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马家烧锅

  一

  过了山海关,就到了肥得流油的关东了。张望朝和吴瑞坤望着山海关城门楼子上那书写着“天下第一关”的巨大匾额喘息了好一阵,忽地蹦着欢呼起来。

  他们离开山东瓦戈庄已经整整一个半月了。老家闹起了火烈拉(痢疾),十室九空,张望朝老娘和吴瑞坤的父亲都没禁住这场瘟疫的折腾,离开了人世。不久,家乡又闹起了蝗灾,庄稼被吃了个精光,为了活命,张望朝和吴瑞坤只好搭伴来闯关东。

  离家的时候,盘缠带的本就不多,走到半路,又被土匪给抢去了,二人只好一边打短工,一边赶往关东。两人正蹦着跳着,吴瑞坤忽地像根棉条,软软地倒了下去。

  “瑞坤兄弟,你怎么了?”张望朝吓坏了。过路的行人很多,却没一个人肯驻足帮忙。

  张望朝正在着急,忽听身后有人说道:“这位小兄弟怎么了?”

  张望朝仰头一看,一个穿绸裹缎留着八字须的年人站在他身边呢!在中年人的身后,跟着两辆带篷的马车。

  张望朝一见,连忙跪在中年人面前,恳求他救救吴瑞坤。中年人俯身看了看,说:“没什么大碍,就是又饥又渴,望见城楼高兴,急火突泄,再加上天气酷热,中了暑了,给他喝点绿豆汤解解暑就好了。”中年人说罢,冲着马车喊道,“潇湘,你下车,把咱们的绿豆汤端一碗来给这位病人服下。”

  “爹,俺知道了。”车篷内传出清脆的声音。张望朝扭头一看,蓝色的车帘子掀开,下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

  张望朝一见,这姑娘身材窈窕健美,秀发披肩,月白色上衣,墨绿色的裙子,一双清澈的大眼镶嵌在如玉般的瓜子脸上,显得端庄秀丽而高贵。

  “小兄弟,搭把手,将你的伙伴扶起来。”中年人道。

  张望朝这才将目光从姑娘手上移开。姑娘手抚发梢冲他一笑上车去了。张望朝将吴瑞坤扶坐起来,中年人将绿豆汤灌进了吴瑞坤的嘴里。工夫不大,吴瑞坤睁开了双眼。张望朝告诉他,是眼前的中年人救了他。吴瑞坤翻身跪地就拜。交谈中得知,中年人叫马凤玖,天津杨柳青人,现在海城开设酒坊,此次专程回老家接妻儿的。马凤玖得知他们来自山东的瓦戈庄,微微一愣,问道:“二位莫非来自莱阳府?”

  张望朝点了点头:“马掌柜知道莱阳府?”

  马凤玖笑道:“岂是仅仅知道呀!俺听说你们来自山东瓦戈庄,便知你们来自莱阳府。俺祖父和那儿的吴满堂是拜把兄弟。”

  “吴满堂是俺的曾祖呀!您祖父是不是绰号叫马老九?”吴瑞坤道。

  马凤玖笑道:“原来是世侄。马老九正是俺祖父。”

  马凤玖说,咸丰初年,他的祖父马老九去山东莱阳府探望师父,刚出即墨城,被几个强徒劫持到一座破庙里,是吴满堂仗着一身武艺,打散强徒救下了马老九。马老九感激吴满堂救命之恩,给吴满堂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吴满堂执意不收。马老九感念吴满堂的人品,二人拜了兄弟。

  三人越聊越近,马凤玖就问张望朝和吴瑞坤要到哪落脚,二人说,他们只听说关东是个好地方,至于到哪儿落脚,一时还没想好。

  马凤玫道:“既然相逢便是有缘,更何况俺与瑞坤还是世交。这样吧,如果你们二位没有着落,不如到俺的作坊吧!不过,学徒三年,没有工钱,不知你们二位肯不肯干!”

  只要能填饱肚子就成,更何况还能学成一门手艺!吴瑞坤的爹在世时跟他说过,天津的马老九是酿酒好手,他烧的酒香飘十里,闻名百里。能给马老九的后人当徒弟,那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好事,于是,吴瑞坤看了看张望朝:“张大哥,俺是答应东家了,你呢?”吴瑞坤嘴儿甜,当即给马凤玫叫上了东家。

  张望朝此次来关东,除了想打拼一番事业外,更重要的是寻找他那离散多年的父亲。张望朝连爹的模样也没见过,只听娘说,她怀他时,爹因为一场官司闯了关东。这么多年,爹连一封书信也没往家捎过;但娘一直坚信爹还活在人世,因此,在临终前叮嘱他,无论如何,也要找到爹。娘将一个羊脂玉观音挂坠递到他手上说,这是爹给她的订情物,只要有了这个挂坠,就一定能找到爹。娘说完这句话就去世了。茫茫人海,仅仅凭借这只挂坠要找到爹,谈何容易?现在,身上的盘缠已经光了,填饱肚子都成了困难,只能安稳下来后,再慢慢寻找爹。于是,张望朝也答应了马凤玖。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4 回复0
上一篇:
传奇女法医冯雪发布时间:2020-05-22
下一篇:
赌客风云发布时间:2020-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