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被厨子用菜刀砍死的荒唐帝王

  或许前凉国主张祚到死也没整明白,自己怎么就沦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连给自己做饭的厨子徐黑,都敢把他当成砧板上的肉,而且是用那把平时切菜剁肉,鼓捣出各种宫廷玉食的玄铁菜刀,毫不留情地向他狂砍。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凑巧,假如没有那次兵变,谁也不会去注意一个做菜的厨子,更不会想到一个厨子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徐黑,不过是前凉王宫内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大师傅(还不一定是主厨),然而就是这个幸运地在王宫内找到一份差事的蓝领,一个毫不起眼的厨子,菜刀一挥,给前凉宫廷这段原本血腥的历史又增添了几分蹊跷,也平添了些许幽默元素,当然,更多的还是留给了人们许多思考。

  皇帝的非正常死亡,本也不算什么新鲜事。在多国林立、帝王更替最为频繁的五胡十六国时期,就更是稀松平常了。那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乱世,北方硝烟弥漫,几乎无日不战。战争时刻威胁着人们的生命,也时刻考验着人们生命的承受力。别说老百姓,就连帝王的生命也没有什么特别保障。在一次次突如其来的夺宫杀戮、政权更迭之,好多皇帝甚至还没来得及感受那种王者之尊的荣耀,便稀里糊涂地见了阎王。而张祚被自己的厨子砍死,显得尤为可笑和窝囊。

  相对来说,在“五胡乱华”时,凉州一地,算是一个相对安宁的安全地带,“春风不度玉门关”说的便是这里,连春风都吹不到的地方,自然安静偏僻。然而自从五胡蜂拥入据中原后,这个地处西方,“常寒凉也”(凉州因此得名)的偏僻之所,却因割据政权的不断争夺而开始逐渐升温。自西晋末年,凉州刺史张轨趁机割据河西陇右,独霸凉州之后,这里先后建立了前凉、后凉、南凉、北凉、西凉等几个割据政权。其中最早的便是张氏所建的前凉,前凉和慕容氏最初建立的前燕一样,名义上奉晋室正朔,事实上却自有一套官阶制度,而且子孙世袭,并不受晋室限制,俨然一个独立的王国,用现在的话讲,很有些借壳上市的味道。前凉的继任者中,成公张茂一度归顺前赵,文公张骏也曾对西南的成汉称臣,但这些不过都是寻求自保的权宜之策,是为了能够偏安一隅,培植发展自己的势力。张祚篡位后,便自称凉王,“置百官,郊祀天地,用天子礼乐”(《通鉴》),一通忙乎之后,风风光光地做起了独立王国的皇帝。

  张祚为什么混到连厨子都想杀他的地步?只要看看他的行为做派就不难得知了。张祚是张骏的庶长子,与桓公张重华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张重华死后传位给年仅10岁的太子张曜灵,张祚便在张重华老妈的帮助下,废掉张曜灵篡位为王。张重华的老妈帮助张祚,是有原因的,这就不能不提及张祚那让人不敢恭维的生活作风了。后宫荒唐的皇帝,在十六国时期并不稀罕,匈奴汉赵的昭武帝刘聪,将近亲族人的两个女儿及四个孙女一同纳入宫中,使六刘之宠倾于后宫,这事够荒唐了吧!张祚比他还过,将张重华的母亲、老婆、女儿三辈照单全收,简直无耻到令人咋舌的地步。早在张重华为帝时,张祚便与张重华的母亲马氏有染,“烝重华母马氏”(《晋书》)。张重华死后,与张祚结拜的张重华宠臣赵长等人便上书马氏,称“时难未夷,宜立长君”(《晋书》),于是马氏便顺水推舟,废掉了张曜灵,成全了自己的老情人张祚。

  本来张祚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大权在握之后,就更加不节制,淫暴无道,又“通重华妻裴氏”,非但和弟媳妇儿有一腿,就连自己异母的妹妹、侄女们也不放过,“自阁内媵妾及骏、重华未嫁子女,无不暴乱”(《晋书》),好家伙!没他不敢下手的。朝中上下无不瞠目,咸赋《墙茨》之诗。《墙茨》诗即为《诗经·墉风》中的《墙有茨》,说的是卫宣公的夫人宣姜和卫宣公的儿子公子顽私通(当然公子顽并非宣姜之子,否则就是乱伦了),国人厌恶,于是作诗讽刺她:“墙有茨,不可扫也。中冓之言,不可道也。所可道也,言之丑也。”茨就是蒺藜,多生种于墙角。中冓,是指宫中龌龊之事,中冓之言就像墙有茨,不可扫,墙上有蒺藜却不能扫,扫了就会伤及墙,极言其不可道也。虽说不可道,但人人心中有杆秤,这点从张祚末路时的最后疯狂中得到了应验。河州刺史张瓘和骁骑将军宋混的军队攻入姑臧(前凉都城,今甘肃武威)城时,祚“按剑殿上,叱左右力战”(《通鉴》),叫嚷着让护卫们上,结果咋呼半天,“左右莫肯为之斗者”(《通鉴》),没人听他的,谁也不替他卖命,你说这人缘混的。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8 回复0
上一篇:
石鼓敲出来的皇帝发布时间:2020-05-23
下一篇:
秦始皇的不死药竟是猕猴桃发布时间:2020-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