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蚀爱

1

这是一个不祥的黄昏。

晚霞如血在苍蓝的天空蜿蜒迤逦仿佛一片片盛开到极致的血色花朵艳丽却饱含毒素。行人如织他们匆匆忙忙地穿过一条条拥挤的道路制造出的噪音使这个城市充满了勃勃生机没有人注意到一个神情木然、然而妆容精致的女人正随着人潮缓缓穿过车水马龙的央大街她无视周围喧嚣的一切一双极为漂亮的丹凤眼略微眯着死死地盯向前方。

这个美丽的女人便是祝小文着名服装设计师在时尚圈里一贯有盛名。只可惜设计师这个行业毕竟不同于明星不为普通人所知尽管现在的她没戴墨镜如模特一般定定地站在路边来往的行人也只是把她当成一个有点奇怪的美女而已。

在她的正前方是一家五星级酒店下设的附属咖啡厅因为一天中最炎热的时刻已经过去所以咖啡馆并没有窗帘遮挡。透过高大澄澈的落地玻璃窗祝小文看见一对年轻情侣背对着她正头挨着头亲亲密密地说着什么。

用力咬一咬嘴唇祝小文感觉一股火气“蹭”地串了上来光看一个背影祝小文已经清楚地意识到咖啡馆里那个人是谁那家伙她真是太熟悉了化成灰她都认得出来

祝小文捋一捋耳边的碎发然后昂首挺胸踩着高跟鞋“啪嗒、啪嗒”地推门走进去她没有理会侍应生殷勤的问候直接一拐弯走到那对正打得火热的年轻情侣面前嘴角勾起一丝冷漠的笑意“哟梁安阳没想到在这儿碰见你了。”

梁安阳愕然抬头眼神中带了几许慌张然而看到来者是祝小文之后他瞬间淡定了一把搂过身边女伴瘦瘦的肩膀他回给祝小文一个花花公子式的嚣张笑容“原来是祝小姐我还当是哪个粉丝来找我要签名呢。”

祝小文恶狠狠地瞪他一眼“粉丝倒也罢了要是招来狗仔队你梁大明星明天倒是又可以上头条了。”

梁安阳无所谓地一摆头“我梁安阳向来不怕传绯闻跟你在一块的时候不也一样”他故意很夸张地捏一捏身边女伴粉嫩嫩的脸颊“我来介绍一下这是夏可我的女朋友。夏可这是祝小文祝设计师你之前应该听过她的名字了。”

夏可一仰头露出一张娇娇弱弱的清秀佳人的脸庞只是说起话来毫不柔弱一出口就对着祝小文捅刀子“祝小姐一个人来喝咖啡啊”

祝小文一笑“当然不是早来一步等人罢了。”

话音未落咖啡厅的门又一次被打开了一个西装革履、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的英俊男子出现在众人眼前隔了老远他就兴奋地高声叫道“小文真对不起东郊路上堵车让我来晚了”

祝小文一瞬间换了一副表情冷嘲热讽的劲头不见了她目光盈盈看过去比夏可更加温柔“没关系姜伟我也刚来不久你过来我给你介绍我的朋友。”

姜伟一无所知地走过去左手拿着要送给祝小文的红玫瑰右手伸向一脸阴沉的梁安阳“你好我是小文的朋友还未请教您贵姓”

此话一出梁安阳脸色更差了——他身为国内新晋的当红男歌手到哪儿都是众星捧月的待遇这人公开对自己的前女友示好也就罢了竟还不知他明星的尊贵身份一张口就问他姓什么

祝小文笑吟吟地插嘴感觉方才见到梁安阳与其新欢的那口恶气霎时一扫而光“梁安阳你怎么不跟人家握手多没礼貌呀对了我是不是忘记介绍了姜伟刚刚留学回来现在是姜氏集团的执行董事。”

梁安阳潦草地跟姜伟握一握手“哦姜先生在下没你有本事没你那么年轻有为我只是小明星一个出过几张唱片开过几场演唱会而已。”

姜伟尴尬地看一眼祝小文显然是不知该如何回复这个咄咄逼人的梁安阳而祝小文也懒得再与梁安阳多费口舌接过姜伟手中艳丽如血的鲜花她拉着姜伟去旁边的沙发落座。

不大的空间里两对年轻男女无视对方的存在装模作样地开始演戏这一边高声谈笑那一边就肆无忌惮地拥抱接吻咖啡馆中原本应有的惬意氛围消失殆尽连当值的侍应生都察觉到了空气中暗流涌动的紧张氛围。

夕阳渐沉咖啡馆内的梁安阳与祝小文仍在不动声色地较劲他们演戏演得那样专注丝毫没有意识到死神的脚步早已临近角落里的死神嘴角微挑面容模糊缄默伫立着然后拿起黑色镰刀慢条斯理地盘算着那注定的死者。

地上的血与天上的血在一片混乱中偷偷摸摸地相连汇合向着仍旧一无所知的人们露出它们狰狞的笑脸。

2

深夜祝小文孤身一人开一辆拉风的红色跑车疾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

今天的夜仿佛格外浓重乌云蔽月原本还算热闹的商业街区竟然意外的空旷两排路灯僵直地挺立在路边投射下苍白的光线祝小文一边开车一边点上香烟她此刻的心情就像那缭绕四周的烟雾一般烦闷、飘渺带着一点说不出来的微妙情绪。

是愤怒是嫉妒还是后悔似乎都不是今天傍晚隔着玻璃窗看见梁安阳的第一眼她的确是气炸了她跟梁安阳分手还不到一个月她一直以为两人之间还有复合的余地谁知梁安阳那么快就找了新欢还在她面前极其欠揍地炫耀

如果没有姜伟她简直不敢想象自己会难堪到什么地步幸好有姜伟及时出现帮她漂亮地扳回一局也正是因了这一点现在的祝小文不再生气心中只剩下一腔苦涩的哀怨。

姜伟哪里都好家底雄厚英俊温和而且花了大力气来追她可是姜伟再好感情这东西终究受不得理智的管束祝小文知道虽然分手了自己真正爱的还是那个眉目如画的负心人。

她想当时的自己实在太冲动了为什么要轻易提分手呢明明已经爱到毫无尊严却偏偏要做出逞强的样子如果她不提分手现在又怎会轮到那个叫夏可的女人在梁安阳怀里撒娇拿痴极尽做作……

祝小文掐了烟拼命忍住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即使无人看见她依然不容许自己露出软弱的一面她默默告诫自己梁安阳这个人已经不值得她祝小文掉眼泪。

可是为什么她的心还是那么痛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拧过一样……

祝小文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那次在咖啡馆里带着火药味的相见竟是她与梁安阳的永别。

世事无常有的时候嘴里说着再见再见残酷的现实却是再也不见。

三天后的早上祝小文照例在吃早饭的时候随手打开报纸浏览一遍国内外的新闻要事然而今天的报纸头条写得极其耸动——《当红歌手梁安阳后台离奇死亡娱乐圈哗然》

祝小文一刹那怔住了修长的手指一抖一整杯温热牛奶洒在报纸上浸透了那占据大半张报纸的梁安阳生前特写照片。

照片上的他笑得俊美无敌仿佛所有的阳光都融进了他洁白的牙齿之中他眉眼弯弯年轻的脸上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热爱与眷恋。

祝小文忽然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或者这是一个愚蠢的愚人节玩笑这不可能几天之前他还得意洋洋地跟她赌气什么叫离奇死亡……她看不懂这句话的意思……

几乎就在同时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祝小文下意识地按下接听键随即便听见一个冷漠的声音再次给予她致命一击“你好是祝小文祝小姐吗我是A市市中区刑警队的我们了解到你与死者梁安阳曾是男女朋友关系想请你来警局进行协助调查。”

祝小文木然垂下手手机无声无息地摔到她脚下柔软的羊毛地毯上电话对面的警察还在坚持不懈地说着“喂祝小姐你还在吗能听见我说话吗我们希望你尽快过来一趟……”

下一个瞬间祝小文泪流满面。

A市公安局。

苍白着脸、素颜而来的祝小文被安排进一个单独的小房间此刻的她神情恍惚根本没心思面对坐在她面前的两位警察倒是其中一名警察开了口“是祝小姐”

祝小文微微抬头看向他可是现在的祝小文大脑一片空白拒绝做最简单的思考“是的。”

年轻的警察叹一口气“你好我是负责此案的警察程凯。”

“哦您好。”祝小文点点头

“这位是李警官”程凯介绍了一下身边的同事然后继续说到“祝小文我们知道你一定很为死者梁安阳伤心但是有几个问题我们不得不问希望你打起精神来尽量配合我们好吗”

待祝小文点头之后程凯继续道“昨天晚上七点到九点之间请问你在哪里”

祝小文听到自己的声音机械地不带一丝人气“在工作室跟我的助理加班。”

“梁安阳昨天晚上为了自己的新专辑顺利发布特意举办了一场小型歌迷晚会这件事你知道吗”

“不知道分手之后……我尽量避免听到他的消息。”说到这里祝小文忽然恢复了意识“程警官我能不能问一句安阳他是……怎么……”

程凯苦笑一声“我只能说我们警方现在都不知道整件事情太过匪夷所思了。”

看着祝小文惊讶的神色程凯嘴角的苦涩进一步加深“梁安阳是在后台化妆间里去世的歌迷会圆满结束他像往常一样回化妆室休息卸妆结果就在工作人员和几名忠实歌迷的众目睽睽之下死了除了死前喝过一杯水任何征兆都没有。”

祝小文颤抖着问道“是水里有毒”

“如果水里有毒那也不叫匪夷所思了剩下的水和水杯我们都仔细检验过了没有验出任何毒素法医尸检也排除了猝死的可能怎么说呢如果梁安阳今年八十岁他的去世完全符合自然死亡的特征但是他才二十五岁绝无可能自然死亡啊”

祝小文闭一闭眼睛尽力不让自己在警察面前失态“也就是说现在还无法断定安阳是意外还是……被谋杀吗”

程凯点点头“的确但我们更倾向于谋杀。如果是意外那真是万中无一的罕见事件概率上讲不太可能。我认为这个案子更像一次密谋已久的谋杀但是现在一来死因不明让我们毫无头绪二来梁安阳毕竟是公众人物死亡现场又被很多人亲眼目睹我们警方的压力也很大啊所以我们排查了他身边亲近的人一一找来问话想要获得一些线索。”

祝小文沉默片刻“我能帮到你们什么”

“很简单你知不知道梁安阳有什么仇人想要对他不利的那种”

“他的性格得罪的人实在不少……”

祝小文叹息一声“与他不合的其他艺人被他骂过的工作人员他抛弃的各种女人……准确来说我是他的前女友对他自然也有怨恨的情绪可是这些事又何至于到取他性命的程度你如果问的是与他有深仇大恨的对象那我实在想不出来。”

程凯与身旁的李警官沉默了但他们的神色无疑显示着他们与祝小文是同样的想法梁安阳身为当红明星少不得要趾高气昂些然而耍大牌人品差的明星多了去了也没见过谁在梁安阳之前离奇死亡啊他们从常规途径进行排查或许注定是一无所获。

片刻之后一直没有说话的李警官把一张照片隔着桌子推给祝小文他的声音低沉冷静带有不可置疑的味道“祝小姐照片上这位女士你认识吗”

祝小文蹙眉细细打量着照片上那位容貌秀丽的女孩思索了一会儿她才有些迟疑地回答道“她……是不是叫白鸽”

李警官面无表情“你们见过面”

“没有梁安阳他进入娱乐圈之前高中和大学都是在国外读的白鸽是他当初在国外念书时的女朋友我们交往的时候梁安阳曾经跟我提起过她我也只是见过照片而已。”

说着说着祝小文又产生了疑惑“你们怀疑白鸽但是据我所知白鸽早就拿到了绿卡现在应该在国外才对啊。”

李警官短促一笑“这位白鸽小姐一周之前刚刚回国梁安阳生前的最后一场歌迷会她也在场根据我们的调查这是她十年来第一次返回中国时间点卡得如此精准我们也不得不怀疑这其中应当有什么隐情才对。”

眼瞅着祝小文的嘴巴张成O型李警官自顾自地继续问下去“祝小姐请问你是否清楚梁安阳与白鸽的分手原因或者关于白鸽小姐的其他信息只要你能想到的请全部告诉我们。”

“我曾经追问过梁安阳当时他只说与白鸽性格上合不来我想这只是他的敷衍之词吧真正原因我也不清楚至于其他方面……我只知道白鸽是学医的她跟梁安阳读同一所综合大学梁安阳是文学院她是医学院。”祝小文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既然你们怀疑白鸽把她找来仔细问话不就是了何必要从我这里打听呢毕竟我对白鸽的了解也不比你们多多少啊。”

坐在祝小文对面的程凯无奈地摇一摇头“小文我们何尝不想找白鸽问话可是现在谁都联系不到她啊”

“白鸽在梁安阳死亡的当天晚上就人间蒸发了。”

3

一片漆黑的房间里传来一个女人哀哀的哭泣。

“你这个混蛋你说你爱我却又一次次地伤害我……”门窗紧闭厚厚的黑色天鹅绒窗帘让最后一丝光线湮灭在无边的黑暗中只能听到那个女子的声音一会儿欣喜似狂一会悲恸欲绝做戏似的连绵不断不肯停歇。这所有的爱与恨、痴与怨全部错付给那一个人那个总是花言巧语地欺骗她笑容却比阳光还要耀眼的男人。

那个再也回不来的人。

“嘶”的一声纯粹的墨黑终于被打破是女人摸索出了一个打火机飘渺跃动的小火苗有限地照亮四周照出一张憔悴苍白的脸一把干枯凌乱的长发还有那轻飘飘地放在床上黑白分明的……梁安阳的遗照

女人借着打火机昏暗的光捧起那张遗照她如痴如醉地凝望他凝固在遗照上的他端端正正笑意清浅像一个天真无邪的大男孩。真好现在他不会变老不会变丑更重要的是再也不会离开她去跟别的女人花天酒地。

死了的梁安阳比活着的时候更乖更听话。

这房间本是密闭的可是不知怎的一股邪风忽然吹了过来女人的手一抖燃烧着的打火机登时碰到遗照的一角相片被点燃了梁安阳的笑脸在极短时间内扭曲狰狞然后化成一团焦黑的灰烬无风自扬转眼间就消失得干干净净。

打火机的光焰熄灭了再度陷入漆黑的房间寂静了片刻旋即爆发出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梁安阳你别走”

“梁安阳你别走”

当祝小文再一次偶遇夏可的时候她只觉得一切荒唐得可笑。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祝小文一身黑色礼服刚刚参加完梁安阳的追悼会。她的心空荡荡的连日来的生活都像在梦游直到遗体告别仪式结束安睡着的梁安阳被封存进阴冷厚重的棺木盖棺的那一瞬间棺木摩擦的低沉声音令祝小文打了一个激灵祝小文犹如大梦初醒倏忽间真切地意识到世间从此以后再无梁安阳这个人了。

她跌跌撞撞地走出礼堂不知该往何处去。最终情感代替理智为她做出了选择当她熄了火打开自己那辆红色跑车的车门她发现出现在她眼前的正是那家熟悉的咖啡店。

祝小文苦笑数天之前她与梁安阳在这里见了最后一面现在故地重游是否也算一种慰藉。

然后她就看到了夏可。

夏可一身粉嫩嫩的衣裙笑靥如花正与一个大腹便便的陌生男人在说着什么这副场景何其眼熟宿命轮回一般在祝小文的眼前上演着。

祝小文面无表情一步一步走到夏可身边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沉默地盯着她。

夏可看到祝小文的模样也是一惊不过很快强作镇定嗲嗲地告诉身边男人“王老板这是我的好姐妹她这会儿心情不好您能不能给我们行个方便我今天晚上再给你打电话哟。”

等到那一脸色眯眯表情的王老板走后祝小文坐到夏可的对面姣好的脸上是满满的疲惫“今天是安阳的追悼会你不去也就罢了还在这里跟别人调情你……根本没有喜欢过他是不是”

夏可一怔涂了艳红色口红的嘴唇随即勾上一丝锋利的嘲讽“喜欢他我为什么要喜欢他呢我一个刚出道的模特只能在电视节目里混混脸熟我傍上他也不过是为了获得更好的资源而已他与我好也只是贪慕我新鲜的模样像这种互相利用的露水情缘在娱乐圈里比比皆是祝小姐难道你还不知道么”

祝小文低头“是是我太高估你们了那天你们俩那般亲密我以为……”

夏可清秀的眉眼中忽然带了一抹狠辣的恶意“祝小姐不妨告诉你认识的第一晚我就跟他在凯宾大酒店开房了我看你好像很伤心一副旧情难忘的样子根本不值得。这样的男人对我来说死了就死了他死的时候我就在现场说不定是上天看他作孽太多随手把他给收了呢”

“你够了”祝小文骤然出声打断了夏可喋喋不休的怨言“死者为大安阳生前再怎么花心现在也是不明不白地去世了你少说几句吧。”

夏可看着她“祝小文你真的很爱他分明是你对他说的分手看样子却始终放不下他。”

祝小文静静起身不想再与这个无情无义的女人多言“在我心中梁安阳永远是独一无二的。”

祝小文忽然意识到自己该做什么了是的梁安阳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她要替梁安阳报仇她要亲手抓到害梁安阳的真凶——那个神秘的白鸽一定是白鸽杀了她的爱人她没有时间在这里跟无关紧要的夏可拌嘴了

天色将暮夏可透过明澈的落地玻璃窗凝望着祝小文的红色轿车绝尘而去天边又一次布满了红彤彤的火烧云像是一幅绝美的风景与祝小文的轿车渐渐融合为一体。

夏可挑一挑眉头若有所思地想到了什么。

4

晚上八点半A市连云国际机场。

祝小文与姜伟静静地坐在候机室里没有眼神的交汇两人间的气氛有些尴尬姜伟几次看向身边的美人欲言又止是个不知该怎么开口的表情。

而祝小文这边心情亦是复杂原本她抛弃工作、抛弃生活专心致志地动用各种关系追查白鸽的下落几天过去了她的努力毫无结果那个完全被她忘到脑后的姜伟却在此时打来电话向她辞行。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过最后还是姜伟开了口“小文我该走了。”

姜氏集团在国外的一家子公司资金链上出了些问题需要姜伟这个执行董事去解决祝小文随着姜伟起身下意识地问了一句“姜伟你还会回来吗”

姜伟淡淡一笑“不好说父亲一直希望拓展姜氏集团的海外业务可能我会在国外常住。”

祝小文轻轻“哦”了一声却不料姜伟紧接着说“小文从那天之后我就知道你喜欢的始终是那个梁安阳。”

祝小文惨笑一声“那又怎样呢他已经不在了。”

“我知道”姜伟很温和地说道“现在与你谈论感情问题太过残忍了正好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当你渐渐淡忘了梁安阳你可以来找我我的世界永远对你敞开。”

祝小文怔忡“姜伟……”

姜伟最后一次摸一摸祝小文粉雕玉琢的脸颊把一张名片塞到她的手中“走啦这是我在国外的号码等你想通了就给我打电话。”

然后他拉起旅行箱笑着向祝小文挥手作别他的笑容温暖明亮像极了活着的梁安阳。

飞往英国的A798号航班起飞的那一刻祝小文一个人握着那张名片轻声说道“姜伟等梁安阳的事情了结了我就去找你。”

祝小文返回市区时已经接近午夜把车停在自家楼下她忽然觉得有点饿于是她走进附近的一家24小时便利店随手挑了一袋子零食。

结账出门之时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祝小文看着屏幕上跳动的陌生号码一边拐进楼道一边毫无戒心地接了起来“喂你是哪位”

下一秒钟变故陡生

一个高大的黑影刹那间从背后狠狠勒住她祝小文想要呼救然而一方手帕立马捂住她的口鼻奇怪的气味弥漫开来祝小文只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重越来越重意识渐渐飘远了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躯体身子一软祝小文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当祝小文再次睁开双眼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沉着脸站在她的面前。

祝小文叹一口气“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白鸽我动用自己的关系网遍寻你却不得你反而主动来找我了。”

白鸽注视着祝小文被紧紧捆绑着的手脚眉宇间暗藏了一丝阴翳“你我素不相识你找我干什么”

“我找你和警察找你的理由一样。”

尽管被捆得严严实实祝小文却丝毫不感到害怕反而要极力深呼吸压抑住自己心头汹涌的恨“是你杀了梁安阳你学医出身必然有办法得到警方验不出来的毒药行凶之后你就人间蒸发企图等到警方迫于公众压力以梁安阳意外身亡结案这样你就可以逍遥法外了是不是”

祝小文越说越激动“至于杀人动机——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分手的真正原因但我太了解梁安阳了他是那么花心的人肯定在跟你恋爱的时候劈过腿你一直怀恨在心不惜漂洋过海也要回国杀梁安阳报仇对不对”

出乎祝小文的意料白鸽并没有默认或者恼羞成怒反而搬了一把椅子坐到祝小文面前轻轻巧巧地告诉她“不对。”

祝小文冷笑一声“我现在落在你的手里是生是死全凭你处置你何必还要撒谎。”

白鸽亦失笑端庄的眉眼间露出几许无奈“祝小文你也太能想象了或者说你跟警方都太有想象力了我只问你一句你说我杀梁安阳是因为他劈腿那你跟他分手之后你恨不恨他”

祝小文犹豫了“当然……也有恨。”

“那你会不会恨到下毒要他的命”

祝小文摇摇头。

“那不就结了”白鸽瞥她一眼“那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杀他”

“可是……如果不是为了杀他你回国干什么你十年不出现只见了他一面他就死了现在你又把我掳到这里”祝小文皱眉看着周遭破旧的环境他们仿佛正处在一个废弃的厂房里“别跟我说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好玩。”

“我这么做是为了救你。”白鸽毫不意外地看见祝小文不屑地翻了个白眼她冲不远处喊了一句“阿泽你出来吧。”

一个高挑的男青年走进祝小文的视线尽管早已把他们认定为蛇鼠一窝的杀人凶手祝小文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个“阿泽”也十分英俊甚至不逊于梁安阳白鸽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让阿泽假扮抢劫的把你掳到这里完全是为了保护你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你当时的处境极其危险如果没有我们你早就死了。”

祝小文冷哼道“凭着现在的环境我很难相信你们。”

“那我就从头开始给你解释说来可笑我回国其实跟梁安阳没有一丝的关系阿泽是我的未婚夫我们在国外两情相悦已经决定结婚了这次回A城完全是为了拜访阿泽的父母。我也不瞒你梁安阳那个人渣跟我恋爱的时候劈腿过很多次所以我一直咽不下这口气听说他恰好要在A城开歌迷会我买了两张贵宾票只是为了去气一气他我要让他知道离开他以后我活得很好有宠爱我的老公有富裕丰足的生活我再也不是那个为他死去活来的傻女孩了。”

祝小文瞬间傻眼这跟她以及程凯李警官推断的事实相差太远了

“那你……为什么案发之后就失踪了”

“因为案发那晚我吓坏了曾经天天相处的人就那样死了……阿泽一直忙着照顾我没有留意新闻和手机而等我稍微缓过神来之后我忽然发现了一个更可怕的事情。”

“我发现了杀害梁安阳的真凶。”

祝小文浑身一凛“是谁”

白鸽幽幽地道“一个爱梁安阳爱到病态的人一个想在今天晚上杀你灭口的人。”

“祝小文你不是一直想要亲手抓到害死梁安阳的凶手吗现在我给你这个机会。”

5

傍晚一身职业套装的祝小文踩着高跟鞋一边讲电话一边拐进城北老城区的纷杂小巷。

“你的排版做好了没赶紧做今晚必须送去印样我现在要去找阿伟拿剪裁的布料估计得八点多才能回去。是啊他还住在城北这家伙脾气怪就喜欢这块地方……我今天忙晕了忘记换高跟鞋这路可真是折腾死我了……”

祝小文对着电话大声抱怨丝毫没注意在她身后一个人始终如影随形地跟着她。

“好了先挂了八点半工作室见记住到时候我要看印好的样册。”祝小文挂断电话疲倦地揉一揉眼睛。

一把雪亮的尖刀凌空而出狠狠刺向祝小文的脖颈

那惊心动魄的一瞬间祝小文猛然间向前一扑居然险险地避开了攻击。而一击不中背后之人随即扬手想要再一次置祝小文于死地

只可惜那个人再没有机会了。

一把手枪顶住那个人的后脑勺程凯的声音随即响起稳如磐石“夏可小姐我是刑警队的现在怀疑你涉嫌谋杀歌手梁安阳试图伤害祝小文随我们走一趟警察局吧。”

祝小文回头看到了被制服的夏可。

“居然真的是你”祝小文轻轻地道“白鸽告诉我的时候我还不敢相信你真是一个天生的演员只可惜你没把演戏的本事放在正经地方。”

夏可仇恨地瞪着祝小文她年轻的脸庞不再清秀温柔不再妩媚动人取而代之的是神经质般的癫狂令人望而生畏。

“你不能比我更爱他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是真心爱他的”夏可高声尖叫着“比我更爱他的女人就必须死”

程凯熟练地用手铐铐住夏可的双手在夏可歇斯底里的怒吼中匆匆对祝小文说道“小文我先把她带回去等案子结了我再谢你……”

祝小文看着警车呼啸而去怦怦直跳的心脏也渐渐舒缓下来。她叹息一声回想起那些匪夷所思的误会与隐情。

那天晚上白鸽取出一份复印文件那是她与梁安阳所读大学的花名册而在医学院学生的名单里祝小文惊讶地看到了夏可的名字。

“她比我小两届性情孤僻很胖听说曾有过精神病史”白鸽平静地说着“梁安阳当时是学校华人圈里最受欢迎的男生她疯狂地迷恋梁安阳还向梁安阳表白过可是梁安阳根本没有理她后来她没有继续学业而是不知所踪有人说她回国了有人说她病情复发要在家里接受精神治疗。”

“那天的歌迷晚会上我意外认出了变瘦变漂亮的她亲亲密密地跟梁安阳在一起一开始我还没反应过来直到我发现她在鬼鬼祟祟地跟踪你我才想到梁安阳的死会不会跟她有关系……毕竟她的世界很早之前就跟普通人不一样了她执着地爱了梁安阳那么多年如果梁安阳跟她在一起的时候照例劈腿是否会真的惹来杀身之祸……”

“你说看见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我想这是她故意演给警方的一场戏吧在连谋杀还是意外身亡都确定不了的情况下一个跟梁安阳鬼混的小演员又有什么嫌疑呢没人会费心查她的过去因为娱乐圈里像她这样的小明星太多太多了她是最接近梁安阳的人但她却成了整个案子里的盲点。”

“梁安阳到死也不会知道正是他的花心最终把他送上了黄泉路吧……”

现在让我们把时间向前推半个月推回那个不祥的黄昏。

装修精美的咖啡厅里夏可笑靥如花亲手端起一杯卡布奇诺喂给梁安阳喝。

她的指甲微微在咖啡里浸了一下梁安阳并没有看到她的小动作笑嘻嘻地一口饮尽大半杯咖啡夏可的表情温柔又乖巧唯独眼睛里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疯狂。

咖啡里下了她自己研制的毒药无色无味中毒之人也不会有任何异常症状而是会在三天之内某一个不定时的时刻自然死亡真是天衣无缝的杀人利器。

她爱了梁安阳那么多年从国外到国内她为了他绝食减肥抛弃过往的身份辛辛苦苦从零开始地在演艺圈打拼只是为了获得接近他的途径他们相识的第一天她就跟他上了床她以为他们会一生一世白头偕老却万万没想到梁安阳刚下了她的床就又去酒吧泡美女。

她要把梁安阳永永远远地拴在自己身边死了的梁安阳要比活着的时候更乖巧更听话。

尾声

一年后英国伦敦。

轻快的手机铃声响起姜氏集团执行董事姜伟一看到来电嘴角就勾上一抹暖洋洋的笑容。

他按下接听键接听这个来自大洋彼岸的电话“小文我终于等到你了。”

祝小文坐在自家阳台上凝视窗外灿烂的阳光亦笑得和煦优雅“姜伟我最近休年假打算去英国玩一圈不知道你接不接待呀”

姜伟一口应允“那是自然包吃包住包玩总之一切全包在我身上你什么时候过来”

“唔那就明天好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80 回复0
    上一篇:
    爱情机器猫发布时间:2020-09-11
    下一篇:
    恨记太深最没好处发布时间:2020-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