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断尾求生

郭淮是退休干部,老伴去世这几年,一直和儿子儿媳住在一起。郭淮没别的爱好,没事喜欢买几注彩票碰碰运气。

那天晚上吃饭,郭淮对儿子儿媳说,他这几年在一家售彩店买彩票,认识了老板娘梁茵。梁茵孀居多年,儿女都在外地成了家,和自己很谈得来,双方都有处朋友的意思,想征求一下家里的意见。

郭淮的儿子郭小瑞一向没主见,他先是吃惊地看看父亲,再看看媳妇肖云霞。肖云霞开口了:“爸,那个梁茵开店的能有什么收入,不会是图您的钱吧?”

郭淮退休金每个月六千多,算得上是退休族的“大款”。郭淮瞪了儿子儿媳一眼,生气地说:“我从明天开始不买彩票了,钱统统交给你们,这下放心了吧!”说着,他翻出自己的退休金存折,扔在桌子上,走了。

郭小瑞懵了,问媳妇:“你还真要收了老爷子的存折?”肖云霞用手指头戳着他的脑门说:“你搞搞清楚,是他给的,不是我要的。没钱了,看那个梁茵还想跟他处朋友?”说着,拿起存折就进了房间。

从那以后,郭淮依旧是早出晚归,和儿子儿媳在一起时也不多话,总是板着个国字脸。肖云霞心里想得多,老爷子万一给他们找回来一个不省油的后妈,再把存折要回去,那就麻烦了。于是,肖云霞开始跟踪郭淮,她要找到那个“准后妈”,让她离他们家老爷子远点。可没想到老爷子反侦查能力超强,几路公交一换,肖云霞就找不着北了。

那天下午,肖云霞约几个朋友去郊外红云桥农家乐,直到傍晚才散。在公交站等车时,肖云霞突然发现,路边不远处的一家卖彩票的小门面里,正端端地坐着公公郭淮。肖云霞心里一惊,这老爷子不是说“戒彩”了吗,怎么又玩上了,还跑到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肖云霞抬腿便向那家售彩店走去。直到肖云霞走近才发现,老爷子根本不是买彩票,而是在卖彩票。买彩票的人还真不少,都在那里排着队等郭淮打票收钱。肖云霞傻眼了,老爷子这是闹的哪出啊?是帮人看店还是自己当老板?

肖云霞本想上前问个究竟,又怕冷不丁地杵到老爷子面前,大家都难堪,便决定回家再说。

回到家,肖云霞把老爷子卖彩票的事告诉了郭小瑞。郭小瑞愣了半天才说:“肯定是老爷子交了存折,没钱买彩票了,就去帮人家打工,然后再赚钱买彩票!”

肖云霞想了想,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说:“你是猪啊,你以为老爷子除了养老金就没别的钱了,还用得着自己去开店?”

正说着,郭淮开门进来了,见儿子儿媳在等他吃饭,便一笑说:“我跟几个老哥们下棋,竟误了吃饭时间。你们吃呗,等我干吗?”

郭淮在桌边坐下来,习惯性地伸手要去端酒杯,才发现酒杯不见了。本来每天晚饭肖云霞都要给老爷子斟上一杯酒,今天显然是故意的。郭小瑞问肖云霞:“爸的酒呢?”肖云霞冷冷地说:“酒能当饱啊?”

郭淮听出儿媳话里有话,闷着头,扒了几口饭,放下筷子刚要走,肖云霞开腔了:“爸,我今天去红云桥办事,好像看到您了!”

郭淮显然被儿媳的话震住了,他定定地看着肖云霞,问道:“你看见我了?”

肖云霞不动声色地说:“是啊,在一家售彩店!”

郭淮看看儿子,又看看儿媳,干笑两声说:“既然你都看见了,我也就不瞒了。那个小店就是你们梁茵阿姨的。实话告诉你们吧,梁茵退休前是大学老师,老伴走了十几年了,中间也有人给她介绍过对象,可最后生生被她的两个儿子给搅黄了。儿子们给出的理由和你们如出一辙,就是害怕她被骗。她退休金比我还高出一大截,本来用不着去吃开店这份苦的,可为了自己能有一个宁静自由的晚年,她把存折给了他们,自己开店养活自己!”

肖云霞嗫嚅道:“老人的钱不给子女给谁?”郭淮看了看儿子儿媳,掷地有声地说了一句:“这就叫做断尾求生!说白了,子女反对老年人再婚,就是害怕本来属于自己继承的财产被别人拿走。可你们有谁真正关心过老人?你们知道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肖云霞忍不住了,说:“爸,您让我们怎么关心哪?再说了,我们也不知道梁茵是大学老师……”

郭淮缓了缓语气说:“我今天跟你们打个招呼,明天我就搬到店里住了!”郭小瑞急了,说:“爸,就是我们同意了,您也不能这么急就……”

郭淮生气地指着他的鼻子说:“你懂个屁!”郭淮长叹一声,“梁老师已经走了,就在几个月前,她的两个儿子得知她和我的事,就找到售彩店要钱。梁老师被他们气得当场心脏病发作,是我亲自送她去的医院。临咽气前,梁老师拉着我的手,让我一定要把这个小店守下去。说虽然发不了大财,但比什么都强,谁也拿不走的!”

说到这,郭淮有些哽咽,半晌才又接着说:“本来我也想学着梁老师的样,把存折给你们,就是想换得自己的自由……”

那天晚上,一家人的心情很沉重。半夜,郭小瑞见老爷子房间里的灯还亮着,感到奇怪,就蹑手蹑脚地走过去。

再一看,老爷子正在灯下钉纽扣呢。老爷子眼花了,那根线怎么也穿不进针眼里去。

郭小瑞心里一动,推门进去,接过郭淮手里的针线穿好,说:“爸,这事您招呼一声,让云霞做啊!”郭淮摇摇头说:“我自己能做的。”

郭淮钉好纽扣,突然想起来什么,又戴上老花镜,从茶几上拿过一摞纸交到儿子手里说:“我知道你们一直想要孩子,云霞身子弱,这是我四处抄下的偏方,你多给她补补!”他接着拿出一张银行卡说:“这里有二十万,还是你妈在世时存的定期,说是将来留给我们的孙子。我要搬出去了,带在身边不方便,就交给你们吧,密码是你生日。”郭小瑞拿银行卡要往郭淮手里塞,说:“爸,你自己留着吧!”郭淮坚决地推开了儿子的手。

回到房间,郭小瑞把偏方和银行卡交给媳妇,肖云霞捧着那摞密密麻麻的手抄偏方,眼眶湿润了。那天晚上,他们谈了很久……

第二天早上,肖云霞起身,来到老爷子房间一看,里边收拾得干干净净,老爷子自己的东西全部带走了。肖云霞叫醒了郭小瑞,两人赶往红云桥。

两口子来到售彩店一看,老爷子正在那里张罗着,旁边还有一位阿姨在帮忙。见到儿子儿媳,郭淮吃了一惊。肖云霞问老爷子:“爸,您这一大早地走了,招呼也不打,我们不放心哪!”她看了看旁边那个女的,又问:“这位阿姨是——”

郭淮告诉他们,这位是赵老师,和梁茵是同事,也是梁茵临终时托她来店里帮忙的。

肖云霞赶紧和赵老师打招呼,然后从包里取出存折,交到郭淮手里说:“爸,我和小瑞商量过了,存折还您拿着。您开店我们没意见,但要量力而行,不能累了自己。还有,您一定要回家住,您如果不答应,这店就不要开了!”

郭淮愣了愣,连忙说:“行行,我回家,我回家!”肖云霞又说:“爸,我们想去婚介所帮您登个记,万一有合适的——”

郭淮一听这话急了,他瞥了一眼身边的赵老师,低声说道:“你们能有这个心就行了,我的事还是我做主,你们不要瞎搅和!”

郭小瑞见一边的赵老师神色有点不自然,便抿嘴一笑,附在郭淮耳边说:“爸,我们马上去买菜,晚上您请赵老师来咱家做客!”

郭淮高兴得直点头,故意大声说:“好好好,我代赵老师先谢谢你们!”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20 回复0
上一篇:
城里来了个牧马人发布时间:2020-08-01
下一篇:
毒酒和美酒发布时间:2020-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