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享网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下一个世界首富-拉里·埃利森访谈

   这是秋天一个金光灿烂、生气勃勃的日子,在这样的日子里,尽管面目一新的北加州地区交通繁忙,一片混乱,但你仍能理解为什么人们还是成群结队地涌向这里,并且不再离开。

  在旧金山以南大约20英里的地方,落日缓缓掠过群山。然而在雷德伍德海滨临近海湾的平地上,有一处透出斑驳亮光的地方,似乎就是埃默拉尔德市(“翡翠城”)了。

  这群灯火闪烁的青绿色高层办公大楼便是甲骨文公司(OracleCorporation)的所在地。这座明亮耀眼的“翡翠城”将是未来电子商务世界的心。

  此时,在500号大楼的第11层,身着7,000美元西服的首席执行官拉里·埃利森(LarryEllison)像往常一样优雅时髦,他悠然步入一间宽敞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墙壁上镶嵌着暖洋洋的淡黄色木板,从窗口向外望去,公司院内那巨大的人工湖尽收眼底。这间办公室看起来既像是一个高深莫测的圣所,又像是一则新时代的权力宣言。换句话说,这是典型的埃利森的风格。

  然而事实上这并不是埃利森自己的办公室。实际上这里曾经是甲骨文公司前雷·莱恩(RayLane)的办公室──他不久之前还是埃利森当然的接班人。

  鉴于莱恩的去职引起了颇多争议,在这间办公室里谈论公司的未来看起来确实有点奇怪。但也许埃利森是要发出这样一个讯息:我的下属就像是家具,是可以随时更换的。任何雇员的离开都不会危害公司的前景。

  如果说有这样一个讯息的话,那么它也迅速地消失在随后的“对话”中。在将近一个小时的里,56岁的埃利森不时地变换着一个又一个出人意料的话题,从德兰修女到铁血宰相俾斯麦,从萨克拉门托国王队的明星前锋克里斯韦伯到已故的最高法院法官路易斯·布兰代斯,从乡村歌手费思·希尔到戈尔与美国总统小布什的SAT(学业能力倾向测试)考试成绩,再就是关系数据库。

  然后,就在他快要结束他那趣味盎然的长篇大论时,埃利森终于谈到了他的那次非同寻常的感悟

  他的这次重大感悟,也就是他公司战略的重要时刻,出现于1997年秋天。当时甲骨文公司的年额为57亿美元,大约是目前额的一半。

  不错,甲骨文公司已经获得了巨大的。不错,尽管微软公司在大力推销价格低廉得多的SQLServer数据库,但公司的数据库软件业务还是蒸蒸日上。不错,诸如西贝斯公司(Sybase)和信息混合公司(Informix)等传统数据库市场上的对手正在一步步地从视线中慢慢消失。

  然而,埃利森知道,数据库业务正在出现饱和迹象,他的公司将很难继续实现已经保持了一年又一年的30%的年增长率──尤其是在面临着一大批新出现的对手的时候。

  甲骨文公司曾经一直认为,它的软件将会是美国企业界商务活动的核心,然而如今有许多新的对手──其中包括西贝尔公司(Siebel)、人民软件公司(PeopleSoft)和SAP公司──却在提供有可能会使数据库的地位下降到如同水管装置那样无足轻重的程序。

  一些观察者认为这一威胁并不很严重,他们甲骨文公司会与这些后起之秀和平共处,人们预料这些公司的应用软件要借助于数据库来运行。但这并不是拉里埃利森的想法,他根本就不是这样想的。

  他所面临的问题很简单:甲骨文公司将往何处去?埃利森如何才能把公司引领到新的高度──即获得他深信公司理应拥有的地位?他说,后来他忽然有了灵感。甲骨文公司将开发一套基于互联网的企业应用软件。这些软件将与甲骨文数据库地配套使用。

  由此产生的这种结合,对于那些希望使自己的生活变得简单一些的企业IT人士将具有无法抵抗的诱惑力。这将会是一种无与伦比的结合。甲骨文公司将消灭对手,把它们赶尽杀绝,就像曾经把西贝斯公司和信息混合公司逼得走投无路一样。

  “我意识到有两个原因使我们必须要做这件事,”埃利森回忆道:“首先,我们是一家大公司。我们公司的规模和技术能力能够胜任这件事情。其他的软件公司没有这样的实力。如果我们要做应用软件的话,就让我们放手干吧。其次,我当然也看到了微软的Office套装软件所取得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我们也可以如法炮制。”

  哇!且慢。与微软同样的战略?难道这不是那个曾经雇用私家侦探到微软公司的垃圾箱中寻找对微软不利的证据的拉里·埃利森吗?(埃利森说:“这种做法是有点寡廉鲜耻、令人作呕,但却是合法的。”)难道甲骨文公司和微软公司不是技术行业中不共戴天的对手吗?

  一点不错。尽管埃利森对比尔·盖茨的仿效也许会让盖茨觉得洋洋自得,但是他也希望能击败盖茨。为了实现这个目的,甲骨文公司这位以趾高气扬而著称的人采取了一项孤注一掷的极端战略,他要建立一个提供精细的一体化商务应用软件的企业巨人,这些应用软件将为网络提供微软公司软件曾经为以前的个人计算机世界所提供的那种服务。

  确实如此。有人也许会说,数据库已经成为互联网电子商务的系统软件,就像视窗(Windows)已经是个人计算机领域的关键软件一样(不过甲骨文数据库软件的市场份额大约为40%,还不到微软主打软件在个人计算机市场所占份额的一半)。

  埃利森说,因此甲骨文公司推出成套的网络应用软件是公司业务的自然延伸。让甲骨文公司成为数据库和应用软件的独家供应商,对于他的企业客户来说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比方说,你想买一辆汽车,”这位精力充沛的首席执行官以他惯有的一种激昂语调说道,“你会从宝马买发动机,从美洲虎买底盘,从福特买挡风玻璃吗?

  不会,当然不会。而对于眼下市面上的那些软件来说,你需要用胶水把它们粘合到一起,或者要雇用各种各样的技术顾问把它们整合起来。他们称之为出类拔萃,而我则称之为`一团糟'。

  我们希望结束这样的局面。有时候选择是件痛苦的事情。如果你要说,在利用一整套无缝的组合软件为客户提供他们所需要的东西方面,我们的策略与微软雷同的话,那么就算是这样吧,这种策略确实与微软的雷同。”

  1986年3月12日,甲骨文公司股票以每股15美元的价格上市。当日收盘时股价为20.75美元,这使得甲骨文公司的市值达到2.7亿美元。24小时之后,即3月13日,微软股票以每股21美元的价格上市。至收盘时,股价上涨了七美元,使微软公司的市值达到七亿美元。

  从那一天(差不多距今已有15年了)开始,这两家极其的公司就难分难解地联系在了一起。这种联系(也许是对立)的方式就如同是北极与南极一样。

  在高技术巨人的奇妙世界中,这一场较量是加州花花公子与不修边幅的西雅图计算机迷之间的较量。是性腺与大脑、好色之徒与技术怪胎的较量。

  当然,在很长的一段里,技术怪胎占了上风。微软是主角,而甲骨文不过是……附庸而已。微软(一直到最近)还从未遇到过严重的,而甲骨文在不久前还遭到过重创──而且几乎彻底完蛋。

  然而,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在去年2月23日,当初用一万美元买下甲骨文公司上市时股票的市值超过了当初用一万美元买下的微软上市时股票的市值。两家公司的股价在股票行情图表上开始交*,接着便继续呈发散之势。当然,这个交*也许与华尔街任何一位行情图表分析员手下的波诡云谲一样无关紧要。

  然而对于埃利森来说,至少这预示着某种非同寻常的意味。他,甲骨文公司很快将取代微软,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软件公司。

  而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他另一件决定性的事情也将会发生,那就是:拥有甲骨文公司24.2%股份的埃利森──这一持股比例对于一位标准─普尔500指数成份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来说是十分庞大的──将取代比尔盖茨,成为全世界最富有的人。

  在熟悉埃利森的一些人看来,这个对埃利森的重要性甚至超过了他的公司成为网络领域最大的软件公司。不过,要想真正了解埃利森其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当苹果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斯蒂夫乔布斯──埃利斯曾再三提到乔布斯是他最好的──被问到,他觉得他的这位好友的进取动机是什么时,乔布斯吃吃地笑了起来,想了一会儿,然后对着电话轻声说道:“妙龄少女。”

  埃利森的母亲是个未婚妈妈,她把埃利森送给了亲戚抚养。埃利森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生父是谁,就连自己的生母也只见过一次。

  埃利森的家族是来自欧洲的犹太移民,据他说,“埃利森”(Ellison)这一姓氏取自埃利斯岛(EllisIsland)的名字。他是在芝加哥一幢公寓楼里的一个劳工中长大的。他的养父路易斯是个会计员,他总是跟拉里说他是个一无是处的。

  迈克·威尔逊(MikeWilson)在其所著《上帝与拉里·埃利森的区别》(TheDifferenceBetweenGodandLarryEllison)一书中称,埃利森曾被认为脑子聪明,但他蔑视权威,学习成绩也不是特别出色。他上过伊利诺伊和芝加哥,但都中途辍了学,后来他前往西部为技术公司打工。

  1977年,他与程序员鲍勃·迈因纳(BobMiner)和埃德·奥茨(EdOates)成立了一家软件公司。他们给第一个产品起名为“甲骨文”,把它卖给了几家早期的主顾,其中包括中央情报局。

  埃利森并不是一个出色的程序员──而迈因纳(他是个十分可爱的家伙,1994年死于肺癌)和奥茨却是,不过埃利森是这家公司的主心骨。即便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是个令人难忘的角色了。

  甲骨文公司的一位副──他是1981年加入公司的──回忆起埃利森当时到机场接他时的情形说:“他开了辆马自达RX-7汽车,车子没有后座,但是不知怎么搞的车厢后面竟然有个金发。

  他把车开到他家,那个下车走了。我们走进屋子,里面还有个。”同样让人佩服的是埃利森的技术专长。这位副说:“他知道芯片的速度和驱动器的规格。”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粉丝0 阅读14 回复0
上一篇:
心中有一个永恒的信念发布时间:2020-05-22
下一篇:
水煮三国之创业时代的七堂必修课发布时间:2020-05-22