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来自陌生人的“父爱”

他,是那条最繁忙,车流量最多的路上的一名志愿者,每日上学,总会经过他的身旁,听着他哨声的指挥,安全的到达对面。每每回头,却会在他的充满笑意的眼睛里捕捉到一丝哀伤,一丝向往,一丝愧疚。

那是一个明媚而有些匆忙的早晨,我着急地数着秒针走的每一步,希望在车门打开,我飞奔到学校之前,校门不会伴随着早读铃关上。

这时,车门缓缓打开,我三步并一步冲下车,来到了这条川流不息的路上。离绿灯还有十几秒,我却焦急,回头看他并没有注意这边,于是便抬起脚,疾步穿过一辆辆车。“哐当”一声,手心的校卡滑落到路上,被车轮印下了一道印子。我只好回头,伸手向校卡抓去。

突然,腰上一紧,拿着校卡的我连连倒退,双手挥着,倒在一个人的身上。一阵头晕目眩之后,我才看清眼前:散落着一地的书,和一辆稳稳踩在书上的小车,划伤的手臂和……他?

他从撕烂的条布衣袋里找着手机,眼底的惊慌从未停止,一粒粒豆粒大的汉浸湿了他的衣衫,双手颤抖着,怎么也拿不住手机。

母亲接到电话后匆忙赶来,捧着我的脸和手臂着急的问着我哪里不舒服,絮絮叨叨的跟我询问着过程,可我无心回答她,我的眼神落在了他的眸上,此时惊慌已无从寻找,只是悲伤更浓郁,像要溢出眼眶。趁母亲的离开,我终于跟他说上话,跟这个我来往三年的马路上的志愿者说上话。

似乎是知道我要问的问题似的,他缓缓的张开刚恢复血色的唇:“看见你,我好像看到了我的女儿。”我愣了愣,想听完他后面说的话。“我的女儿,长眠于那条路上。今天,看见你这么莽然的行为,我就好像看见了我的女儿,只差那么一点,我就能像救你一样把她救回来了。”

我沉默着,看着他的脸庞,没有过多的悲伤,仿佛在诉说着另一个人的故事。只是眼里又多了一丝悔恨,这时经历了多大的对自己感情的控制,才能坦然的说出这么一段封尘的往事。那么,他每日看着学生走过那条路时眼底的向往,将我从生死线拉回时的慌张,诉说往事时抹不开的惆怅与悔恨,都源于那位幸福的“女儿”。

他抬起头,用眼眸传递着寄托着“父爱”,突而我竟觉得他高大起来了,在彼此的沉默,仿佛又在交流着什么,我看见,门外的母亲悄然带上了门,往远处走去……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1 回复0
上一篇:
不相信的爱发布时间:2020-05-22
下一篇:
别哭,我最爱的人发布时间:2020-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