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中享网 首页 感悟 工作感悟

跨界的人生才有趣

   工作时,他是不苟言笑的博士生导师、中科院半导体材料科学重点实验室主任、973项目首席科学家;闲暇时,他是桀骜不驯的文艺青年,一把吉他在手,写词、谱曲、弹唱样样精通。一曲李白的《将进酒》被他演绎得苍茫奔放,引来一众网友的热捧:“原来科学家也可以这么感性。”这个能在迥异而交融的人生中行走自如,自得其乐的跨界牛人就是陈涌海。
   
   1986年,陈涌海考入北京大学物理系。那时民谣刚刚兴起,校园里背着吉他自弹自唱的文艺青年随处可见,那种淡淡的忧伤与哲思瞬间感染了陈涌海,开学没多久,他便买了人生中的第一把吉他“翠鸟”。
   
   弹着“翠鸟”,陈涌海结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结束一天的紧张学习后,他和朋友们相约来到北大图书馆东边的草坪上唱歌。如水的夜色下,崔健、鲍勃·迪伦、尼尔·杨是聊不尽的话题,心中对理想、国家和人民命运的关切似乎都在歌声中得以宣泄。
   
   陈涌海格外钟情摇滚。1991年,他参加大学校园创作歌曲交流会时认识了北大新生许秋汉,几个同道中人一拍即合,立马组建了未名湖乐队。第一次登台唱歌,因为他的南方口音,台下的观众大声起哄:“听不懂,下去!下去!”他横眉怒对:“听不懂就出去!”摇滚的豪气与热血仿佛已刻在他的骨子里。自那之后,唱歌、写歌,成了他学习之余最重要的生活方式,一个理科男内心无法倾诉的情绪与心结,借着音乐一股脑地倒出来。
   
   “我是典型的无话可说者,我只盛开米粒大的花儿,只有片刻的芬芳。”1995年,北大的音乐“同道”们在录制的音乐合辑《没有围墙的校园》中收录了陈涌海两年前的作品《废墟》,那时的他已经从北京科技大学硕士毕业,正在中科院半导体所攻读博士学位。
   
   毕业后的陈涌海留在了半导体所。从事科研多年,他的工作非常忙碌。既要指导研究生做实验,阅读科研文献,准备项目材料,还要接待国内外来访学者,处理各种与实验管理相关的杂事。但只要一有机会,他就会拿起吉他,高歌一曲。有朋友调侃他唱来唱去就那么几个调调,他却呵呵一笑,“做不了刀子,也要做刀把子。哪怕做生锈的、钝刀的刀把子,也要跟刀子在一起。”
  
   《将进酒》是陈涌海几年前谱的曲。一次,他和朋友杨一一起去看望艺术大家钱绍武。聊到尽兴处,他不禁坐在大厅的红木桌上,慷慨激昂地自弹自唱起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钱老先生击节颔首,陶醉其中。杨一拍下这段视频发到网上,陈涌海顿时成了名人。一时间,“摇滚博导”“科学家乐手”的名号纷至沓来。
   
   这之后,许多歌唱节目的导演邀请陈涌海参加节目,“你有一个梦想,我来帮你实现这个梦想。”他想都没想就回绝了。“我的工作和业余生活是泾渭分明。科研与音乐都是我的热爱,它们各有各的乐趣,但与名利无关。”
  
   最近,“摇滚大仙”窦唯发了新专辑《山水清音图》,吉他手陈涌海的名字赫然在目。大家忍不住嘆服,这个研究纳米、量子的科学家严谨成熟的外表下始终深藏着一颗激情澎湃的赤子之心。
   
   左手科研,右手音乐。当许多人在喧嚣的现实生活中迷失自我,找不到人生的乐趣时,跨界博导陈涌海用自己的选择告诉我们:“固守初心,追求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生活才是有趣而精彩的。”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欢迎打赏给作者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1 阅读74 回复0
上一篇:
及时调整职业定位至关重要发布时间:2019-09-03
下一篇:
工作为什么又叫上班发布时间:2019-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