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人皮书的传说

古羯族有一种野蛮残酷的传统:触犯神灵的族人都会被活活剥下一部分皮肤,制作成“人皮书”祭天。传说,人皮书上的人皮是有灵性的,它们会带着怨气,把死前恶毒的诅咒转移给持有人,让他变成一个行尸走肉,听从亡灵召唤。

王灵是学校里小有名气的恐怖小说家,她只写灵异凶杀题材的图书,每部作品都既血腥又恐怖,被同行们视为文学界的另类。

她的书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描述:……“这是送葬的年代,如残叶溅血在我们脚上,生命便是死神唇边的笑,燃在静寂中的白蜡烛,是从我胸间压出的叹息。”……

人们觉得王灵是个心灵极度扭曲的人,对死亡和罪恶有着某种晦暗的痴迷。她的图书销量也并不如人意,可是,尽管出一本赔一本,王灵却仍乐此不疲。

最近,她又在着手编撰另一部作品,而这次的灵感来自于一本偶然在旧书店淘到的“人皮书”。据说它记载的是冉闵屠城的事情,公元350年,魏郡汉人将军冉闵,推翻胡人的石赵政权,建立汉人冉魏,并颁布“杀胡令”,在邺城一次性屠杀羯族20余万人,导致羯族灭种,后来一位逃出来的羯族人投靠鲜卑,将冉闵杀死,并用他的皮做成了一本人皮书祭奠羯族亡灵。

最近,王灵的室友罗伊为她感到深深的不安。自从王灵得到人皮书,就变得很古怪:不与任何人说话,每天躲在寝室里,通宵达旦地埋头写作。半夜时,罗伊还经常听见王灵在房间里大声说话,像是在与什么人进行讨论。然而令人恐惧的是,房里自始至终只有她与自己两个人!懦弱的罗伊不敢过问,心里却禁不住疑惑,这本人皮书究竟有怎样的魔力,居然让王灵变成了这样!

这天,罗伊正在偷偷翻看王灵的手稿,“……我漫步在邺城遗址,不时可以见到深深嵌入土山中的铠甲片和铁箭簇。这意味着,当年这座土山的每一寸土地,每一间房舍,每一座宫殿,都曾进行过生与死的搏杀,回响过惊天动地的战鼓声和厮杀声,鲜血流淌在土山的每一个角落,触目惊心……”

她正看得心惊肉跳,王灵披头散发地回来了,罗伊赶紧关上书稿,上前询问,她却粗暴地一扬手,将她推了个趔趄,“滚开!”在这一瞬间,罗伊惊异地发现,王灵的外套上居然有斑斑点点的血渍!

王灵在屋里一边摔打东西,一边嘴里不知嘀咕着什么,罗伊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这时,电话铃突然响起来,王灵接起了电话,“……是、是,我知道……好、好,这就去办……”她放下电话又起身出门去了,罗伊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她悄悄跟了上去。

暗黄 色的月光下,王灵爬上了学校后山,那是一座巨大的土石山,上面的峭壁怪崖连飞鸟都不敢停留,传说以前是个乱葬岗。

星星显得有些古怪,星光因为土山的漫反射而有一种血红色,罗伊尾随其上,忽然听见山上有人说话,她小心翼翼爬上去,却没有人,王灵也不见了,只是突出一石,上面写着“夜灵崖”几个斑驳的大字。

渐渐起了风,天色暗了下来,罗伊沿着山坡战战兢兢往上走,突然一个闪电划破天际,紧跟着一声惊雷,罗伊吓得尖叫,前面又传来“当当当当”、“叩托叩托”、“哐啷哐啷”的锣鼓声响,还有呼喝声,“昂昂”的战马嘶鸣声,马铃铛响。

凝神看去,只见许多小矮人,半人多高,穿着银盔银甲,白晃晃的,戴着帽子,好像在拥着一个棺材,黑黑的一片,从夜灵崖上三四百米远的地方走过来。

“什么人?!”罗伊失声叫道,人马竟消失了,只剩下风吹树林的声音。

罗伊冒雨跑上山坡,道路向左手拐去,而右边的山崖上开了一道“门”,现出一道大沟,沟不像是水冲开的,而是人挖的,这个地形很容易展开厮杀。

电闪雷鸣中,雨大了起来,罗伊跑进沟里,夜空顿时狭窄起来,两旁升起了黑黝黝的石壁和矮树。

岩壁近在咫尺,却看不清楚,耳畔是一阵猛过一阵的风雨声和林涛声,罗伊快走几步,发现沟上有个山洞,她冲进去,抹掉脸上雨水,找了块石头坐下,雨渐渐小了下来。

洞口黑黝黝的,像一张嘴巴,罗伊不时瞟上一眼,它有时模糊,有时又稍显清晰,四周风雨声响亮,没有虫鸣,亦没有任何夜间动物活动的迹象,抬棺材的鬼影也再没出现。

她朝下面的深谷看看,以为会看到磷火,但是一星也没有。

不知是否心理作用,罗伊听见有人轻轻叹息,她在黑暗中睁大双眼,谁?什么人?谁在叹息?可是洞里只有她一个人,“也许是多年前一个女子寂寞的叹息,收到这些石壁内,夜晚人静星稀时释放出来。”

她扁扁嘴,“亦有可能是我听错了。”恰在此时,身后又传来一声幽幽太息,她被电触到似的跳起来,洞口唰啦啦飞过一片黑影,罗伊赶紧抱头蹲下,却是一群蝙蝠。

惊魂未定,外面的云层里闪过一道白光,天空仿佛划破了一条口子,随着轰隆隆的雷响,大雨瓢泼而下。

电闪雷鸣的刹那,罗伊发现身旁那块平滑的石壁上竟有一个女子!地上燃着几炷香,袅袅青烟似笑非笑地缭绕着那个女子,她跪在石壁前,正在祈祷。

“谁?!”罗伊不住后退,石壁上又出现一个金盔金甲的将军,挥剑砍向那个女子!

天际又亮过一道闪电,空中传出各种奇怪的声音,有马的嘶叫声,锣鼓声,还有车子碾过的声音,都是古代打仗的声音。

“你怎么在这里?”王灵像从地底冒出似的突然出现,罗伊头脑一片空白,看着她,说不出话来。

王灵扶她坐下,经过那块出现神秘影像的石壁旁时,身上的匕首突然脱出,吸到了石壁上,“磁石!”她兴奋地又试了山洞其他地方,都是磁石,“我知道了,这山洞便相当于一个大录音机和录像机的心脏,因此能录音录像。”

“那些鬼影是什么?”罗伊缓过劲来。

“那很可能是以前激光全息影像的再现。今晚的气候条件和古代那天正好吻合,雷电交加,大雨倾盆,于是在大气中形成自然界的气体激光器。雷电云层的电场激发可使大气粒子处于高能态,而闪电恰好可以作为合适的激发能,产生受激辐射,也就是激光。”

罗伊像第一天认识她似的,“你是文科生还是理科生?”

“拜托你不记得我是咱们省的理科状元吗?写作只是我的业余爱好罢了。”王灵白她一眼,用匕首在那块神秘石壁上刮下一点石屑,“如果这个石块表面存在硫砷玻璃薄膜结构,那就可以作为全息底版,”她对比了一下洞口和石块的位置和角度,自言自语,“嗯,这就组成了一个激光全息照相系统。”

罗伊大感惊奇:“一个天然的照相机?照片在哪冲洗?”

“硫砷玻璃薄膜具有实时显示的特性,不要显影定影就能成像。”王灵拍拍她的肩,促狭地笑笑,“你是物理系的吗?”

罗伊刚要反驳,头顶一声霹雳炸响,山洞射进一道奇怪而神秘的光。

随着狂风暴雨,阴云徐徐掠过沟壑上空,云彩中突然惊现古代两军浴血厮杀的激战场面,还搀杂着金声,鼓声,剑弩声和人马践踏声。其中一方是深目高鼻、头戴尖帽的胡人,他们骑马或步行,使用弓箭,另一方则是步骑结合的汉民族军队。其中一个异常魁梧的汉人将军手执长戟,所向披靡,他的长戟砍处,长枪和盾牌应声碎裂,胡人的羽饰和头发飞散,脑壳碎裂开花,如西瓜般滚落一地!

“啊!”罗伊一屁股坐到地上,“这是什么?”她拿起屁股下的一本古书,但觉入手冰冷,有着特殊的滑腻感,那棕黄 色皮制封面看上去与普通书籍并无二致,但是仔细去摸,可以感觉到封皮上突出的毛脚。

“这就是传说中的人皮书啊,”王灵微笑着拉起罗伊,“看来你和它有缘,就送给你吧,书里详细记载了刚才空中显现的惨烈战役。”

“是吗,那我要好好研究一下,”罗伊兴高采烈地把书踹进怀里,率先走出山洞,“我都等不及啦。”

月光仿佛冰过的砒霜,缓缓投影在紧随其后的王灵身上,远远望去,她的脸庞笼罩在虚无缥缈间,只露出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盯着罗伊后颈,笑得不似人间的样子,而洞里那块光滑的石壁竟暗暗发出一声冷笑!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7 回复0
上一篇:
停尸房里的男尸发布时间:2020-05-23
下一篇:
傀儡咒发布时间:2020-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