸巾停住了,他突然之间觉得脊背发凉,他每日都要擦掉掌印,掌印每日又会冒出来,而这辆车只有自己才会开。

  掌印娇小,五指大张,似乎是一个女人在兴奋的时候留下的。

  不知何因,洛军想到了春梦里的那个陌生的漂亮女人,他们在车里缠绵,那个女人的手就一向撑在玻璃上。

  不过,那都是在梦里,洛军摇了摇头,没道理,不科学,不可能。

  难道自己不是做梦?也不能啊,没有理由自己连梦和现实都分不清。

  越想越乱,洛军觉得他有需要搞清楚车里的手印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吃过午餐,洛军和前几天一样,躺在车椅上朦朦胧胧睡着了。

  梦境中,那个陌生的女子一丝不挂的和洛军纠缠在一路,兴奋的呻吟着。

  洛军试图和她交流,却发现自己除了交合,什么也做不到。

  梦醒了,玻璃上赫然印着一枚掌印。

  晚上,经过保安岗亭的时候,洛军看到了小胡闪烁的眼光。

  客厅里亮着灯,却没有熟悉的香味,桌子上空空的,没有饭菜。

  “天天呢?怎么还没做饭?”洛军看到妻子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眼圈红红的。

  “我把天天送到妈哪里,洛军我们谈谈吧”

  “谈什么?”

  “你在外面是不是有女人了?”

  “什么?怎么可能?”

  “怎么?做了还不敢承认?”

  “我没做,让我承认什么?我洛军可不是没承当的男人,你这样平白无故的嫌疑我,又是几个意思?”

  “哈哈?平白无故?你那点破事整个小区的人都知道了,持续装?”

  “什么破事?你不要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你敢不敢跟我去查监控录像?”

  “查就查,老子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你是谁老子?说话注意素质。”

  “不要跟我谈素质,老子每日累死累活的轻易吗?你还冤枉我搞女人”

  “别演了,看完监控你就知道我是不是冤枉你了”

  ……

  “老张你别拦着,让她查,我看她能查出什么,无缘无故”保安室里,张强拦着洛军夫妻,死活不让他们查监控。

  “老洛,嫂嫂我也是为你们好,你们依然别看了。”

  “不行,必须要看,不然离婚”

  “对,必须要看,看完也要离婚,我实在受够你了”

  ……

  “就这里,停,这车是你的吧,玩车震玩到家门口了,你另有什么工作话说?”

  “新鲜?不可能啊,你看一看时间24点,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