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丈夫想要辞职出去创业,怎么办?

     按了几下发雕罐的喷头,流出些许透明、黏稠的液体,我在手心揉搓着,产生了一点温度让发雕液微微起泡,手心轻柔的触碰、调整着柔软的发毛,一绺绺的发丝就自然呈现大波浪般的造型,有点微卷又不太卷。每天早晨,这是我在化妆台前的最后一道梳妆程序。

     “这是⋯⋯白头发。”望着镜子的自己,眼皮下有点黑灰和厚重的眼袋,我呆愣了几秒,在心中和自己对话起来。

     “好像是新长出来的白头发⋯⋯还不只一根。”银白色的发毛折射出光影。

     “这个⋯⋯要被黑色头发盖住有点困难。怎么办⋯⋯”

     “哒哒哒⋯⋯”安静的房间浮现秒针的规律震动声,我的思绪滑落现实生活

     “上班要迟到了!”我快速起身收拾,走出家门。

     面对痛苦回忆,我们要学习放下而不是收藏
夫妻之间平实的相处,书写的是日复一日的流水账。忙碌的城市里,我们依偎在铁灰的水泥楼层,以钢筋的硬实框住了幸福,谱写着两个人的岁月乐音。

     家,并非单一建筑物的概念,人性的冷暖赋予它更丰富的定义。

     或许,夫妻之间美好的记忆是一段旅行的安排。但是,刻骨铭心的扶持点滴更令人难以忘怀,痛苦的生活历程会让人寻找舒缓的解药,获得喜乐时又会感到满足、感恩,进而加倍珍惜所拥有的。

     曾经,我以为母亲说的“一夜白头”是神话,她说:“我为了你那不争气的弟弟,头发在一夜之间变白了。”当时,我还在高中就学,年纪不到十八岁的我完全不能领会母亲表达的意思,也看不出她那头乌黑的头发有什么异样。

     就在我开始工作的前几年,有一天一觉醒来,惊觉头上长了很多白发,当时我不到三十岁,是全家白发生长纪录史,年纪最轻就出现白发的。我吃惊得不能接受,因为自律的规律运动、充足睡眠,我对自身健康情况很有自信。

     记忆犹新那一段过往时光,我因为拼命三郎的性格,在岗位上急速取得主管级资格。但是,公司团队里面有一位优秀成员永远无法按照我的指示行事,她的我行我素让我头痛至极,偏偏她又是老板雇用的资深员工,没有人可以改变她的处事态度。

     我搅扰在复杂多变的人、事之间难以挣脱,久而久之,困顿、疑惑、脾气暴躁、不安、各种负面情绪接踵而来。后来,我主动辞职了!老板非常惋惜也挽留了我,当时我的体重日渐下降,我深忧自己身体出现警报,毅然决然离开了那份高薪工作。

     结婚后,这份工作历程被我收拾好放入记忆的深处,我不知道有那么一天还可能被挖掘出来。 自从,丈夫因为工作轮调不适应,跟我提及他想放弃公职资格出来创业,让我翻起过往不愿回首的伤痕。

     丈夫想要创业,勾起过往不愿回首的伤痕。(Fotolia)
     “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要陷害一个人,让他万劫不复,就叫他去创业’”我这样对丈夫说。

     “有这么夸张吗?做自己的事业再累、再操我都不会抱怨,我为什么要被公司压榨假的?”丈夫情绪似乎有点上来了。

     “我不管啦!这件事情要再好好想想。我现在不想谈。”我从餐桌上起身回房内。
     
     那晚,我们再也没说过什么话,彼此静静的在同一张床上朝向不同方向进入梦乡。

     每天晚餐时刻是两夫妻的聊天时间。

     “我真的不想做(这份工作)了!前辈也不懂这个业务,还留下很多烂摊子,主管根本就是觉得我好欺负,我的身体负担不了,我很怕痛风又发作⋯⋯。”丈夫一回家就坐在餐桌边开始发牢骚。

     “没关系,学一点新业务对未来有帮助,万事起头难。”我回应着。

     “我才不想学新的业务,我只想安稳做一种就好,万年不变。”丈夫急着说他的想法,还差点哽到自己的口水。

     “其实只要愿意学,一定会有贵人来帮你⋯⋯。”讲着讲着我发笑起来,因为看到丈夫呛到口水的模样,就想起刚认识他那呆头鹅的样子。

     “娶了我后好的不学,学一些我的缺点,工作就应该尽心尽力,现在你只想偷机取巧。”我开始唠叨起来,丈夫安静不语的走出厨房,不顾我长篇大论。

     成人的你 有一颗稚气的心
     届临中年,你是否还有很多尚未完成的梦想?年轻时的重机梦、经营咖啡小店、背起行囊环游世界⋯⋯,或许有很多憧憬,它们也被列入待办清单,你也急于完善人生拼图;但是,时间、事业、家庭林林总总的牵绊让它们渐渐失去实现的可能。

     你好不容易存一两桶金,终于有资本可以去做想做的事。但是,你已经不是一个人,有老婆、孩子和步入老年的父母亲。他们需要你,因为是一家人就需要彼此照应,包括金钱运用。

     你在追求“个人定义的幸福”难免有罪恶感,因为你害怕自己是自私的,只是想到现在的痛苦,就想遗忘身边需要你的人,逃避、离开现在处境。

     那一天,我和丈夫回到婆家,婆婆马上跑来我房间聊起,“David真傻,花了五年时间准备国家考试才考上公职,公务人员工作稳定,现在却跟我们说他要创业,他都没想过创业要资金、技术,他什么都没有⋯⋯我们又帮不了他什么。”

     世界上创业成功的例子不胜枚举,为什么我们唯独对外子不放心?我在心里常常问自己为什么。如果可以让我们放心,我们肯定会全力支持的。

     我耳边不时环绕丈夫每日“报告”工作情况:“之前我都做技术工作,现在轮调去做行政工作,还要打公文,我又常常辞不达意⋯⋯。”

     我内心天使和魔鬼时常争战,有时会冒出:“有完没完,我真得很厌烦你每天回家抱怨”,有时又冒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也是过来人,多体谅一下他,就当作耳边风也行,不给他出口得忧郁症怎么办?”

     纠结了好些时日,我忽然灵光乍现。“太感谢老天爷了!”因为丈夫每日“报告”工作,其实就是“问题的线索”,我可以把它串连起来,让丈夫自己去思考,最后可能获得解答。解铃人还需系铃人。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2 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