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黄老师和他的小学校

那年头,青皓村里有所小学,是用旧教会的小厅替代的。一至五年级全堆在厅里,只要屁股对屁股坐着,就算是分了班。记得开学初有四个老师,半期后就只剩下一个了。

那都是“疟疾”惹得祸。青皓村里的水无法消毒,疟疾菌横行霸道。抵抗力不强的人,顿时就被染上疟疾病。得了那病,简直就不是人,疯了。一会儿冷得发抖,一会儿又烧得昏昏沉沉,不省人事。四个老师刚到时,还满面春风,不到半学期就先后被疟疾折磨得颤颤抖抖的瘫下了,一回去,就再也没有来。剩下的那个,是姓黄的老师。

黄老师来自省城,说着一口带有省城方言口音的普通话,把“革命”读成“舸命”,惹得学生一阵阵发笑。他身体修长,像那种精瘦的健康。在学校,他什么都教。虽然,他是很认真教学生汉语拼音,但还是把字音拖成省城语腔调。他教学生写毛笔字,特别专心。他用筋骨突显的瘦手,有力的把住学生的小手,一笔一画的要求写出一个个端端正正的毛笔正楷字来。他教算术题,只怕学生不理解,手舞足蹈没个停,他是那样吃力的用肢体把数字形象化到学生的记忆……

好端端的,突然变了天。

仿佛是一阵狂风吹来,吹走了学生桌面上的课本,取而代之的是红红的语录书。忽然间,涌进一堆臂膀上扎着红布的大哥大姐。他们先是和蔼的教小的学生唱歌,歌才唱一阵子,就换出严肃的脸孔,领着大家喊口号。接着,一个大个子哥哥,箭步上前,压下黄老师的头,厉声喊了起来:“现在,我们把这里最大的当权派抓起来批斗!打倒黄某某!”以后的事就更惨了……

或许,黄老师比别人刚强些,他还能拖着脆弱疲惫的身体回到学校上课。这以后,黄老师是老老实实的教学生读和背语录书了。他读一句,学生跟一句,而后又严中有爱的叫学生背下,说:“不会背就不能下课呀!”不能下课,学生就只好摇头晃脑的假背磨洋工。一天,一个学生走近他,要他检查自己的背诵时,却发现黄老师的脸发黄,身颤抖,紧闭着紫黑的双唇,说不出话来。黄老师扬了扬手,让学生退回,学生以为可以不用背,高兴极了,可黄老师还是喘着艰难呼吸说:“读……读……明天继续背……明天检查……”

放学了,不懂事的学生看着黄老师独自一人,在昏暗的小厅角落里颤抖……那一夜,不知道带病的黄老师是怎样度过的。

尽管黄老师一直在坚持,但还是被批斗和疟疾病缠倒了。然而,当他的烧有点退去,或是冷有点止住时,他就又要劝学生读书,或是带学生做点校内卫生。他常把一句话挂在嘴上:“书要读,学校要办下去……”

这以后,青皓村人就再也不知道黄老师调到哪里去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21 回复0
上一篇:
谢谢你,陪我发布时间:2020-05-23
下一篇:
信任的力量发布时间:2020-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