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地 图

    陆地仰卧在海水,被绿色的阴影覆盖。
    这些阴影,如果真实的话,它们的边缘
    出现了一串长长的布满海草的礁石
    那些海草使得海水由绿色变成纯蓝。
    或许是陆地斜躺着从底下把海洋托起
    再不慌不忙地拉回到自己身旁?
    沿着美丽的褐色的砂石大陆架
    陆地正从水下用力拖曳着海水?

    纽芬兰的影子寂静平坦。
    黄色的拉布拉多,爱斯基摩人在上面
    涂了油。我们能够抚摸这些迷人的海湾,
    在玻璃镜下面看上去快要开花了,
    又像是一只干净的笼盛放着见不到的鱼。
    海岸线上小镇的名字标到了海上,
    几座城市的名字则翻越附近的山脉
    ――当激情大大超出了动因
    印刷工人受到同样的兴奋。
    这些半岛从拇指和食指间提取海水
    犹如妇人触摸庭院里光滑的家当。

    地图上的海洋比陆地更为安逸,
    它把波浪的形状留给了陆地:
    挪威的野兔心急地奔向南方
    它的侧影摇晃于海水和陆地间。
    国家的颜色分配好了还是可以选择?
    ――最能表示水域特征的色彩是什么。
    地理学并无偏爱,北方和西方离得一样近
    地图的着色应比历史学家更为精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6 回复0
上一篇:
寄往纽约的信 ――给路易丝.克伦发布时间:2020-05-22
下一篇:
克鲁索在英格兰发布时间:2020-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