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整容液之复仇

陈海又叫人塞给她一大束玫瑰,但是林娜仍然不为所动。一旁的婉婉看的着实心痛,她那么喜欢陈海,就是因为长得没有林娜漂亮,他才会看不上自己。

这天,婉婉正在自习室复习,手机响了起来,是陈海打来的。

“喂,陈海。。。你。。。有什么事吗?”婉婉内心很激动地问。

“你就是上次给我写信跟我表白的女孩吧?你不是特别希望我可以约你吗?晚上学校门口等我,如果不来就算了。”陈海说完就挂了电话。

婉婉内心特别激动,自己喜欢那么久的男生终于关注自己了,但是转念一想,他最近不是一直在追林娜吗?很快他把这个顾虑抹消了。

一路小跑回了宿舍,舍友都看着她。

“你这是捡钱了吗?头一次看你这么高兴地回来。”正在看书的文琳问道。

“没,还有比这个更高兴的事呢!”婉婉一边说着一边从衣柜里拿了一件短裙换上。

“不是,你去哪?这么晚了?”文琳问道。

“你别管了,如果晚上查宿我还没有回来,你就说我在教室复习。”婉婉临走前笑着说道。

她很忐忑地走到门口,却不见一个人,正当她失落要回去的时候,一辆车开了过来。

“美女,上车,我带你玩去。”车窗摇了下来,陈海跟他挥手道。

婉婉根本就掩饰不住内心地喜悦了,坐上车后一直看着陈海,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那么帅。

就这样,他们先去吃了饭,然后又去唱歌,期间虽然陈海没有任何表示,但是她还是特别开心。

在车上,婉婉终于忍不住了,便问道:“陈海,其实从我来到这个学校我就一直在关注你,你跟别人不同,所以我就渐渐地喜欢你了,所以。。。”

车子突然停在了半路,陈海侧过头看着他,看着他许久才开口:“你说你喜欢我?是不是喜欢我的钱?喜欢我的颜值?不拿出一点实际的你就这么说让我很怀疑呀!”

“我。。。”婉婉突然低下了头,时间仿佛凝固了,过了半天他才抬起头说道:“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反抗,因为我特别喜欢你。”

陈海听后魅邪一笑,手伸了过去,顺着大腿摸到了裙底,蒙地亲了过去。

婉婉没有反抗,而是面无表情承受着,最后不知不觉地哭了出来。

第二天,她看到陈海搂着另一个女孩,很生气地走了过去。

“昨晚你是怎么对我的?你不是接受我了吗?为什么还搂着别人?”婉婉说着掩饰不住愤怒给了他一巴掌。

“你疯了?跟我在这谈真爱吗?也不看看自长得什么样,我就是玩玩你也信?”陈海说着笑了出来。

婉婉一路跑回了宿舍,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越想越伤心,自己把第一次给了他,没想到被他玩了。

哭到最后没了力气,她默默地拿起了镜子,照了照自己,然后笑了出来。

此后她办理了退学手续,理由是自己得了疾病,需要住院治疗。

一天,老师领来了一位新同学来到了教室。

“大家安静一下,今天来了一位新同学,她叫智笑,以后跟大家就是同学了。”老师介绍完了后,智笑走了上来,特意地看了陈海一眼,发现陈海正色眯眯地盯着自己。

下课后,智笑刚起身,陈海就走了过来。

“美女,认识一下吧,我是陈海,以后跟你就是同学了,有什么需要的我还可以帮你。”陈海笑着伸出了手来,智笑并没有理会地走了。

他撩了撩头发,看着她的背影道:“真有个性,我喜欢。”

回到新宿舍才发现,她竟然跟上次陈海搂着的女孩住一个屋。

女孩一转头看到智笑在看自己,摸了摸脸问道:“我脸上有东西吗?一直盯着我看。”女孩问道。

“没有,没有,只是觉得你挺漂亮的。”智笑笑着说。

“呵呵,我自己也觉得自己漂亮。”女孩说着掏出了手机,接了个电话便匆匆地走了。

晚上,智笑去厕所,刚到走廊,就听到厕所里传来微弱的声音。

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听到了里面有人在对话。

“喜不喜欢这么刺激的干?”男孩问道。

“好喜欢,只要是你我什么都喜欢。”女孩喘息地回答。

她一下子就听出来那个男孩是陈海了,内心的愤怒一下子就升了起来。

等他们出来后,她看到那个女孩就是他们宿舍的那位。

这天,陈海正准备出去,手机收到一条短信,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约他晚上去树林见面。

“这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妞送上门来,老子正好泄泄火。”陈海撩了撩头发后出去了。

到了树林后,在不远处看到一个美丽的身影,正是智笑。

“哈哈,美女,你怎么会主动约我来了?我还以为你不食人间烟火呢。”陈海打趣道。

“你说你这么帅,我一来就注意到你了,咱俩又是一个班,我怎么会不主动呢。”智笑做了一个妩媚的动,一下子让陈海春心荡漾起来。

“你说你是不是在主动勾引我呢?”陈海把她按到树旁,闻了闻她身上的味道。

陈海正准备下手的时候,那个女孩突然出现。

“你不是说晚上要上课吗?居然出来私混别的女孩。”她愤愤地说道。

扭头一看是智笑,便骂到:“你这个贱人,刚来就勾引别人男朋友。”

“你放尊重点,我们就是探讨一下学校。”陈海说了一个很烂的理由。

女孩听后更是生气,过来就是一顿挠脸抓头的。陈海一个劲地反抗,旁边的智笑递给了他一把刀,慌乱他拿了过来,一刀刺了过去。

“你。。。”女孩只吐出一个字就倒了下去。

“啊,怎么会这样,你为什么把刀递给我?”陈海有点慌了,扭头问道。

“杀了她咱俩不是就能在一起了吗?”智笑说着走过来摸了摸他的胸口。

不行,现在首要的事就是先把她埋了,你可千万不能跟别人说。

陈海弯下腰去拉尸体时,智笑从身上拿出了一把刀,随后又放了回去。

把尸体处理后的几日,陈海都是精神恍惚,因为那个女孩的失踪,学校里经常有警察过来询问。

到了晚上陈海更是辗转反侧,生怕警察突然把自己抓起来。

黑暗中,他听到了一声呼唤。

“陈海,你为什么要杀我?我对你那么好。”声音慢慢传到他耳边,一睁眼女孩就站在他眼前。

“啊,不要,不要。”陈海起身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舍友都被吵醒。

他一口气跑到了楼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你快往楼下看一眼。”智笑慌张地说道。

陈海本身就害怕,一听她说完感觉更害怕了,慢慢地将身子探了出去,往后下看去,什么都没有。

“你耍我?”陈海生气地挂了电话,一转身,智笑正站在那。

“你不是也耍过我吗?”智笑趁他不注意,用力冲了过去,把他推下楼去。

警察接到报警电话,连忙赶到,在陈海的柜里搜出了带有血渍的衣物,还有死者的一条项链。

认定他是畏罪自杀,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晚上,智笑照着镜子笑了起来,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何警官。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0 回复0
上一篇:
她来找我了发布时间:2020-08-01
下一篇:
猪肉老板发布时间:2020-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