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乌特-辽斯特的乌鸦

  在挪威北方,渔民们捕鱼回家,往往发现,有时在船舱上沾有麦穗,有时从捕来的鱼肚里能发现麦粒。
  
  这时渔民们才知道,他们的渔船驶过了几个神奇的岛屿。老祖宗传下的民歌经常谈论这些岛屿。那里太阳比任何别的地方都亮,那里草原葱绿,田野肥沃,海里的鱼群数也数不尽;无论撒下多少渔网,总能捕到好多好多鱼。
  
  不过,也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这些岛屿的。只有善良勇敢的人在惊涛骇浪将使他们的渔船覆没的恐怖时刻,才能发现这些神奇的地方,也只有登上这些岛屿那洒满阳光的海岸,才能得救。
  
  传说,大海里有三个这样的岛。
  
  一个叫桑德夫列斯岛。它从大海深处升起,离盖列高兰达岛不远,它的海岸以产鱼和野禽著称。
  
  另一个岛没有名字。它只是偶尔在魏斯特浮德海面升起。它时而被海水淹没,时而在怒涛中摇晃。
  
  第三个岛最大,离辽斯特不远,在洛福德斯克南面,因而取名为乌特-辽斯特岛。
  
  在这富饶的土地上,居民不知道贫穷。
  
  成群的牲畜沿着乌特-辽斯特绿油油的牧场移动;田野里呈现一片金黄色麦浪;渔船停靠在岸边,系着捕鱼用的渔具,时刻准备出海捕鱼。
  
  年老的渔民谈论着他们在海上遇到过一些从未见过的大船。这些大船张起船帆向他们迎面驶来。
  
  眼看着,大船好像就要向渔船撞过来。但最后一刹那,大船突然消失,像一团烟雾被风吹散。老渔民们说:“乌特-辽斯特的渔民出海捕鱼啦。”
  
  很多年前,离辽斯特不远的地方有个贫苦的渔民,名叫乌特季阿斯。
  
  他有许多孩子,家里只有一条船和一只山羊。船是旧的,到处打上补丁。山羊骨瘦如柴,身上的毛都脱光了,因为它只能吃鱼尾巴和少得可怜的杂草,这些杂草还是它自己从悬崖峭壁上找来的。
  
  马特季阿斯的生活很艰苦。他的孩子们经常饿着肚子到处奔走。但马特季阿斯从不抱怨自己的命运,也不在自己的不走运面前低头。
  
  “不要紧,今天不顺风,明天会顺风的。”马特季阿斯不顺心的时候,总这么说。不过他越来越穷。
  
  有一次,马特季阿斯出海捕鱼。他已经好久没交好运了。
  
  他一次又一次去拖沉重的渔网。
  
  他的渔船几乎装了半船的鱼。他高兴极啦,计算着卖鱼所得的钱能买多少面粉和糖。
  
  他正这样打算时,发现一团乌云遮住天空。突然四下里一片黑暗,袭来一阵飓风,下起了马特季阿斯有生以来从未见过的暴雨。
  
  船上的载货变得越来越重,狂风巨浪把它抛来抛去。可怜的马特季阿斯只得把所有的鱼抛出船舷,以免自己和船一起沉人海底……
  
  他费了很多力气终于在惊涛骇浪中保住了船。
  
  马特季阿斯毕竟是在海上长期生活过的。
  
  他和暴风雨搏斗了几小时。当巨浪袭击着渔船并准备吞没它时,马特季阿斯灵活调舵,避开了危险。
  
  过了许久,暴风雨还没停息,雾却越来越浓。马特季阿斯怎么也辨不清方向,看不见陆地。他一会儿被暴风雨弄得头昏眼花,一会儿风又转换方向,他只知道自己在海面上漂浮。
  
  漂呀,漂呀……可是漂向哪儿,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就一直这样漂着。
  
  突然,在波浪和风的吼声中,他听到船头发出乌鸦的嘶哑叫声。
  
  马特季阿斯的心紧缩着。
  
  “大概是海神在给我唱挽歌。”渔夫心想,“看来,我的末日到了……”
  
  他在心中默默向妻子和孩子们告别,准备去见上帝。
  
  可是一阵哇哇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 
  马特季阿斯抬起头,看见船敏前有样黑东西在一闪一闪,接着他看见在折断的桅杆上有三只大乌鸦。
  
  就在这时,一个巨浪把他的船抬起来往前抛。
  
  看来马特季阿斯不能和这暴风雨搏斗了。他的双手已掌不住舵了。他又渴又饿,一点力气也没有。他像死去那样紧闭着两眼,头扑在船蛇上睡着了……
  
  马特季阿斯一觉醒来,发现他的船触到了海岸,轻轻地在那儿摇晃。
  
  他哆嗦了一下,抬起头来。
  
  乌云散了。太阳透过云层露了出来,明亮的阳光照耀着美丽的大地。一个个小丘的上面,覆盖着一片片丝绒般的绿草和金黄色的田地,一直绵延到岸边。那些山峦直到山顶都长满碧绿的树丛。空气中散发着花草的芳香。马特季阿斯尽情地呼吸着,仿佛吸到了有甜味的、能唤起精神的饮料。
  
  “这会儿我可得救啦。”马特季阿斯想,“这就是乌特-辽斯特呀!”
  
  他把船拖到沙滩上,然后沿着一条小径走去。这条狭窄的小径像根线似的通过一片麦地。马特季阿斯惊奇地四面张望,他有生以来从未见过这样饱满、这样沉甸甸的麦穗。
  
  小径把他引到一个相当低的窑洞,窑顶覆盖着新鲜的草皮。绿油油的窑顶上放牧着白色的山羊,它们有着金色的角和柔软如丝的毛。窑洞前有个小老头坐在一块发黑的木头上,他身上穿一件土耳其人穿的长衫,正在抽着烟斗。他的胡须很长,几乎拖到了膝盖。
  
  “欢迎,欢迎,马特季阿斯,欢迎你到我们这儿来。”小老头说。
  
  “让幸运永不离开这块土地。老大爷,”马特季阿斯说,“难道你认识我吗?”
  
  “我怎么不知道你!我当然知道。”小老头说,“也许你是到这儿来做客的吧?”
  
  “我非常高兴,老大爷。”马特季阿斯回答说。
  
  “好人永远是快活的。”小老头说,“我的孩子们很快就回来。你在海上可曾看见他们?”
  
  “没有,老大爷,除了看见三只乌鸦,我什么也没看见。”
  
  “他们就是我的孩子呀。”老头笑了笑说。他抖掉烟斗里的烟灰,然后站起来:“那么,请进吧,善良的人。你大概肚子饿了,想吃点什么。”接着他为马特季阿斯打开窑洞门。
  
  马特季阿斯跨进门槛,惊讶地呆住了。他有生以来从未看见过这么多食物。桌子上放满了盆盆钵钵。什么都有!煎的、烤的、煮的、胆的、熏的,还有酸牛奶、酸奶油、干酪、肉馅饼和别尔金绵羊肉堆积如山,还有啤酒和蜂蜜等等。
  
  马特季阿斯尽情地吃呀喝呀,但是盆子里的东西仿佛吃不完,杯子里的酒仿佛饮不尽似的。主人吃得不多,话也讲得很少,他老是朝门外张望。
  
  突然,外面传来了响声,门砰的一声重重地关上,接着听到了嘶哑的哇哇声。
  
  洞门打开了,接着走进了三个身材高大、肩膀很宽的青年,他们一个比一个高。
  
  “瞧,他们就是我的孩子!”老头自豪地说。
  
  马特季阿斯看见这三个健壮的小伙子,一时不知所措,连忙从桌旁站了起来。但是三个兄弟请他坐下,然后争先恐后地请他吃起来。
  
  三兄弟中每个人都以三人名义吃喝,但是桌上的东西一点也没有减少,好像没有人碰过似的。他们喝的都是啤酒,啤酒是用蜂蜜酿的,他们一个也没有喝醉,而罐子里的酒不知由谁不断添加进去。
  
  晚饭后,兄弟们对待马特季阿斯完全像对待老朋友一样。当他们离开饭桌时,大哥对马特季阿斯说:“喂,朋友,躺下休息吧。明天一清早我们就去打鱼。我们带你一起去。你总不能空着手回家!”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他们就出海捕鱼了。 
  船刚离岸,又来了一阵暴风雨。
  
  大哥把着舵,二哥拉住帆,小弟弟坐在船头。
  
  他们递给马特季阿斯一个长柄勺,叫他把船里的水舀掉。这样,他就忙碌起来啦!他手里的长柄勺一闪一闪地发亮,身上即使不被海水弄湿,也会累得浑身是汗。
  
  船扬着船帆飞驰,兄弟三人甚至不把船帆收下一点。当船里的水灌得满满时,三兄弟就把船倾斜过来,水就像瀑布似的从船尾流走。
  
  暴风雨终于停息,海上又变得风平浪静。这时候,三兄弟各自取出渔具投进海里。马特季阿斯也把渔网撒下。
  
  这地方的鱼很多,所以三兄弟拖上来的渔网总是满满的,只有马特季阿斯拉上来的渔网却是空空的。
  
  “你怎么啦,朋友,事情不顺利吗?”大哥说着,和两个弟弟使了个眼色,“这儿的鱼可多着呢。”“鱼是很多,可是运气不好啊。”马特季阿斯回答说。
  
  “也许是你的渔网不管用吧?”二哥说。
  
  小弟弟接着说:“你用这个渔网吧!它是我们备用的。”?
  
  马特季阿斯撒下新的渔网,可是渔网一投入海,就得把它拖上来了。他一生中从未捕到过这么多鱼。
  
  当鱼装满船的时候,兄弟们又张起船帆,掉转方向朝自己神奇的岛屿驶去。
  
  帆船顺着风,轻快地沿着海浪迅速前进,仿佛船里什么也没装似的。
  
  回到岸上,三兄弟和马特季阿斯把鱼洗干净,将它们晾在架子上晒干或吹干。
  
  第三天,他们又出海了。不论他们把船驶向那儿,风总是顺着他们,鱼也好像在等待他们的渔网似的。
  
  马特季阿斯在乌特-辽斯特度过整整一个星期后,便开始整理行装准备回家。
  
  主人没有强留他。
  
  临走时,他们把那几天捕到的鱼送给他,还送给他一只八桨的小艇,再加一袋面粉、一匹细布、一桶油脂,还有许多别的东西。
  
  马特季阿斯真不知该怎样感谢老头和他的几个儿子。
  
  “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你们和你们这块吉祥的土地。”马特季阿斯躬身说。
  
  “不要忘记,我们欢迎你明年春天再来,”老头说,“你和我们一起去卖鱼。你明春来的时候,那些鱼正好干了。”
  
  “可明春我怎能找到你们?这次是暴风雨把我冲来的呀。”
  
  “乌鸦在海上飞,你只要跟着它们走,就能找到我们。”老头说,“好吧,祝你一路顺风!再见!”
  
  马特季阿斯的船还没来得及离岸,乌特-辽斯特就消失在迷雾中了。四周什么也看不见,只见一片无边无际的汪洋。
  
  风吹着马特季阿斯的船,让他平安地回到了自己出生的海岸。
  
  马特季阿斯在家里无忧无虑地度过了整整一年。
  
  春天到了。冬天的暴风雨刚过去,他又准备好船出海了。
  
  他的船帆上立刻有一只乌鸦在盘旋。
  
  乌鸦一连叫了三声又飞走了,它把马特季阿斯指引到乌特-辽斯特海岸。
  
  一只大船已停靠在这神奇的岛屿旁。
  
  马特季阿斯从没看到过这般豪华的大船。
  
  这船大极了,甚至人的声音从船头传不到船尾,因此船当中站着一个海员,他把领航员的话传递给航手,这样,船两头才能通话。
  
  乌特-辽斯特的主人已把捕到的鱼装到大船上,现在只等马特季阿斯把鱼装进船舱带走。
  
  但是,晒在架子上的鱼,不论他取下多少,鱼还是一点也不少。乌特-辽斯特岛的东西总是搬运不尽。
  
  船舱里终于装满了鱼,接着船就离岸了。
  
  马特季阿斯在别尔金这个地方顺利地卖掉鱼,然后把所得的钱按老头的主意,买了一条双桅船和捕鱼用的装备。 
  “好吧,马特季阿斯,”分别的时候,乌特-辽斯特的主人说,“我们该分手了,以后你再也看不见我们啦。你心地善良,又有勇气。当暴风雨袭击你时,我们将会站在你的船舵旁,用我们的肩膀撑住桅杆,我们和你一起撒下渔网。这样,你就走运啦!”
  
  打那时起,马特季阿斯就一直走运。
  
  以前,马特季阿斯无论干什么事,从来也没走运过,灾难总是围着他的家和海上的渔船转。
  
  但是现在,他的船在不平静的海浪中行驶和撒下渔网,好像总有看不见的手在帮他紧握舵轮,
  
  撑住船帆,并把渔网拖上来。
  
  真的,他从没遇见过这般神奇的岛屿和岛上那位乐善好施的主人。每年,当暴风雨把他的船送到奇妙的乌特-辽斯特海岸时,马特季阿斯就扯下五颜六色的船帆,点起灯火,对自己看不见的朋友表示敬意。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2 回复0
上一篇:
蜗牛为什么苦恼发布时间:2020-08-01
下一篇:
吃黑夜的大象发布时间:2020-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