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别说爱情有多美

一、一元钱的运气

我最近很苦恼可是却又无力改变生活

那一天是二十二号是我到这座城市的第二十二天。天空湛蓝风和日丽我一进地铁站就看到了地上的一块钱。当我伸手去捡的时候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我们俩人同时都抠住了它互不相让。因为我觉得它是个好运气的开始我现在太需要运气了。

后来那枚硬币让我有幸在还没有穷困潦倒前找到了可以糊口的工作而且很体面——电台栏目主播。

值得说明的是我广播的时间你可能听不到它在夜里十一点到次日凌晨四点之间这下你知道我为什么能够得到这份工作了吧因为没有人应聘它。

至此我相信那枚硬币的确能带给我好运气我总把它揣在兜里。

我的工作很简单就是读一些心灵鸡汤类的小散文然后开始插入治疗性病或者是堕胎之类的广告和药物偶尔会有一两个电话咨询从难以启齿到自然应对我经历如同处女到女人般的蜕变。后来因为我如知心姐姐般耐心的解答或者是天太热晚上睡不着觉的人越来越多总之我的热线也越来越多广告也越来越多。最终台长给了我一个搭档他叫许阁还有一位导播她叫小屋于是我便不是一个人在工作于是便有了文章开头的那句我很苦恼可是却又无力改变生活。

让我苦恼的是我和许阁的关系。在看似繁华喧嚣的都市里我如同一叶大海里的浮萍漂泊而无所依。我的工作没有时间接触异性于是我把对男人的所有想象都放到了许阁身上。我想许阁也是这样想的因为我找不到他和我在一起的理由。

需要说明的是许阁很优秀他很帅气声音也很好听。他是广播编导专业毕业他一直想进电视台留在这里只是为了能够留在这座城市蓄势待发。

无论你信不信我们的爱情是抱团取暖如果有一天不需要了我们便不再纠缠。许阁载着我在空寂的大街上看似浪漫的气氛里对我说出了最痛彻心扉的甜言蜜语。

偶尔看着他送我的仙人掌我始终揣摩不透其的意义。能开花吗?我们的爱情。

我说不清我们的隔阂是什么时候产生的但因为有了他不再纠缠的前提我也就没有向他解释的习惯。

唯一让我感觉温暖一些的是我有了一个闺蜜她叫唐糖是一个富家女同时她也是我的大学同学。

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她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她浑身上下都是名牌而我寒酸得像一棵枯草一样。有一次我想去参加诗歌朗诵比赛可我没有一件登得上台面的衣服在舍友的怂恿下我鼓足勇气提出借她那件红黑格子相间的大衣结果被她以刚刚洗干净为由而拒绝了。从此我对格子衣服既向往而又充满妒恨。

和唐糖再次相见不是偶然她千方百计地打听到了我的电话在电话里她哭诉自己得了病这个病很难治好只有我所在的这个大城市才有治疗的权威。她要来投奔我然后她又故意低调地说我知道你住的地方不方便没关系你再租个大房子我过去了我们一起住房租我出。你能陪我我就很开心了谁让我们是闺蜜呢!

于是上天又塞给了我一个闺蜜。

仅仅是两个较好的女孩子在一起还不能称之为闺蜜闺蜜是两个人不能说的秘密。

唐糖告诉我她得了癫痫。说完她睁着大眼睛盯着我看等着我的反应。我说台长骚扰我然后看着她的反应。她说你听懂我说的话了吗?我得了癫痫就是羊角疯口吐白沫突然倒地失去意识的那种。我说你听懂我的意思了吗?就是性骚扰摸我的手我的屁股还说下流话的那种?

我们的秘密果然都难以启齿不可告人。于是我们的关系更加亲密。让我决定不计前嫌和她亲密的另一个原因是她让我看见了她的脆弱。那一天她的父母难得来这里我和他们一起去了医院原来那天是她会诊的日子她的父亲不惜重金请了旅美归国的龚海洋教授最后确定要开颅手术。在知道结果的那一刻她抱着我哭了她从未表现出如此无助的一面。

送走唐糖父母的时候我答应他们我会好好照顾她。

台长对我的骚扰我没有告诉许阁但是傻子都看得出来许阁依旧置若罔闻。我确定了他不爱我这让我更加痛苦。

那么台长呢?他是一个三十七八岁的成熟男人事业有成浑身散发着优越感这很迷人但是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以我的相貌身材背景我还是应该找个普通的男孩子踏踏实实地恋爱。有那么一段时间台长老实了。我听小屋说台长原来早就结婚了还有一个七岁的女儿他的老婆和小屋的老公一样都不在本地工作。肯定是台长的老婆回来了小屋接着说我决不允许我的老公这样。

随着我的节目的赞助商们越来越热情我的时间段得到调整从六点到夜里十一点当然这和我的努力分不开。

有一次一个女孩子给我打来热线她说她叫小微她现在特别想死她已经把自己的被子都扔到了楼下。我问她为什么这么做?她说怕自己跳下去死得太难看希望第一个看到她的如果庆幸是一个胆子大的人的话能够扯上被子盖住她。

我说你根本就不想死哪里有寻死的人计较这个?导播小屋深吸了口气她怕我激怒了这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哭了起来她说她怀孕了不知道该怎么办?男朋友突然消失了她打了两天电话都找不到他她觉得自己被抛弃了。

我说你知道耶稣受难的故事吗?耶稣星期五被钉死在十字架上那是全世界最绝望的一天可是三天后就是复活节所以人在绝望的时候至少要学会等待三天。

所以我和她约了三天后联系。其实我也很怕但我觉得没有什么比耶稣受难更让人绝望。

没有想到的是这三天的热线简直要疯掉了。不断有听众关心那个女孩子每一个人都在紧张地等待着怕第三天等不到她的电话。

无痛人流的医院也不断地给我的栏目投钱。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国度不允许避孕套做广告却允许堕胎广告满天飞。

那一晚注定是非比寻常的一晚。一个男人打电话进来说我们的关注已经造成了热线拥堵很难打进来。我们应该留出这个通道给那个女孩子用让我们静静地等待如果你在听的话请告诉我们你依然平安!

顿时热闹的导播间突然平静了此起彼伏的电话声都安静了下来。每一个人或百个人或千千万万个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结果可想而知不然我就是千古罪人。那个女孩子成就了我而我成就了她的幸福人生

我的节目的广告商也不再仅仅局限于性病和无痛人流逐渐有了核桃露和地产楼盘等等可登大雅之堂的广告。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突然发现我的仙人掌不见了它应该就在那里?在我一直以为它该在的地方最糟糕的是我居然没有要找到它的冲动。

台长对我说地产公司的老总想见我他笑着对我说多美看不出你很有能力嘛。看他阴阳怪气我恨不得将他的思想抽离出来干洗。

那个早上的地铁站里我和一个帅气的男人弯着腰在较着劲儿掰扯着一块钱硬币眼看就要被他夺去了我抬起头看看他冲他一笑他的手松了。

你笑起来很迷人。那个男人说此刻就站在我的面前。

怎么是你?我说不上是惊奇还是惊喜。他牙齿皓白说话的时候有酒窝眸子明亮得像含着水一样水波在流动荡漾着一片浮萍。我的心被挑拨了起来无处安放。

你能把那枚硬币还给我吗?

我用手摸了摸口袋那枚硬币还在。他看到了我的举动笑着说可以还给我吗?我用一年的广告投入来换这对你们电台可不是个小数。

“我姥姥说出门就捡钱是个好兆头。”

“你姥姥没告诉你要还给失主吗?”

“你是地产公司的老总吗?”我心想怎么会这么计较这一块钱。

他掏出了钱夹子用手夹出一沓钱。我立刻被无情地击碎了。当他的手停留在半空中粉红色的钞票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时我转身走掉了。

我讨厌有钱人以为钱可以搞定一切的自信。

二、内心寒冷的富家子

我心想我的广告费泡汤了。我没有想到许阁看到了这一切并果断地误解了我。

当我把他的名片递给唐糖告诉她这个富家子为了一块钱和我斤斤计较时唐糖说傻子都看得出来这个叫靳辰的富二代在找借口接近你。

可是他也拿钱侮辱了我。我噘着嘴耿耿于怀。

许阁请了年假但是他没有对我说做什么。对于我在工作上的小小成就他感觉到厌恶。他说我出卖自己才换来节目的时间档换来大批的广告换来越来越多的收益。他都看到了甚至不需要我的解释他不认为这些都是我的努力得来的。

于是我联系不到他他真的就这样走了没有一点点纠缠。

再次得到许阁的消息是在某个星期一的早上我还在睡觉昨晚有个姑娘打来热线说她男朋友对她很好每一天都送礼物给她把她迷得神魂颠倒可是就是不和她上床我们和她一起猜了一晚上的各种可能性。电话把我吵醒了。

“许阁空降到电视台了你知道吗?”小屋说完静静地等着我的态度。“哦”我挂断电话眼泪不争气地流下来。

唐糖的情绪比我还要激动在她的世界里只有她甩别人的份儿连她的闺蜜她都不能容忍被别人甩掉。

为了向我演示男人对她倾倒的有多彻底她叫来了王甲、李乙、张丙、宋丁那些个男人分时间段依次来到了我家。他们一个个衣着光鲜出手阔绰在被唐糖问到你爱我吗?你愿意为我做任何事吗?你愿意娶我吗?这样的问题的时候我简直嫉妒得要死他们都坚定地说愿意!

唐糖为了增加难度说自己得了癫痫有两个人因为始终不信被她轰了出去另外两个人都逃也似的离开了那里。

她捂着脸痛哭了起来。这时有人来敲门我开门一看是一个普通的男孩子但是却捧着一束玫瑰花。

唐糖对他的忽略达到了忘记邀请过他的地步如同许阁对我的忽略。因为这个我白了她一眼。唐糖红着眼睛她省略了前面的问话直接说我有癫痫病。那个男孩子扔下玫瑰花直接走了。我没好气地说你也别太伤心了我们共勉吧!

唐糖点点头我们两个人抱着彼此痛哭了起来。

刚哭到尽兴那个男孩子喘着粗气又跑了回来他的额头上沁着汗珠他来不及擦。他说唐糖我问我爸了我爸说你的病可以看好!

你爸是谁啊?

他叫龚海洋。

你叫什么?

我叫龚逸勋。

唐糖终于想起了第一次见他的情形她在外面犯病突然失神是龚逸勋守护在她的身边他坚信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唐糖。这样狗血的剧情没天理地出现在唐糖身上她拉着我的手说多美相信爱情会来的!在你不以为然的时候!

许阁回台里取东西的时候把我送他的手表落在了抽屉里我知道他是故意的在他的手腕上我看到了劳力士。难道真如小屋所说的那样吗?他结识了有钱有势的女人

他的目光骄傲而轻慢对广播台的一切都那么不屑。他要走了他终于回转头看了看我。

那盆仙人掌是你拿走了吗?我问。

我为什么要带走那么廉价的东西。他答。

一句廉价打碎了我对仙人掌的种种美好寓意的猜想对这份感情仅存的一点希望也破灭了。

如果选择借酒消愁是错误的话那这错误是可以避免的但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不是吗?在昏暗的酒吧里我只一眼就看到了许阁他和一个雍容富贵的女人搂在一起他脸上的媚笑让我的胃里翻江倒海我不断地呕吐呕吐呕吐。

显然他也看到我了可我不明白的是明明他是有过错的一方却理直气壮他揽着她的腰他得意洋洋地走过来他的气势将我压榨得像是一只落水的猫。

我两眼迷离地盯着他们那个女人的儿子应该也如许阁般大小吧?看着她胸口上方的一颗红痣我的胃里再次翻江倒海。

唐糖开着车看着副驾驶的我笑着说行啊小妮子做得够漂亮吐得那女人连内衣都得换了哈哈!

你是故意的吧?唐糖又摘下墨镜故作神秘地说看到那女人胸口正中的红痣了吗?正所谓胸怀大志而且心机很重城府很深我想将来有许阁受的。

我叹一口气将重重的身体丢到座椅上心却突然放空了没有许阁一点点儿的位置。那个帅气的带着书卷气的男生就这样走了如同没有来过一般干净。

在这繁华喧嚣的都市里我的心再次如同大海里的一片浮萍孤独漂泊而无所偎依。这使我达到了工作时的最佳状态。我感动于别人的感动感伤于别人的感伤。

后来那个说自己的男朋友每天都送她礼物唯独不和她上床的姑娘哭着说她的男朋友死于艾滋病这个时候她才知道他是多么的爱她。

而后无数的热线进来人们似乎更关注那个男人是怎么得的艾滋。我动情地说请你们关注这份爱情好吗?在这寒冷的季节。

其实不说出答案是为了博得更多的关注。我为自己的小伎俩感到难过。

我不认为和听众见面是好的主意毕竟工作只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但是怎么说呢我拒绝不了那个女孩子的邀请因为是我挽救了她和她儿子的生命!

在一间高档餐厅我见到了小微她的小腹微微隆起她的手幸福地放在肚皮上看到我来她急忙招呼我多美姐快坐啊!我笑笑看着她她不好意思地说我刚满二十岁。

正说着话有个男人推门进来他看起来虽然有五十岁左右但是保养得很好精神健硕。我急忙站起来说小微这是你的父亲吧看起来好年轻啊。

小微一愣笑得前仰后合那个男人自嘲地说我是她的男朋友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动画片里经常会出现的镜头一只乌鸦飞过满头黑线就是此刻的我。

后面的用餐非常愉快我问唐糖是不是没有代沟的问题?她说金钱是万能的。你不会像许阁一样吧?唐糖问我。

你们有钱人是怎么看待我们的?我问。

靳辰以没有要回自己的硬币为由约我看他们公司的年度设计展。也许他不知道我大学的专业是绘画虽然没有学过设计但是对美的东西还是有自己的见解。当我提出他们的设计有些不够人性化的时候他内心惊讶嘴上却是不服气。

怎么?你认为普通人家的女孩子就应该是看到有钱人就往上贴用着廉价化妆品而肚子里什么墨水、什么想法都没有的草包吗?

我气呼呼地扭头就走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其实我知道这只是我的自卑感作祟。

我跑到图书馆、泡在网吧翻阅了所有和设计有关的书籍只为了增长自己的见地不会被任何人瞧不起。

靳辰给我的栏目投了很多钱台长很高兴小屋也很高兴广告招商部的同仁也很高兴于是我们聚餐。

他们调侃台长的老婆台长说我老婆在家里带孩子是个黄脸婆上不得台面。小屋笑着说那也不能对不起嫂子。随后大家又起哄打牌我借口不舒服提前退出了饭局。

孤独地走在凄冷的大街上我裹紧外套独自取暖。

初冬的第一片雪飘落在我的鼻尖想起上学第一年离家时早上睁开眼看到白茫茫一片兴奋地给家里打电话妈妈附和着说下雪了真好!若干年后妈妈说你个臭闺女早上六点就打电话来告诉我下雪了害老妈衣服都没有顾上穿感冒了好久。

我拿起电话不知道打给谁?正在这时电话响了。“喂?”我惊慌失措地接了电话。

“下雪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知道我正在看雪。”不知道为什么我不能自已地哭泣起来。

靳辰找到我的时候我站在教堂边的花坛前冻得瑟瑟发抖。他看我穿得单薄脱下外罩想要披在我的身上被我后退一步拒绝了。

“我讨厌冷的感觉。”他说。

“那为什么还要出来?”我还想问为什么要拿外套给我可是我不敢问我怕我问了他再不会给我。

“父母最初忙着做生意家是冷的后来有钱了买了大房子家是冷的再后来他们离婚了他们总是说为了我好。可我的内心孤寂寒冷他们从未知道。”

我看着他突然觉得这个富家子像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一样他需要我抱抱。

“我很温暖”我说“我热得鼻尖冒汗。”我指着自己的鼻尖。看到他扑哧一声笑了我的心才安放下来。

身后教堂四周的射灯突然亮了起来映射得宛如白昼。

我们不懂弥撒我们也不会唱赞美歌我们就静静地坐在后面感受着洗涤灵魂。赞美歌的歌声激撞着我的心老让我有想哭的冲动。

我侧过脸偷偷地看着靳辰。他的侧面如同雕塑家手中的艺术品棱角分明。他的睫毛很长眼睛要很久才眨一下。

我们静静地坐在教堂冥想了很久。他想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在想那枚硬币对他来说有什么意义呢?

出了教堂的门天寒地冻他笑着说你请我吃饭吧?我一回头看到旁边有一家桂林米粉店灯火通明看起来温暖极了。

他噘着嘴说不能来点好的吗?就被我拉进了店里。

一进店门恍若两重天的感觉店内热气缭绕说话声此起彼伏温暖得让人急于脱了外罩只想舒舒服服地坐在桌前等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米粉像隔壁桌一样毫无顾忌地吃起来享受食物带来的温暖。

他吃得额头上沁着细密的汗珠心满意足得像个孩子。

三、关于爱情的话题

圣诞节就要到了关于爱情的话题越来越多。最浪漫的是一个男孩子在我的节目里为自己的女朋友唱歌他说他练了好久他唱的歌曲是《十年》。沧桑的男声响起不禁让人动容。

他们来到这座城市已经漂泊了十年了他一直希望能够给她一个浪漫的婚礼可是自己的工资永远赶不上物价的飞涨他们的婚礼也许还会再拖他觉得对不起她。女友在旁边哭得稀里哗啦。最震撼的是一个女孩子打来热线说自己得了癌症为了不让自己热恋的男友难过她选择了独自面对。她找了冠冕堂皇的分手理由然后远赴国外进行治疗现在她的病通过手术暂时得到了控制可是她依然忘不了他到现在她才知道失恋的痛苦远远大于疾病带给她的痛苦每一天对他的思念都让她痛不欲生。

我说你后悔自己的决定吗?

她说是的她后悔死了她希望他可以陪她走过最后的人生路可是她又怕过了这么久他有了新的爱情这会让她更加难过。

我说你有真正站在那个男孩子的位置上想过吗?如果他没有新的爱情那么说明他对你的爱情至深如果他有了新的爱情那么你的希望不就是所爱的人幸福吗?

那么就去找他吧不管结果如何让此生无憾。

那晚我播放了王菲的《我愿意》歌声过后很多听众打来电话他们都有自己不同的见解爱情是否只有建立在物质基础上才可能走得更加长久?究竟什么样的爱情才是伟大的或者是自私的?

小屋说想要看房子约我陪她一起去她说带着我靳辰会给优惠的。我不知道他们都是怎么风传我和靳辰的关系的。小屋说你会离开我们台吗?当然不会!我斩钉截铁地回答。

看样板房的时候我居然看到自己当时提的意见被采纳了玄关的收纳变成多层厨房的门被换成了玻璃门。我的心如沐春风舒服极了。

靳辰不知道我要来看到我很是吃惊。他正在和一个女孩子谈话那个女孩子从侧面看漂亮极了她优雅的气质和不凡的穿着让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那个女孩子看到我来匆匆地走了。小屋不识趣地开我的玩笑。看到他心不在焉的样子我的心凉了一大截。

唐糖提前住院了龚逸勋表现得依旧如初始般美好。他通过自己的父亲把唐糖安排在最好的病房。

唐糖也不是没有纠结过龚逸勋对自己一见钟情的爱情他的热度究竟能够持续多久?他的父母在知道他们的真正关系之后他又能抗争多久?

但是他们的爱情故事已然成为病房里的佳话让很多病友有了对爱情的憧憬和希望而在这之前对于他们来说爱情都是奢望。

唐糖不在家的日子屋子里安静得可怕。我把那枚硬币放在桌子上左手扶着它右手一弹看着它旋转倒下再旋转再倒下。

第二天我将硬币快递给了靳辰。

我去医院看唐糖的时候情绪比她还要低落。

“不就是爱情吗?爱他就去争取啊!”

“我怕像许阁一样可笑了自己。”

“难道你会因为吃饭被噎着而不再吃饭吗?”

“我自觉配不上他。”

“他长了两个头四只眼睛吗?”

“我觉得他不爱我。”

“你问过吗?”

“难道你没有什么可畏惧的吗?”

“我畏惧死亡所以我对什么都无畏。”

我看着唐糖无比心酸明天的手术请你一定安好。

听到敲门声我打开门看到一个女孩子手捧着百合花站在门口。“唐糖姐这是我男朋友送的花明天你要手术了转送给你。”

“谢谢你阿娇这百合花真漂亮!”

阿娇低头含羞一笑真是个漂亮的姑娘。

“我男朋友说他初见我就觉得我像百合偶尔我失神的时候他并不嫌弃反而会安慰我说只觉得我是去了天使去过的地方。我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病而得到过如此美好的赞扬今生有他的爱我死而无憾。”

“瞧瞧多么痴情的人儿。”

原来她是唐糖的病友。看着她们两个盘膝而坐惺惺相惜花儿映衬着她们洋溢的笑脸生命多么美好。

是啊!活着就应该有所追求!

“晚上好这里是夜色阑珊我是多美。夜深人静总有许多感触早已萦绕心间您是否需要倾诉需要分享无论是快乐还是忧伤……蔡琴《你的眼神》送给大家。”

“喂您好我是多美。”

“你好我喜欢一个女孩子可是不知道怎样对她表白。”一个男声娓娓道来。

“她给我的感觉很温暖也许她现在对我有一些误会但她的笑像一缕阳光射进我的心里心动的感觉让我害怕她的拒绝。”

“我的朋友对我说爱就要勇敢去追求。”我想到唐糖的话“人生下来就知道是会死去的可是每一个人都努力地让自己活得精彩。过程很重要不是吗?当下的爱情更重要不是吗?”

“谢谢你给我的鼓励可是她在我心中的位置很不一般我想给她一个特别的告白。”“这个女孩子可真幸福。”我笑笑说。

“多美你可以给我一个建议吗?”

我笑笑闭上眼睛想起自己曾经的幻想“那必须是一个夜晚安静得我只听得到你的呼吸你拉着我的手转过一个弯那会是一个惊喜两排蜡烛亮亮地铺在前方你用手一指对我说亲爱的前方的路让我们一起走。”

四、富家子适时出现

台长通知我广电局会有年会。据说那是精英的聚会小屋看着我充满了羡慕。你怎么知道?我想到台长说名额有限不要张扬。

我听别人说的。小屋满目张皇。

随她去吧想到有可能会碰到许阁我的心就无比沉重。

晚上的热线依旧很多问到最多的问题是爱情为什么不能长久婚姻真的是爱情的坟墓吗?人们参与的热情也越来越高。

一个男听众打来电话说因为听到我说在绝望的时候至少要等待三天他原本已经打好了铺盖卷可就在这三天里他得到了他理想的工作这让他感慨完命运之后有了想见我一面的冲动。还有一个女孩子说男友要出国深造临走时把手机送给了她于是她再也没办法打给他了他就这样华丽丽地甩了自己。

每一段情感经历都会在灵魂深处留下深深的烙印。

办公室里听众送的物品逐渐热闹起来。由最初的几封信到现在的点心、水果甚至是每天一捧鲜花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工作让我空虚的心得到了满足。

唐糖的手术很成功我去看她的时候她还没有苏醒。她静静地躺在那里她的父母朋友陪着她醒来她微微张开眼睛看着我们嘴角颤抖着说活着真好。

我们通通泪流满面努力地擦拭着露出幸福的笑。阿娇哭得最厉害哄也哄不住她的男朋友已经好几天没有来看她了。我将阿娇揽在怀里刹那间明白了唐糖活着要忠于自己的内心勇于追求幸福。如同她明白死亡只是关乎远近的距离。

许阁是年会上的宠儿看着许阁同每一个人侃侃而谈潇洒倜傥我感叹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吗?

找个无人的角落坐下看着他春风得意。不一会儿许阁笑着向我走来我不傻我看得出他眼睛里的得意和对我的怜悯。

“那一晚你非要那样做吗?”他问。

“我很抱歉但不是故意的。”我想到许阁擦拭着那个女人满胸口的污秽时焦头烂额。

“你是故意的。”他说。

“我不是故意的。”我回答得斩钉截铁。

“我希望你是。”

“可我不是。”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火冒三丈他将酒杯重重地摔在地上溅起的玻璃碴划伤了我的额头。众人急忙围了过来他刚要抬手来摸被一只手挡住了。

站在我面前的是靳辰他甩开许阁的手腕掏出白手帕怜惜地盖在我的额头上“如果我女朋友有什么事的话我会追究你的责任。”他说话的时候严肃极了完全不像是在演戏。我觉得这一切都是真的我来这座城市就是为了等这一时刻的出现。

靳辰揽着我我依偎在他的怀里。我闻得到他身上的味道那味道说不上来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替代。我深深地着迷。

“我想我们可以分开一些了。”出了大厅我急忙说。

“恐怕不行。”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突然一片烟花闪耀了起来照得夜空下宛如白昼两排蜡烛的尽头是一大捧的玫瑰花。我愣愣地站在那里。

他拉起了我的手如同我想象的一样。我听得到他的呼吸他带我走过那片光明。玫瑰花的香甜让我陶醉我抬起头看着他只傻傻地问这是真的吗?

他笑着说如你所愿能接受我吗?如你所想我愿意。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观众但大家都笑着喝彩笑着祝福。“你什么时候攀上富家子的?”许阁问得毫不客气。

看着不远处的靳辰他的身影被逆射的灯光镶上了一圈金黄的边。我笑笑“他真的很帅我很喜欢他。如果他不是富家子就好了可是富家子也不算什么缺点是吗?”

“我不会放弃你的”许阁说得咬牙切齿。“为什么?”我诧异。

“刚才看到他保护你的那一刻我才知道我有多心疼多在乎你。”许阁轻蔑地看了靳辰一眼“你以为有钱人家的门槛是那么好进的吗?”

“我喜欢他从未计较他的背景倒是你你觉得呢?”

我突然觉得许阁变得面目可憎。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唐糖这个小妮子她在医院里居然都为我筹谋了一切。此时我们四个人站在那里幸福的味道都掩盖了消毒水的气味。

突然楼道里到处是慌乱的脚步声龚逸勋急忙出去看。不一会儿他急匆匆地回来了他看着唐糖眼圈红红的。

“怎么了?”唐糖慌着问。

“阿娇她跳楼自杀了!”

“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但那人我知我一直知他永不会来。”

看着阿娇的遗书看着她床头早已凋零的百合我们都痛彻心扉。当爱情初来时如鲜花般美好可是总有无情的风雨阿娇的男友终因她的病弃她而去。

我们都沉默了。

出了医院的门我仰望星空其实是想让自己的泪再流回去。

靳辰拉着我的手一股暖流传遍我的全身。这是我做夜间主播以来一直渴望的事情在寂静的夜有爱人牵着我的手不再孤独与寂寞。我对靳辰说谢谢你我们的爱是自由的如果哪一天你不爱我了请告诉我我会放手。

我自以为潇洒地说了当初许阁的词我怕他因为我的背景而错看了我。

多美我想我应该向你解释我不是花花公子我对你的爱是认真的……

为了表明自己不是玩玩而已靳辰希望我和他的父母见面这让我惊喜不已。

那一天我听唐糖的话精致而不造作地打扮了自己在靳辰的眸子里我看到了自己突然发现我是如此美丽。靳辰笑着说我妈妈是一个爱嫉妒的女人。

可是那一天靳辰失望极了他的父母都因为不得已的原因没有赴约。对不起他将我拥入怀里。他的眸子变得黯淡他如同大多数的富家子一样父母能够给他们的只有钱

五、我已经不在那里了

转而又是一个夏天唐糖因为阿娇的去世一直不能释怀。

在阿娇去世的前一晚她曾找过唐糖她对她说了自己的痛苦和无奈。因为自己的病把整个家庭都给拖垮了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没有病。当遇到他时她以为自己是幸运的。可当爱情过了最初的美好一切问题都随之而来。她的病成为他攻击自己的利器这个将她带入天堂的男人又无情地将她推入了地狱。

那么龚逸勋呢?日渐冷淡的他让唐糖异常忐忑。那一天唐糖的父母来看她唐糖约了龚逸勋一起吃饭。席间相谈甚好当唐糖的母亲提到女儿身体不好暂时不适宜怀孕的时候龚逸勋突然站了起来什么?!不能怀孕?!唐糖说当时这个口口声声说爱自己、不在乎其他的男人毫不留情地甩手走了出去。也许这是他等待已久的借口。

现实的残酷让人不忍直视每天的吃药偶尔的发作身体的虚弱未来的渺茫大概让这个曾经山盟海誓的小伙子厌倦了害怕了动摇了退缩了。

那一段时间是唐糖最痛苦低落的时候我和靳辰总是陪着她去参加户外活动跋山涉水在大自然中寻找快乐。

参加户外群体活动的朋友们经常聚餐。在一次聚餐时一个小伙子将一根登山杖送给唐糖并勇敢地表白那一刻我们看到了唐糖久违的笑脸。只是这一次我们约定对唐糖的病绝口不提。

许阁对我的骚扰我没有告诉靳辰。我不是个拖拉的人我认为分开了就没有再联系的必要所以我总是挂掉许阁的电话。

那一晚在街角的咖啡厅他等到了我。他看起来很有品位不时有女顾客偷瞄他两眼。对于这一点他相当得意。

“过了这么久你一点都没有变还是习惯这里的味道。”他坐在我的对面看着我眼睛里充满了忧郁。

“那时候的每一个深夜我们都来这里一进门咖啡的香味就让我们陶醉你总这样说。”看我不说话他依旧试图打动我“现在回过头来看那时候的我才是最快乐的。”

“你不怕自己的所作所为让她知道吗?”我故意问他。

“我已经是导演了我有自己的事业这也许和她有关可是她满足不了我对爱情的渴望。”“然后呢?”我气愤填膺。

“多美我很痛苦我忘不掉你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比我想象的要深。我现在什么都有了要什么样的女人都可以。可是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68 回复0
上一篇:
一件救生衣发布时间:2020-09-11
下一篇:
爱情机器猫发布时间:2020-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