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流浪汉查利

  “我说,”有一天海狸爷爷来做客时说,“查利要长成大人啦。”

  “是啊,”查利的爸爸说,“他过来了。”

  爷爷朝查利笑,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一枚两角伍分的辅币。

  “你长本了要做什么,查利?”爷爷问。

  “我要A个流浪汉。”查利回答。

  “流浪汉!”妈妈惊讶道。

  “流浪汉!”爸爸惊讶道。

  “流浪汉!”爷爷惊讶道,并把钱收回内衣袋里。

  “是的,”查利说,“我要做个流浪汉。”

  “这话听着可叫人意外了,”爸爸说,“你爷爷干海狸的工作干了许多年了,我也是个海狸,你却想做个流浪汉。”

  “现在才有这种事儿啊,”爷爷说着,直摇头,“我年轻的时候,孩子们可不想做流浪汉。”

  “我看查利并不真的要做流浪汉。”妈妈说。

  “真的,我就是要做流浪汉的,”查利说,“流浪汉不用学习怎么砍树木,怎么滚木头,怎么修琐。

  “流浪汉不用练习游泳和潜水闭气。

  “没人注意他们的牙齿是不是锋利。没人留心他们的皮毛是不是油滑。

  “流浪汉用棍子挑着小包揪,天晴睡在田野里,雨天睡在谷仓里。

  “流浪汉只是到处流浪,快活又自在。当他们想吃东西的时候,就为那些想请别人干零活儿的人干点零活儿。”

  “我有许多零活儿给你干呀,”爸爸说,“你可以帮我砍树苗做我们过冬的食物。你可以帮我挖备用的隧道做我们的住处。当然,水坝总是需要修理的。”

  “那不是零活儿,”查利说,“那是重活儿。”

  “我年轻的时候,”爷爷说,“孩子们就干重活儿。现在他们都想干零活儿。”

  “好吧,”爸爸说,“如果查利想做流浪汉,那么我看他就应该做流浪汉。我们不应该阻拦他。”“现在天晴又暖和,”查利说,“我可以睡在田野里了吗?”

  “行啊。”妈妈说。

  查利用一块手帕将几块蛋糕和奶糖裹成一个小包,然后用一根木棍挑着,准备上路了。

  “我该去流浪了。”查利说。

  “再见,流浪汉先生。”爸爸和爷爷说。

  “再见,流浪汉先生。”妈妈说。

  “准时回家吃早饭,还有,别忘了今晚刷牙。”

  他登上他的小船,划过池塘,沿着小路流浪去了。妈妈、爸爸和爷爷在后边朝他挥手作别。

  “我想起来了,”爷爷说,“我小的时候也想做流浪汉,就像查利一样。”

  “我也是啊。”爸爸说。

  “男人都这样,”妈妈说,“他们都想做流浪汉。”

  查利沿着小路流浪,脚下踢着一块石子儿,嘴里吹着流浪汉之歌。

  他眺望蓝色的远山,他倾听母牛的颈铃在远处的草场上叮当。

  有时他停下来朝电话杆子扔石子儿,有时他坐在树下注视着云儿飘过。

  查利一直流浪到太阳快要落山了,才找了一块田地睡下。他找了一块生长着雏菊的田地,草和苜蓿在那里散发着香味儿。

  查利解开小包,拿出蛋糕和奶糖。在他吃着的时候星星出来了。

  “当流浪汉真有趣。”查利自言自语地说。他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他划过池塘,妈妈正在窗口望着他哩。

  “查利回来了,”她跟丈夫说,“身上的毛乱蓬蓬的,棍子上还挑着一束雏菊。”

  “早晨好,夫人。”查利对出来开门的妈妈说。他把雏菊献给她,问:“您能不能给我一件零活儿干干,换一顿早饭吃?”

  “你可以把大划艇里的水舀出来,”爸爸说,“这活儿对你再好不过了。”

  “好的,”查利说,“干完了我就在后门台阶吃早饭,因为流浪汉都是那样做。”

  于是查利舀干了大划艇里的水。他在后门台阶上吃早饭的时候,爸爸过来挨他坐下。“做流浪汉好吗?”他问。 

  “好极了,查利说,“比做海狸可容易得多。”

  “昨晚你睡得怎样?”爸爸问。

  “好极了,”查利说,“就是有什么东西老吵醒我。”

  “是吓人的东西吗?”爸爸问。

  “不,”查利说,“是好玩的东西,可我不知道是什么。今天夜里我一定要再听听。”

  饭后,查利划过池塘,吹着他的流浪汉之歌,沿着小路走了。

  查利流浪了一天。他听鸟的歌唱。他嗅长在路边的花朵。有时他停下来采摘黑莓。有时他在围栏上面走。

  午和傍晚查利回家,打零工挣午饭和晚饭吃。

  为了一顿午饭,他往地窖里堆过冬用的小树。为了一顿晚饭,他帮爸爸修理小码头上的一块木板。

  晚饭后,查利又回到生长着苜蓿和雏菊的那块田里。在那儿他吃了蛋糕和奶糖,然后就等着听昨天夜里听到的声音。

  查利听到青蛙和蟋蟀在静静的夜里联唱,他还听到了别的什么东西。他听到一连串哗儿哗儿的声音,像是一支没有词儿的短歌。

  查利想好好听一听这哗儿哗儿的歌。于是他爬起来,走到发出声响的树林里。

  他看到一条小溪,在月光下唱着歌儿流过,他就坐下来又听那支歌。但是哗儿哗儿的声音使查利发痒,他坐不住了。

  他脱下衣服,扎进小溪,在流水唱出的歌声里游来游去。

  然后查利爬上来,砍倒长在岸上的一棵小树,推到水里。

  查利深吸了一口气,带着树潜到了溪底,使劲儿插到泥里,不让它漂走。

  这时他又听流水的歌,比刚才更喜欢它了。于是查利砍下更多的树,着手修建一道小水坝,好不让流水都哗儿哗儿地流走。

  查利在他的小水坝上工作了整整一夜。到黎明时分,小溪已经变宽,成了一个池塘了。这时流水的歌不再使查利发痒了,他说:“我看现在我可以回去睡觉了。”

  为了保持牙齿锋利,他刷了刷牙。为了让身上的毛保持防水功能,他给它们上了油。然后他才到他的新池塘上的一个老柳树洞里去睡了。

  查利睡过了早饭时间,妈妈见不到他,开始着急了。

  “查利保准没事儿的,”爸爸说不过我想还是找一找的好。”他来到小码头,用尾巴给水一击,啪!

  啪!爷爷用尾巴回答了,并过来看出了什么事。

  “让那孩子跑去做流浪汉,我真看不出有什么好处。”妈妈说。

  “现在的事儿,真是,”爷爷说,“孩子们逃走,没好处啊。”

  于是妈妈、爸爸和爷爷去找查利。过了一会儿他们来到那个新池塘。但他们没有看见睡在树洞里的查利。

  “我记得以前这儿没有池塘啊。”爷爷说。

  “我也不记得啊,”爸爸说,“一定是个新的池塘。”

  “真是个好池塘,”爷爷说,“谁弄的呢?”

  “难说,”爸爸说,“也许是海狸哈里,您看呢?”

  “不,”爷爷说,“哈里修坝总是很草率,而这道坝修得根本不草率。”

  “是不是老海狸泽伯呢?”爸爸说,“泽伯的坝总是很美观。”

  “不,”爷爷说,“泽伯从来不修这样的圆形池塘。他偏爱长方形的池塘。”

  “您说对了爸爸说,“他是偏爱……” 

  “哎?”妈妈对爸爸说,“这池塘看着像是你修的。”

  “她说得不错,”爷爷说,“是像你修的。”

  “这可怪了,”爸爸说,“我没有修,可又是谁修的呢?”

  “我修的,”查利应声说道,他刚好醒来爬出树洞,“那是我的池塘。”

  “是你的池塘?”爸爸问。

  “是我的池塘。”查利说。

  “我以为你是一个流浪汉呢,”爷爷说,“流浪汉可不修池塘。”

  “啊,”查利说,“有时我喜欢到处流浪,有时我喜欢修池塘。”

  “能修这种池塘的流浪汉,过不了几天就要变成海狸的。”爸爸说。 

  “如今才有这样的事儿啊,”爷爷说,“你根本不知道一个流浪汉什么时候会变成一个海狸。”他从内衣口袋里掏出那枚两角伍分的辅币,送给查利。

  “谢谢,”查利说,“妈妈在哪儿?”

  原来妈妈跑回了小船,尽快地划过池塘去。等男人们赶到家时,她已经把煎饼和槭糖浆在桌上摆好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4 回复0
上一篇:
老鼠当牙医发布时间:2020-08-01
下一篇:
熊爸爸回家发布时间:2020-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