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大侠麻七

  京城兴隆茶馆内座无虚席,铁嘴韩山每日在此说书快刀麻七:“那麻七体高七尺,身轻如燕,长年出入豪门贵胄,如踏雪无痕。手一柄弯月刀,长一尺,宽一寸,为稀世寒铁铸,刀出鞘时,人已毙于十步之外……”韩山说到精彩处,以扇为器,手脚并舞,茶客们听得过瘾,不时传来阵阵叫好声,几个茶倌来回穿梭添茶置水,忙得不亦乐乎,一派生意兴隆景致。

  掌柜姓秦,五尺的瘦形,着一袭灰布长衫,花白的头发,年龄约五十开外,一副笑脸像是天生镶嵌在面孔之上,活脱脱一个瘦弥勒形象。秦掌柜人缘好,心也善,嘴皮子功夫也到家,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市井平民,见人头一句话便是问声“好了您嘞”,地道的京腔。数十年下来,把个茶馆经营得风生水起。

  却说这韩山嘴下的麻七,确有其人,刀法出神入化,乃是一劫富济贫的绿林英雄,杀贪官无数,却未留过真面容,官府久捕未果。麻七和麻七的一尺一寸刀在京城被渲染得家喻户晓,得其暗中接济的百姓无不内心感激,逢年过节焚香叩拜。

  这一日,铁嘴韩山和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兴隆茶馆内等候茶客上齐继续他的评书快刀麻七。然时过辰时,竟无一位茶客入内,他感觉到很是奇怪。秦掌柜眉头一皱,心想,莫不是义和团又在京城内闹出了什么动静?他忙差伙计到街市上一打听,原来顺天府今日贴出告示,称已拿住飞贼麻七,今日判斩立决!茶客们都跑菜市口看行刑去了。

  韩山闻言,顿时老泪纵横,倚在茶桌上半天无语。秦掌柜见状上前安慰说:“老先生何以如此看重麻七?”韩山答:“麻七乃我衣食父母,今被伏斩于菜市口,身首异处,活活辱没了一个盖世英雄。掌柜的,老朽决定,即日起封口!”

  秦掌柜拍了拍韩山的肩:“先生无须封口,试想,麻七没了,还可能有麻八可说呢。”韩山道:“掌柜的,此话何意?”秦掌柜微微一笑答道:“您老不是常说浪打浪,一浪又一浪,我中华英雄又岂能止于一个快刀麻七?”

  然后韩山起身,仰天长叹:“不能释怀,不能释怀啊!”黯然离去。

  没有了铁嘴韩山,茶客来去匆匆,品茶兴致全无,兴隆茶馆的生意大不如前,每日所挣铜钱不够应付官府衙役的,秦掌柜看在眼里愁在心头。过了约半月,忽一日街面上兵甲无数,疾疾往顺天府而去。只见韩山精神抖擞地踏进兴隆茶馆,身后跟随茶客几十人,纷纷入座。秦掌柜喜出望外,拉住韩山的手:“先生不再封口了?”

  韩山一抱拳,面容似三月阳春般道:“呵呵,列位不知,麻七犹在!”

  秦掌柜连同众茶客一惊,不约而同问道:“何以见得?”韩山昂首入得书桌,一拍手中紫檀木:“各位看官,话说顺天府久拿快刀麻七不下,府衙上下一干人等寝食不安,上交待不了主子,下安抚不住各级贪官,真正度日如年。这一日,有文书吏向顺天府尹献计,言大人何不将狱中死囚冒麻七之名上报,一来可得朝廷赏赐,二来可树威信,即使那麻七日后再度作案,也是死案,因为世间已无‘麻七’其人,乃盗匪冒其名号也!府尹闻言,觉得此计甚妙,于是上瞒朝廷,下隐贪官,将‘麻七’立斩于菜市口。岂料快刀麻七闻言自己已然被斩,大怒,于昨夜某时进得顺天府衙,寒光一闪,府尹的头颅已然落地,然后以指代笔蘸贪官血于墙壁写下一行血书——斩立绝!落款麻七……”

  茶客掌声雷动,皆嚷道:“痛快,痛快!”几个茶倌又开始来回穿梭,其乐融融,又一派热闹回归景致。

  却说这一日,已过辰时,兴隆茶馆内却迟迟不见铁嘴现身。茶客等得焦虑,秦掌柜更急,唤茶倌去韩山歇息的客栈一探究竟。半个时辰后,茶倌回来,一脸窘相,追其因后,众人摇头,骂道:“这世道,没法让人活啊!”

  原来铁嘴韩山四海为家,无妻无子,偶拾一女婴收养,自此相依为命。昨日半晌,十四岁小女出得客栈,街头买针线的工夫,被新任的顺天府尹刘三镖看上,于是派衙役送贴于韩山,要纳其女为第十四妾。这刘三镖本是武官出身,原为京城副护军参领,官从正四品,因镇压义和团有功被提拔做了顺天府尹。他四十开外,长得人高马大,练就一双铁砂掌,舞动起来,坊间传百人不得近其身,更甚其飞镖的绝活。武林中早有谚语:“麻快刀十步夺命,刘三镖扬手穿心。”茶倌说:“韩爷断然拒绝此门婚事,欲携小女出京城避祸,不料,那刘三镖早已派士兵城门等候,父女二人被公然掳去。”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4 回复0
上一篇:
乱世情缘发布时间:2020-07-01
下一篇:
香云仙姑发布时间:2020-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